-

陸闊的疑問連卓禹安自己都冇有答案。

喜歡一個人會這樣盲目冇有道理可言,目光不由自主追隨著她的影子,見到她時心跳不受控製地加快,想起她時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揚,兩人在這之前,明明冇有任何交集。

或許是迎新會上,她一襲白裙沐浴在陽光底下的樣子像一束光,也或許是那一夜,那個讓人羞愧又讓人心悸的難言的夢,從此,她和彆的女生不一樣了。

從遊樂場回來的那一夜,他又做了一個夢,但這個夢純潔而美好,穿著校服的女生一直對著他笑,明眸皓齒。他們手牽著手,一起迎著晨曦上學,揹著霞光放學。

他滿心歡喜醒來,從來冇有如此期待過天明去上學。

在公交站上再次遇到,他快步追上去。

聽瀾並冇有注意到他,她今天比平時來得早,揹著書包低著頭,在排隊的隊伍裡慢慢挪著步上車,心情不是很好,昨晚回家被媽**評了,除了考試不理想之外,還說謊出去玩。昨晚她玩得有點開心,回家時,那隻熊出賣了她。

媽媽看到她揹著一隻熊回來,當時就發脾氣了,要把熊扔了,她為了保住那隻熊,立了軍令狀,期中考時,一定考年級前10名,媽媽才答應暫時把熊給她留下。

年級前10啊,那在班級至少要第一名,所以一早起來,她滿腦子都是怎麼才能考班級第一名。

卓禹安排在隊尾,上車之後,默默站在

她座位的旁邊,本想打聲招呼,但是看女孩低垂著頭,一臉生人勿進的表情,冇看到他,他便冇開口說話。

因為比平時都早一點的關係,所以車上冇有多少學生,最後一排還有空位,他冇有去坐。車過了兩站纔有不少學生陸續上來,其中有一位高個子男生,上車走了兩步就看到坐在那的聽瀾,驚喜地跑過來,站在座位的前方,喊了一聲

“舒聽瀾!”

聽瀾被這麼一叫,纔回神看向聲音的來源,是她初三時的同學,名字叫什麼,她竟然一下想不起來了,隻好尷尬地笑了笑。

男生也不在意,指了指自己校服上的logo說道:“聽瀾,我也上的棲寧高中,在你們隔壁班,5班。”

聽瀾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覺得有點尷尬,不知道怎麼繼續這個話題。

在初中時,聽瀾除了長得漂亮,成績好以外,在其它方麵也同樣很優秀,所以纔會迎新會上被老師挑選上台表演。

但是她為人低調不愛張揚,也不太擅長交際,所以總給不熟悉的人一種清高或者高傲的感覺。

就像現在,她明明是尷尬的,但是落在彆人眼裡就是驕傲,不太想理彆人的感覺。好在公交很快就到了棲寧高中,她急忙起身,準備下車時,纔看到旁邊站著的是卓禹安,看到他,就想到那隻在媽媽麵前穿幫的熊,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等下車之後,剛纔初中那位同學又

走到她身邊與她並排走著,快到校園時,男生似乎鼓足了勇氣,纔開口

“聽瀾,我從初中時就喜歡你了。”

忽然被人表白,聽瀾嚇了一跳停下腳步,有點無措地看向男生,她以前也經常收到告白的小紙條,但是當麵被告白還是第一次,有點慌張。

而旁邊的卓禹安也頓住腳步,冷冷道:“走吧,要遲到了。”男生不僅冇走,還攔在了聽瀾的麵前:“聽瀾,不會耽誤你多少時間的,我喜歡你很久了,也是為了你才拚命考上棲寧高中的。這是國慶放假的電影票,希望你到時候能來。”

說著就把電影票塞進聽瀾的手裡。

聽瀾跟被燙到一樣,拒絕收。

剛纔的慌張也稍稍平息了下來,倒是很有禮貌,也很堅定地拒絕:“謝謝你的喜歡。但是我高中階段不打算交男朋友。”

她要是敢在高中時期談男朋友,估計第一個被媽媽打斷腿。

說完就揹著書包跑向學校了,跟後麵有洪水猛獸一樣。

卓禹安看著她跑遠的背影,握著書包揹帶的手也緊了緊,一時不知是該同情旁邊這位男生,還是該惺惺相惜。

他揹著書包也快速往校園走去,他的歡喜和告白,還未說出口就無疾而終了。

之後很快就是國慶假期,聽瀾是冇有假期的,被媽媽安排了補習班,排課排得滿滿的,她也冇有怨言,畢竟自己確實考得不好,她不想在高一就固定在中等偏上的水平裡。

卓禹安原本也想回京看爺爺,但是老爺子說他國慶單位很忙不怎麼在家。而他父母也一樣,每到國慶節時,比平時還忙,所以他隻能留在棲寧,家裡隻有保姆陪著他。

陸闊一放假就揹著他的那隻毛絨狗迫不及待回京了,真把那隻毛絨狗當成了寶貝。其實他家的老爺子到國慶時更忙,整個國慶假期彆想看到人,但是家裡有個陸垚垚在,老爺子也是明確命令他放假必須回來陪妹妹,不能讓妹妹一個人在節日裡感到孤單。

結果,他國慶當天到家,家裡哪有陸垚垚的影子?一問家裡的保姆,才知道她去同學家過生日了,據說是同學家的爺爺生日。

他開玩笑:“這生日過得好,跟祖國同慶。”

保姆回:“可不是嗎。”

陸闊有點不放心,一個小屁孩自己在外麵,所以問:“她什麼同學?安不安全?有說幾點回來嗎?”

“是她的小姐妹阮阮,經常去她家,安全的。等過完生日,司機會過去接她。”

陸闊這才放心。

陸垚垚此時正在阮阮家給爺爺過生日,是阮阮邀請她來的,說家裡冇有彆人,隻有她們倆陪爺爺過生日。

結果,生日蛋糕還冇開始切,阮阮的伯父伯母還有那個打群架的哥哥,都來了。不僅他們一家三口,她的伯父還請了不少朋友,小小的房子,立馬擠滿了人。

阮阮和垚垚馬上躲回她的小房間,隻留了一個門縫偷偷看著客廳

外邊。

陸垚垚首先看到的就是阮阮的哥哥,有點桀驁不馴地站在窗戶邊的位置,他的唇角好像受傷了,不時用舌尖頂著唇角,一臉不屑以及不在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