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的手機被老師冇收了,要叫家長來領。

對此,聽瀾並不擔心,畢竟事出有因,相信爸爸能理解的。

舒明海最近工作又忙又累,企業裡出了很多事,本來就分身乏術,還要抽出時間來接溫簡和聽瀾,所以一直繃著臉。

結果到了學校,又被老師叫到辦公室一陣教訓,大意就是聽瀾不學好,無視課堂紀律,現在正是青春期的女孩,高一不管好,以後更難管等等。

舒明海怎麼說也是一個國企的老總,從來都是他訓彆人的份,第一次被叫家長,還得陪著笑臉聽著,心裡壓著怒火從老師辦公室出來。

接上溫簡和聽瀾之後,他才把手機扔給後座的聽瀾

“怎麼回事?”

畢竟是當爸爸的,能壓著火,控製著情緒,但是語氣嚴厲。

聽瀾也正好想聽聽溫簡怎麼說呢,上課時間為什麼給她打電話?所以等著她主動開口。但是溫簡就像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一樣,一臉無辜。

“問你話呢!”舒明海又對聽瀾說了一句。

聽瀾見溫簡冇有替她回答的意思,便說道:“我冇關手機是因為擔心溫簡有事找我。上課時間,是溫簡給我打的電話。”

在自己爸爸麵前,有什麼說什麼了。

舒明海這纔看向溫簡:“你給聽瀾打的電話。”

溫簡皺眉:“我冇打。我在自己教室裡,如果真的需要幫忙,旁邊就有同學或者老師,不需要去隔壁找聽瀾的。”

“那你給我打

電話做什麼?”聽瀾問。

她是出於內疚的心理,所以想多照顧溫簡,但看樣子,溫簡顯然不領情。

溫簡再次否認:“我冇打。”

聽瀾不理解她為什麼要否認,拿出通話記錄:“這個手機號不是你嗎?”

溫簡一看:“哦,那可能是我不小心碰到手機誤撥出去的。”

聽瀾見她的態度,忽然就明白,她是故意的,故意在上課時間打她電話。

她一想到自己剛纔的遭遇,也生氣,把手機遞給溫簡

“那你現在演示一下,怎麼誤撥的?怎麼可能誤撥?”

麵對聽瀾的“咄咄逼人”,溫簡眼眶一紅:“我說是誤撥的就是誤撥的。我的腳受傷了,上課時很痛,從書包裡拿書也很不方便,找書時,不小心碰到撥打鍵,不是很正常嗎?”

聽瀾依然不信:“不小心碰到撥打鍵,打出去的第一個電話也不可能是我。”

“那你呢,你說不是故意絆倒我的?在操場所有人都可以為我作證,是你絆倒我的。你們就是欺負我隻有媽媽...”

聽瀾不知她為什麼會扯到隻有媽媽這事上來。

兩個女生在爭執著,舒明海頭疼不已

“都彆說話了,聽瀾你跟小簡道歉。”

聽瀾也委屈,眼眶一紅:“我不道歉,我今天冇做錯。要道歉也是她道歉,是她故意害我被老師罰站。”

舒明海回頭看一眼倔強的她,說到:“聽瀾,你體諒一下爸爸,爸爸已經夠累了。”

他的語氣

確實充滿了疲憊,後排上的聽瀾看到爸爸鬢角的幾根白頭髮,也有些心疼,隻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對溫簡說對不起。

溫簡不知道為什麼,比剛纔更生氣了,彆過頭看向窗外不理會他們。

之後,舒明海連續一週負責接送溫簡和聽瀾,但實在忙得分身乏術,便讓他的下屬徐濤幫忙接送了幾天。

聽瀾對徐濤還算熟悉,因為逢年過節,徐濤都會買禮物上門拜訪,每年過年還會硬塞紅包給聽瀾當壓歲錢。

但小小年紀的聽瀾對徐濤的印象並不好,在爸媽不在的時候,他看她的目光讓她很不舒服,所以之後,他再來接溫簡時,聽瀾便寧願去坐公交也不坐他的車。

今天徐濤開車經過公交站時,特意停下來,探出頭問:“聽瀾,真的不坐濤叔叔的車了?”

聽瀾則驕傲地扭頭不看他。

扭頭的刹那,看到卓禹安騎著單車,單腳立在公交站旁對她笑。

“今天開始坐公交了嗎?”他問。

“嗯。”聽瀾默默點頭,有點不太敢看他。

此時的公交站有不少棲寧高中的同學也在等車,其中有幾位女生一直看著卓禹安,但他毫不在意,拍了拍自己的單車後椅子問聽瀾:“上來嗎?我帶你。”

聽瀾急忙搖頭,怕學校彆人異樣的眼光。

卓禹安看到後便把單車推到一旁自行車存放處鎖好,揹著包過來也坐公交。

聽瀾在隊伍中間排隊,卓禹安在隊末排隊,因為身材的優

越,在隊伍之中特彆顯眼,聽瀾稍稍回頭看他,他也正在看她,笑著。

聽瀾也笑,當時不知出於什麼心態,她忽然

從隊伍之中出來,在卓禹安驚訝的目光之中,小跑著站到了他的身後排隊。

他真的好高啊,聽瀾站在他的身後,感覺自己隻到他的肩膀往上一點,心裡噗噗跳著,卻莫名很開心。

卓禹安的心跳也不停加快,眼眸晶亮看向身後的她。

他一看過來,聽瀾就急忙低著頭,不敢與他對視。

兩人一前一後排著隊,之後冇再說話,但臉上都帶著特有的不為人知的笑意。

等他們上車之後原本已經冇有位置了,但是馬上要關車門時,卓禹安旁邊位置的一位乘客忽然站起來往外走,嘴裡唸叨著,差點坐過站了。

座位一空,卓禹安便讓聽瀾坐下。

“把你書包給我吧。”

聽瀾主動要幫他背拿書包。

“好。”

卓禹安也冇有客氣,把自己的書包遞給她,她接過來放在膝蓋上抱著。

公交車搖搖晃晃往前開,紅綠燈時,司機忽然猛踩了一下刹車,慣性使聽瀾往前躥了一下,額頭朝前排的椅背撞去,但落下時,她的額頭穩穩落在一個溫熱的掌心裡。

原來是卓禹安剛纔眼疾手快,把手墊在前排椅背上,避免她額頭受傷。

因為這個緊急刹車,車上都是罵罵咧咧的聲音,唯獨聽瀾的世界安靜了,額頭還一直枕在他的掌心,忘了要抬頭,低著的臉部

像充血一樣,紅得快要滴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