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聲音莫名讓她的心安定清醒了一點,但是她還是堅持跑著,手腳都不像自己的了,在她開始跑第四圈時,溫簡已經快到第四圈的終點,溫簡是後麵兩圈才發力的,在大家都有點疲憊時,她開始衝刺了。

此時,聽瀾要往左前方開始跑第四圈,而溫簡也正巧在跑道的同個位置,但她是要直接跑出跑道,跑向終點。

兩人幾乎是重合在同一個位置上,當時聽瀾大腦幾乎處在缺氧的狀態,真是每呼吸一口,胸腔都刺痛著,她註定是要最後一名了,就在這時,眼角的餘光看到溫簡衝過來,要衝向終點的位置,她當時有一刹那想放棄不跑了,就是一個念頭的事,身隨心動,她放慢了腳步。

偏偏那麼巧,她稍放慢腳步,溫簡正好衝過來,被她的腳給絆倒了。

聽瀾速度慢,所以隻是被撞倒在地,而溫簡的速度很快,慣性往前撲過去,整個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跑道上一陣驚呼的聲音,終點評委的老師,還有同學過來團團圍住了溫簡。

聽瀾隻聽到溫簡一直喊疼的哭聲,她發誓,她真的不是故意要去絆倒溫簡的。

此時她也摔倒在地,本來就因跑步而大腦缺氧,呼吸困難,掙紮著想爬起來去看看溫簡,聽溫簡的哭聲,好像摔得很嚴重。

此時大部分的人都跑去看溫簡了,隻有程晨和陸闊朝她這邊跑來,她呼吸不暢,腿有點軟,自己冇爬起來,

身後忽然有一股溫柔的力量把她抱了起來,放到旁邊坐好。

是卓禹安,把她放好之後,他蹲在她的旁邊,關切地問她有冇有傷到。

她搖頭說冇有。

但是卓禹安還是雙手輕輕轉了轉她的腳踝

“痛嗎?”他問。

聽瀾搖頭。

他又輕輕拍了拍她的雙膝,又問:“痛嗎?”

她又搖頭。

她的腿冇事,隻是大腦有些缺氧,加上現在很擔心溫簡。

旁邊的老師把圍觀的同學都疏散了,學校請的醫生也拎著醫藥箱快步跑過來,蹲在溫簡的旁邊替她檢查。

醫生每碰一下溫簡的腳部,她就喊疼,確實是鑽心疼。

醫生說:“快送去醫院拍個片子,看骨頭有冇有傷著,可能有骨裂。”

溫簡畢竟是女孩子,一聽自己有可能是骨裂,加上鑽心的疼,她哭得更厲害了。兩位醫生小心翼翼把她挪到車上。

聽瀾本想跟過去,但是被老師和醫生製止了,不讓學生跟著。

很多同學都目睹了這場事故,不時有同學在輕聲交談。

“是被3班的舒聽瀾絆倒的。”

“她忽然停下來,溫簡冇有防備就撞上去了。”

“是不是故意的?看不出來她嫉妒心這麼強,這就有點壞了。”

聽瀾從小就是乖乖女,被老師和同學表揚著長大的,哪裡被人這麼說過,一時又委屈又不知怎麼跟她們解釋。

倒是旁邊的程晨聽到之後,衝著人群大聲反駁到:“你們不要胡說,是不小心撞到的,聽瀾不

是那種人。”

幾個低聲說悄悄話的同學聽到程晨的話,都散了。

800米比賽是最後一項比賽,校運會也正好結束。

聽瀾的身體已經不難受了,但是現在心裡有點難過,不僅是因為被同學誤會,還因為擔心溫簡的傷勢,不知道傷成什麼樣了。

她聳拉著腦袋跟著程晨和陸闊往校園外走去。

陸闊大大咧咧攬住她的肩膀安慰:“冇事,我們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程晨也在旁邊鄭重地點頭:“我也相信你。”

“咦,卓禹安呢?”

陸闊忽然發現,剛纔一直陪在旁邊的卓禹安不見了,回頭四下找了一下,見他從校園旁邊的小賣部一路小跑著過來,手裡拿著一瓶可樂,遞給了聽瀾。

他還記得她上回喝飲料時發自內心的快樂。

“謝謝。”聽瀾接過飲料小聲地感謝。

陸闊其實也有點自責,要不是他擅作主張給聽瀾報名,也就不會有今天的事了。

“你們都不要自責了,這是意外,又不是你們能控製的。”程晨安慰他們。

之後陸闊打車,把她們挨個送回家。

聽瀾手上的那瓶飲料也始終冇打開喝。

進了自己家小區時,她準備給媽媽打個電話,跟她說溫簡受傷的事,打算讓媽媽陪她一起去醫院看溫簡。

手機剛拿出來,爸爸的電話就打來了。

“聽瀾,小簡怎麼回事?”

爸爸的聲音有點疲憊。

“被我不小心絆了一下摔倒了。”聽瀾冇在意,爸爸

怎麼會知道的。

“小簡的腳踝摔骨裂了,很嚴重。聽瀾,你告訴爸爸,你是不是故意的?”

爸爸的聲音很嚴肅,語氣裡並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就是相信她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是不小心。真的,爸爸,我不是故意的。”被同學質疑,她隻是有點難過,但是被爸爸質疑,她就覺得很委屈。

她還在小區裡冇回家,這時就見媽媽從小區大門處也匆匆趕回來,應該是從單位著急回來的。

“瀾瀾,你怎麼站在這不回家?你快回家,媽媽去醫院看看小簡。”

聽瀾的眼淚在眼睛裡打轉:“媽媽,我跟你一起去。”

母女兩人打車去的醫院。

在車上時,她媽媽說道:“一會兒到醫院,你先跟小簡道個歉。”

“嗯。”

“媽媽,我不是故意撞她的。”

“媽媽知道。”自己家孩子是什麼品行她當然知道的。

隻是到了醫院,看到溫簡躺在病床上,左小腿綁著很粗的石膏一動不動,眼睛都哭紅腫了,溫蘭也是眼睛紅紅的,張荷和聽瀾都很是內疚。

看著就很疼,聽瀾站在她床邊,很真誠道歉:對不起。

平時在家長麵前特彆明事理的溫簡,許是因為腿疼,所以喊著:“我不原諒你。”

“我不原諒你,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停下絆倒我。因為你不想讓我得第一名。”

“不是的,溫簡,我冇有,我不是故意的。”聽瀾解釋。

“你就是故意的.

..”溫簡聲音又提高了幾度,對她充滿了恨意。

溫蘭在旁邊抱住她:“小簡,冷靜一點。彆再動到傷口。”

從聽瀾進門開始,溫蘭都冇正眼看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