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短短一個國慶假期冇見,再上學時,同學之間的感情忽然都突飛猛進了,課間都在熱烈分享自己國慶假期怎麼過。

程晨假期隨父母去鄉下爺爺奶奶家過了,聽瀾則是一直在補課冇什麼值得說的,所以安靜聽著他們在講自己豐富多彩的假期生活,聽得津津有味。

她的假期乏善可陳,前六天去補課,最後一天,媽媽大發慈悲給她放假一天,正好爸爸出差回來,所以晚上帶她和媽媽出去吃了一頓大餐,假期就算過了。

她很聽話,即便不去補課,大概率也是跟媽媽在家裡呆著,因為她媽媽不是一個很愛出去旅遊的人。而且他們家冇什麼親戚,媽媽是遠嫁到棲寧,和外婆家的人聯絡很少了,而爸爸這邊爺爺奶奶也都去世了,冇什麼可來往的人。

要說假期唯一一點遺憾的就是最後一天在外邊吃晚餐快結束時,遇到了溫簡和她媽媽,她們在隔壁吃飯,吃完正好看到她們一家三口,所以過來打招呼。

媽媽很喜歡溫簡,因為溫簡成績很好,並且比她活潑愛說話。

聽瀾一看到溫簡就知道等一會兒免不了要被媽媽說了。

果然,媽媽看到溫簡,立馬就笑了,對聽瀾道:“你往裡坐一點。”

聽瀾本來坐在爸爸旁邊,聽話地給溫簡挪了一個位置,對麵媽媽也往裡挪了一個位置讓溫簡的媽媽坐。

“小簡這次考試又是年級第一吧?”

“是的,阿姨。”

簡落落大方地回答,很是自信,一點也不謙虛。

“瀾瀾,你要多跟小簡學習,不懂的可以多問問她,不要自己埋頭苦讀。”

聽瀾默默點頭,從小到大,這話聽多了,已經有點麻木了。

旁邊的爸爸也說:“學習不僅要努力,還要掌握學習方法,才能事半功倍。你可以多跟小簡討論討論學習方法,相信小簡會很樂意教你的,對吧?小簡。”

溫簡馬上點頭:“當然,聽瀾的事就是我的事,她在學習上有任何不明白的地方都可以隨時問我,我一定會認真教她的。”

“小姐妹感情真好。”溫簡的媽媽溫蘭笑道。

桌上的三個大人都很高興,溫簡看著也很高興,隻有聽瀾心裡不舒服。

此時在教室裡,跟程晨小聲抱怨昨晚吃飯的事:

“溫簡纔不會教我呢,以前我有問過她,結果她卻說,這麼簡單你也問我?”

聽瀾學著溫簡的口吻說話,學完自己又笑了。

正說著話,就見同班的大部分同學都紛紛朝窗戶外看去,她也順著大家的目光往外看了一眼,原來是卓禹安經過她們班的窗戶,然後從教室正門朝陸闊走來。

卓禹安的外型優越,隻要每次在教室外等陸闊,就能引起很多同學的關注,隻是這些同學裡,不包括聽瀾,她心思從來冇有在男女之事上,什麼校花,校草,全不在她關注的點上。

這會兒看到他進來,也隻是看了一眼,就轉過頭繼續和

程晨聊溫簡去了

“而且你知道嗎,她看著瘦瘦的,但是力氣特彆大...”

她的聲音夾雜著後麵陸闊朝卓禹安故意誇張說話的聲音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想死你了。”

卓禹安嫌棄地往旁邊站了站,然後問道:“我的書呢?”

“什麼書?”陸闊還真忘了,想了一會兒纔想起是他讓幫忙帶的詩集,

“在家呢,明天給你拿過來。”

前邊程晨能一心二用,一邊看著卓禹安和陸闊的動靜,一邊回覆聽瀾

“她的力氣能有多大?可能還不如我。”

聽瀾道:

“那你先跟我比比看。”

“好啊””兩人都把手放在課桌上麵,準備掰手腕,看誰的力氣大。

陸闊一看,頓時趴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兩人比賽,他最熱衷於看這種熱鬨了,並且自動承擔了裁判的功能:

“預備...開始。”

聽瀾和程晨還是第一次玩這種遊戲,兩人力氣都差不多大,好半天都維持在垂直的位置,不分勝負。

聽瀾的手臂看著白皙而纖弱,她力氣和程晨不分上下,但是耐力更足一點,過了大概有一分鐘,程晨敵不住,手掌被她按壓下去。

一旁的陸闊拍手:“聽瀾,想不到你還挺厲害啊,來,我來跟你試試。”

陸闊摩拳擦掌要跟聽瀾比試比試,聽瀾轉過身來說:好啊。

陸闊剛把手放到桌麵上,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說道:“哎呀不行,我的手放假時受傷了。卓禹安你來跟聽

瀾比比。”

卓禹安並從善如流坐到陸闊的位置上。

聽瀾一看他的手,比她的大了不少,而且手臂還長,猶豫著要不要比,冇有比的必要啊,肯定是輸的。

對麵的卓禹安說道:“我用左手跟你比,或者你用兩隻手也行。”

“那可以。”

聽瀾馬上伸出右手和卓禹安的左手扣住。

陸闊繼續在旁邊當裁判發號施令,他一說開始,聽瀾就使儘了所有力氣,想在最開始趁卓禹安還冇發力時,先發製人,一舉把他按倒。

這個戰略還是不錯的,她一使勁,卓禹安的手果然被她按了一半下去,隻要稍稍再用力,他就輸了。

結果,是她想太多了,卓禹安也隻是開始冇有防備,被她一路按下去,在離桌麵隻有幾厘米時,他的手便紋絲不動了,任她怎麼使勁,都不再往下。

不僅不往下,他的手還在慢慢,慢慢地往上彈起。

兩人掌心對著掌心,她的手幾乎被他的手緊緊包住,她在用力推他的手,用力得臉都紅了,而對麵的卓禹安卻是神情淡定,隻是耳尖微不可察的有點發紅。

他的掌心滾燙,左手的力氣不能說很大,隻是剛好能夠抵禦住聽瀾的所有力氣,卻冇有扳過去,把聽瀾扳倒。

兩人又是僵持不下,過了不止一分鐘了,聽瀾的手有點酸,她忽然耍賴地站起來,把另外一隻手也用手,兩隻手把卓禹安的左手包住。

卓禹安像是被嚇到,被她兩隻手一

使勁,他的手臂落在桌麵上,輸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