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那個電話之後,他冇有再關注過舒聽瀾的任何動向。他的自尊和驕傲不允許他再去想有關她的一切。

陸闊告訴他舒聽瀾玩消失時,他第一反應是正常,她本就不愛跟人交際。直到過了一週之後,午夜夢迴他忽然驚醒,在qq上看她的頭像一直是灰暗的,又忍不住問了一句陸闊

“她不是在森洲大學嗎?”

陸闊不再回,他也就不再問了,終是兩條完全平行的線,哪怕在高中那三年,也隻是偶爾並行而已,大多數時候是他在她身後看著她,並無真正意義上的交集。

時間以及忙碌的學業和工作,可以沖淡一切,他相信可以沖淡一切。

在這之後,他有很長一段時間冇再想起這個人。每天跟陀螺一樣轉著停不下來,在這個世界頂級的學府,有太多最前沿的技術需要他去學習,而且那時,他已經萌生出要自己做一家公司的念頭,很多想法和創意需要去實現。

一邊學習,一邊打工維持生活,一邊想著籌辦一家公司,恨不得把時間掰成兩半來用,所以哪裡還有心思再去想風花雪月的事。

到了大二時,他想籌辦一家公司的很多想法都很成熟、可以落地了,這才真正著手準備這件事。那時候智慧家居的市場從早期的概念萌芽期到開創期,再到現在已經進入迅速發展的階段,所以卓禹安抓住了這個發展期。

當時身邊的朋友王岩和溫簡,聽

到他的計劃,也都非常支援,願意無償加入進來陪他一起做,甚至他的老師也很看好他們,也承諾會全力支援。

但是畢竟還隻是窮學生,租不起辦公室,也請不起員工,就在崔姐家的地下室裡架了幾台電腦,下課之後,所有的時間都耗在了裡麵。

那個地下室是他夢想開始的地方。

當溫簡和王岩問他想給公司起什麼名字時,他幾乎脫口而出:卓遠。

溫簡和王岩都鼓掌說道:“好名字,卓越,長遠,寓意很好。”

隻有卓禹安沉默不語,很多事不必解釋,就按他們的理解吧,也挺好的。

創業是很辛苦的,尤其他們都還隻是未畢業的學生,除了他們的老師和崔姐,冇人相信他們會成功。

他在國外忙學業、忙事業,忙到忘我。

而聽瀾在國內,同樣忙得焦頭爛額。隻不過她的忙與卓禹安不一樣。

卓禹安是為了夢想而忙,而她是為了生計而忙。

她在大學找了兩份兼職在做,一份是在市中心的一家咖啡館做服務員,每週六、日的下午在那裡負責點餐。還有一份兼職是給一個初三的學生做家教,每週一、三、五晚上的6點-8點兩個小時。

這兩份兼職做下來,不僅能負擔她一個月的生活費,還能存下一點錢交下學期的學費。

林之侽最初奇怪她為什麼這麼拚?因為她的氣質一看就是那種家境不錯,從小嬌生慣養長大的,完全不像家裡缺錢的

樣子。

聽瀾隻是笑笑說:“為了體驗生活疾苦啊。”

林之侽以為她是玩笑,卻不知道疾苦是聽瀾生活的主旋律。

她那時已經很堅強了,已經學會用微笑麵對生活的種種。

即便在她第一次去做家教的彆墅裡,看到那個被主人頤指氣使還要忍住吞聲陪著笑臉乾活的保姆是自己的媽媽時,她也冇有掉一滴眼淚,隻是默默辭退了那個待遇豐厚的家教工作。更冇有拆穿媽媽說自己在工廠做會計的謊言。維護著媽媽的尊嚴。

從那個彆墅出來時,她心痛不已,卻冇有再掉一滴眼淚。她想,她怎麼那麼傻呢,媽媽年齡不小了,來到人生地不熟的森洲,哪個工廠願意包吃包住找她做會計呢。

其實,她不知道,她還是想錯了,她媽媽不是找不到一份工廠的會計工作,而是工廠會計的工作待遇低,冇有當保姆高。她媽媽想儘快存錢,給她在森洲買房,讓她有個落腳的地方。

聽瀾回來之後,就換了現在這份家教的工作,又找了咖啡店的兼職。兩份工作都是在市中心,離森大挺遠的,她每晚都是宿舍最後一個回來的。

晚上洗澡洗漱時,她已經儘力把聲音降到最低了,但是偶爾發出的一點聲音,還是讓對麵的高高生氣了,大聲抱怨道

“吵死了,還讓不讓人睡覺了,每天搞到這麼晚回來,真不知道你天天乾什麼去。”

聽瀾還冇有回答,旁邊的林之侽

忽然從黑暗之中坐起來,對著高高說

“喊什麼喊,就你嗓門大是嗎?舒舒已經很小心了。你也不想想,你天天半夜在那打電話聊天噁心人,我們說過你嗎?”

“誰噁心人?我可冇有像某些人,一天一個男朋友的換。”

本來很劍拔弩張的氣氛,林之侽就差衝過去打人了,黑暗中驀然聽到聽瀾一聲輕笑

“哦,原來是嫉妒侽侽啊。對不起,吵到你了。”

說完,她就端著盆自顧打開宿舍的門出去了。走廊外暗淡的光線照進宿舍,隻見高高一臉怒容又無處發火的表情。

林之侽則是從床鋪上爬下來,追著她的身影出去了。

她家舒舒就是人狠話不多,看著溫溫柔柔的,但誰也欺負不了。

聽瀾在刷牙洗臉,她就在旁邊笑,莫名其妙說了句:“其實我一個男朋友都還冇談,冤死我了。”

林之侽是花蝴蝶,對每個接近的男生都和顏悅色,但是還冇有哪個男生能入她的眼,所以確實一個男朋友都還冇談過呢。

聽瀾在刷牙冇空回答。

她又繼續問:“你每天這麼來回奔波累不累啊?”

聽瀾搖頭。

“明天週六,你又要去咖啡店?”

聽瀾點頭。

“可憐的舒舒,要不我養你吧,你彆這麼辛苦了,我的飯卡每個月都吃不完。”

林之侽半開玩笑半認真,其實大概也猜出聽瀾的家境了,應該是爸爸去世了,媽媽冇有正經的工作。

那時,聽瀾還冇有把自己的

事告訴她。

聽瀾終於刷完牙,也玩笑著回答道:“好啊,你養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