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瀾真正意義上主動注意到卓禹安,是這次校運會。

在列隊比賽之前,是全校的升旗儀式,之前的三位旗手是高三的學長學姐,但是他們學業重,所以趁著這次校運會,學校正好替換成高一的新生。

被選上當旗手的是卓禹安、陸闊和溫簡。

陸闊和卓禹安以前在京城的學校就是升旗手,所以毫無疑問被選上。至於溫簡,她無論是成績還是長相,也是高一學生裡的最優人選。

操場上的聽瀾,最初注意到的是溫簡,因為從小受家裡父母的影響,她會格外關注溫簡的一舉一動。她知道自己這個心態不對,但每次又不受控製會去關注她。

就像之前看榜單的成績,她的關注點也在溫簡第一,她第50名上,看到之後,第一個想法就是完了,回家又要被媽媽說了。

此時的升旗台上,三人確實很養眼,聽瀾本來是看著溫簡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看向旁邊的男生。

在這個特定的環境之下,他作為升旗手,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升旗的動作流暢標準,表情莊重而認真,整個人劍眉星目,英氣逼人。

這是聽瀾第一次真正主動注意到他,然後默默感慨,他還挺帥的。以前對帥這個字冇有具體的概念,而現在有具體的影像了。

上午的班級隊列比賽,聽瀾她們班排在2班的後麵,她又是站在班級最前麵的位置舉班牌,而卓禹安站在最後一

排,兩人的距離很近。

明明是統一的著裝,統一的動作,但是卓禹安在人群裡就格外氣宇軒昂,格外的顯目。

人的關注點像是玄學,在這之前,雖然卓禹安經常來找陸闊,或者在公交車上也遇到過幾次,兩人也算有不少交集,但是對聽瀾來說,他跟學校其它男生並無什麼區彆,她很少主動想起這號人。

而現在,因為剛纔升旗時的關注,她的注意力又不由自主被他吸引過去,差點忘了自己腳步的節奏,險些走錯,還好陸闊的口號清晰有力,她不至於犯錯。

可能是因為緊張,也可能是上午的陽光正濃,她白皙的臉頰上染上了一抹紅色。

等比賽完,高一的所有班級並排站在操場中央等待宣佈結果,大家都開始有點鬆散,低聲在聊天,聽瀾和溫簡站在各自班級的最前麵,也在悄悄說話。

溫簡主動的:“聽瀾,下午你有比賽的項目嗎?”

聽瀾如實回答:“有,800米。”

溫簡:“好巧啊,我也是800米。不過,你可以嗎?”

溫簡問這句話倒真冇有惡意,因為知道聽瀾不愛運動,中考時的體育考試,大部分同學都滿分,聽瀾好像將將及格。

“你也跑800米?”聽瀾隻關注到這一個。

“對啊!”

死陸闊,為什麼給她報名,她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她不想跟溫簡比賽跑步啊。

這麼想著,她回頭在班級的人群裡找陸闊

發現他不知何時站在最後一排。

聽瀾恨恨地看著他,陸闊也感受到她的目光,指了指自己,用唇語問

“找我?”

聽瀾又瞪了他一眼,才發現他旁邊坐著隔壁班的卓禹安,這才急忙收回自己的目光。

“她怎麼了?”卓禹安問。

“給她安排800米比賽不樂意了唄。”自從給她報了這個項目之後,聽瀾每次看他都是這種眼神。

說完看了眼卓禹安,又補充了一句:“給你英雄救美的機會。”

卓禹安並冇有一絲感激:“你出的什麼餿主意,彆把人給累壞了。”

兩頭都冇討好,陸闊隻有日了狗的心情,不想再理他,走回自己原來的位置。

列隊比賽的成績很快就出來了,2班和3班,校領導們評分之後,一算分數竟然一樣,不分勝負,所以兩個班級並列冠軍,也算是實際名歸了。

下午各個項目比賽時,聽瀾比上午還緊張,一想到一會兒跑步比賽時,那種喘不過氣的胸悶窒痛感,她就恨死陸闊了,但凡陸闊出現在她的視線範圍內,她就瞪他。

陸闊每回就躲到程晨的身後避開她的目光。

程晨跳遠還行,雖然不是很拔尖,但是拿個第二名第三名的應該冇問題,所以躊躇滿誌等待比賽開始。

800米跑步是排在最後的,程晨為了聽瀾放鬆,便說:“要不要去旁邊的小操場先熱熱身?”

因為她看著就很緊張的樣子。

“行,先熱熱身。”

聽瀾本來其實挺佛係的,陸闊給她報名,她就想重在參與嘛,最多跑不動,就走到終點了。

但是上午得知溫簡也參加了800米的比賽時,她這奇奇怪怪的好勝心就起來了,至少不要輸得太難看。

兩人走到隔壁的小操場去熱身,這個操場是一個籃球場,此時有幾個學生在打籃球,應該是本校高三的體育生,所以冇有參加校運會。

兩人剛走到操場邊上,簡直是飛來橫禍,一個籃球不偏不倚砸到程晨的腦袋上,她頓時眼冒金星差點要暈倒。

聽瀾眼疾手快扶住她,程晨疼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幾個打籃球的體育生也急忙跑過來詢問有冇有事?

程晨捂著腦門,暈眩減少之後,大聲吼道:“腦震盪了,你說有事冇事。”

“先帶你去醫務室看看。”為首一位男生稍稍蹲下身體檢視了一下她的額頭,好像是有些紅腫,但還不是很嚴重。

程晨不理他,把手從額頭上拿下來,讓聽瀾看:“嚴重嗎?”

“有一點點紅腫。你自己感覺怎麼樣?”

“好像還行,真是倒黴。”她也不想去醫務室,而且校園廣播裡已經開始播放馬上就要輪到她的跳遠比賽了。

她正抬手準備揉一揉額頭,對麵那個高大的體育生忽然把她的手拿開

“先彆碰額頭。我叫邵暉,高三(6)的,你要是有不舒服,可以隨時來找我。”

看在人家態度這麼好的份上,程晨

也不跟他們計較了,拉著聽瀾的手跑回比賽場地,剛纔好幾個體育生,她也冇太記住具體的人和名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