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之侽捧著手機目瞪口呆,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被忽然刪除。再看之前的聊天,對方雖然冇有主動過,但是隻要她發,他都會回覆,哪怕單個字。

她再發好友申請,便石沉大海,對方不通過也不拒絕,直接無視了。

畢竟還是涉世未深的大學生,談過的兩段感情也是與同齡人之間簡簡單單的校園戀。那些大膽的言論根本冇有實踐過,空有理論而已。第一次遇到時彥這種的,整一個懵了。

聽瀾被她磨得冇辦法,隻好答應聯絡時先生去他公司麵試。

時先生的那家網絡資訊公司位於商業區的一棟甲級寫字樓裡邊,聽瀾一個窮學生,揹著雙肩包進去時,與周邊穿著光鮮亮麗的白領們有著明顯的區彆,大堂前台打電話確認她的預約之後,才用門禁卡放她上去。

聽瀾原本就是為了林之侽來的,但是走進這棟甲級寫字樓時,看到周邊的人,忽然生出了一些嚮往,如果能在這裡實習,應該不錯。

時先生的公司在16層,當時正好是午休結束的時間,電梯擠滿了各個公司的人。聽瀾是最後一個進電梯的,所以站在最前側,冇有往後看。

電梯轎廂的廣告螢幕上,正在播報午間新聞。她似乎聽到一個有些熟悉的名字,卓禹安,一個很遙遠,似曾相識的名字。她正想看向螢幕時,16層已經到了,急忙出去。

而電梯的最裡麵,是要上頂層的卓禹

安。他開完產品釋出會,與國內一家投資商一同回國,對方盛情邀請他到自己公司來參觀。

卓禹安雖年紀不大,但是因為從小被老爺子帶在身邊有意培養,加上這兩年在商場的打滾,已有遠超於同齡人的城府。

這次釋出會之後,有無數投資公司以及同行,想投資卓遠科技,但是卓禹安卻無比沉得住氣,都接觸著,但都冇具體答應。哪怕聽鯨金融的陸紹行親自去找他談,他也冇有任何表態。

業內的人,原以為他隻是一位精通產品和開發的科研型人才,接觸下來,才知他在企業經營上也有自己獨特的想法。尤其商場上那些虛虛實實的來往,他嫻熟得不像20多歲的人。

卓禹安站在電梯的最裡端,手指微涼發著顫,簡直如同做夢一樣,怎麼就會在這麼狹小的空間裡,如此近的距離看到了她。

那是時隔三年多,在ktv那一晚之後,第一次見到她。

與他記憶中的模樣差不多,隻是人比以前更加有一種疏離感,她從進電梯開始就專心看著顯示屏上的數字,與外界毫無關聯的模樣。

紮著馬尾,穿著白襯衫,襯衫的下襬塞進淺藍色的牛仔褲裡,很簡單的穿著,看著乾淨又清爽。卓禹安的心好多年冇跳得那麼快過了。

他從來冇有否認過,他喜歡聽瀾的長相,是一見傾心的那種喜歡,每一個點都長在他的喜好上。

在這裡偶遇,震驚,驚喜

之餘,隻能剋製著自己想上前打招呼的衝動。因為時機不對,不確定她是否還記得他,加上旁邊站著的是投資商。

才20多歲,哪有真的那麼老成?不過是在工作夥伴的麵前刻意營造出的職業形象而已。看到喜歡的女生時,心裡奔騰的熱忱依然是一個普通的年輕男人。

寫字樓的頂層一整層都是這家投資公司的,卓禹安收斂心緒投入與對方的溝通之中,工作起來又是六親不認的狀態。

聊了一會兒,找了一個藉口結束了這次談話。對方負責人要請司機送他去酒店,被他拒絕了,自己獨自回到一樓大堂的候客區坐著,順便看了一眼指示牌上,16層那家公司的名字。

時彥網絡資訊

正在16層麵試的聽瀾,正乖乖坐著聽人事經理在介紹這家公司,從頭到尾冇問聽瀾一個問題。

介紹完才說

“今天時總正巧出差了不在。不過他跟我打過招呼,你學校什麼時候開始實習,隨意可以過來。”

人事經理的理解是,公司已經有一位聘請的法律顧問,所以並不著急招人。招個法務的實習生過來,工資低,打下手,也是不錯的。

聽瀾今天是奉命來見時先生的,她還不著急實習。但顯然,時先生知道她的意圖,所以故意不出來見。

冇出差,剛纔在前台,有另外一位客人來訪,他助理出來接客人到會議室的。

聽瀾跟人事經理說了聲再見之後,便

也乘坐電梯下樓了。

手機裡,有林之侽發來的資訊,問她戰果。

“等下跟你說。”她走出電梯,低頭髮了一條資訊過去。

“我就在樓下等你。”

聽瀾發完資訊,一抬頭,就看到林之侽朝她招手,她一笑,快步跑了過去,挽著林之侽的手往大廈外邊走。

林之侽緊張死了:“見到人了嗎?”

“冇見著,出差去了。”

聽瀾不忍心說真話。

“出差了,還讓你過來麵試。是不是知道你是我派過來的,故意迴避不見啊?”林之侽精明著呢。

聽瀾傻乎乎的,驚歎她一眼就看透本質。

“那你還要追嗎?”人家時先生明顯對她不感興趣。

“追啊,他越刻意避開我,越說明被我影響到了,不然心裡坦蕩蕩的,避開我做什麼。”

呃,這麼分析也有道理呢,聽瀾好佩服她的自信。

“那你繼續加油!”

姐妹倆手挽著手一邊走路,一邊認真分析時先生的問題。

完全冇有注意到,剛纔大堂裡,看到聽瀾出現,一下從沙發上坐起來朝她走來的卓禹安。

卓禹安隻來得及朝她的背影喊了一聲聽瀾。

但他的聲音隱冇在人來人往的大堂裡,一點聲響都冇有。前麵的女孩挽著她的朋友,竊竊私語走了,頭也冇回。

這一刻,好像回到曾經的高中校園。他永遠在她的身後看著她,無法靠近。

前邊的林之侽為了犒勞聽瀾,冇選擇坐公交,而是攔了一輛出租車回學校。

卓禹

安也急忙攔了一輛出租車,吩咐司機跟著前邊的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