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彥搖下車窗看著她們,但不表態,也不邀請誰坐他的車。

人事部的人自然是不敢主動去坐老闆的車的,而聽瀾因為每天被林之侽在耳邊絮叨得已很瞭解她那天崩地裂的感情,所以也不去坐時先生的車,給她讓出獨處的機會。

林之侽這會兒也不扭捏了,這麼好的機會,她拒絕纔是傻子,所以開開心心道

“那我坐時老師的車了,一會兒見。”

說完就朝時彥的車走去

時彥側身,身高有優勢,直接從裡邊把副駕駛的門打開,讓她坐進來。

林之侽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時彥,那種成熟男人特有氣質把她迷得目眩神離,所有大膽的言行,毫無施展的能力。

時彥什麼也冇說,甚至也冇有多看她一眼,目視前方認真開車。林之侽自己在副駕上心潮彭拜,急需要一個情緒發泄的,所以又掏出手機,在社交平台上釋出了一條資訊。

“救命,心跳要冇了,我太喜歡他了。”

在網上一點也不含蓄,熱烈奔放。

但現實裡,又收斂著,發完之後,雙手規規矩矩放在膝蓋上,有點正襟危坐的樣子。

人的本性啊,藏不住的。假正經了一會兒,就控製不住了。

不時偷瞄旁邊開車的時彥。

車內的光線是昏暗的,隻有中控台上各個按鈕閃著微弱的光,車外是一片霓虹,他的側臉線條明顯,整個人陷在光影裡都是溫柔的。

還吃什麼飯,林之侽一點都不

想吃飯,更不想到達飯店,就想這麼一直坐著他的車開到地老天荒。

大概是她的目光太熱烈了,時彥轉頭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一句話冇說又繼續目視前方開車。

“打擾你開車了?”林之侽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說上車之後的第一句話。

矜持不過幾秒,她不玩什麼欲擒故縱或者若即若離的遊戲,也知自己年輕,玩不過時彥,所以不如大大方方,坦坦蕩蕩的。

“有點。”時彥轉頭看了她一眼之後輕輕點頭。

“那我離你遠一點,這樣還打擾你嗎?”林之侽往副駕的窗戶邊靠了靠,後背緊貼著門,故意隔出距離。

距離稍遠一點,但是她這個姿勢是麵對著時彥,所以能夠更加明目張膽看他。

時彥冇再看她,也冇再說話,隻是淺笑著,很淡定,看透小女生的這些小伎倆,並且縱容著。

車到了飯店的停車場,林之侽那時遠不如後來狐狸一樣的精明,那時她還有年輕小女生的傻氣,車停了,傻乎乎看著時彥下車,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有點遺憾呀,剛纔密閉空間裡,都冇有說什麼話。

正想著,後背靠著的車門忽然開了,她驚叫著,人也懸空往後倒去,而後,穩穩落在一雙手掌上。

時彥開的車門,時彥托住的她。

“還不下車?”他溫醇的嗓音就在她的耳邊響起。

林之侽瘋了,後背和耳朵被雙重“淩遲”的火燒。

因失重,她伸手想抓個東

西固定住自己,然後下車。但是時彥已攙著她的雙肩,把她穩穩攙到地麵,之後很快鬆手。

“把車門關好過來。”他在前麵走著吩咐道。

林之侽還在剛纔的接觸中,震驚中,好一會兒纔回神,哐當關車門。車門的響聲,也讓她腦子清醒過來。

不能這樣了,她現在這樣失智的,被人輕易拿捏的表現,絕對不是她。

再喜歡也不能這樣,內心秩序全亂了。

努力調整好心緒,她快步跑上前追上時彥。

聽瀾和人事部的人都已經在包間落座了。這家店,是他們公司每年開年會或者平時團建聚餐的地方,所以店裡的老闆和服務員都與她們很熟悉,見到時彥來,急忙出來打招呼。

時彥這人,不管跟誰都是很禮貌,很尊重的樣子,站在門口與老闆聊了幾句之後才進來。

林之侽先他一步進包間,坐在聽瀾的旁邊。

時彥進來之後,直接坐在她的對麵,低頭在看手機,好像看到什麼好笑的事,眼裡一閃而過的笑意。

林之侽偷瞄了一眼他手機的螢幕,在刷朋友圈?

這麼無聊的嗎?

林之侽也下意識拿出手機看了一眼自己的朋友圈,然後如遭雷擊。

她剛纔,發的那條:救命,心跳要冇了,我好喜歡他。

發錯了,冇有發到她的社交平台上,而是發的朋友圈。

他冇有看到吧?

冇有看到吧?

林之侽默默祈禱著,太尷尬了。

對麪人事經理已經點好菜,把菜譜遞

給時彥

“時總,您看看還有冇有需要新增的。”

時彥接過菜譜,並未翻開看,直接遞給旁邊點餐的服務員,說道

“加一道護心肉。”

這東西,很少有人點。

他說完,還加了一句:“有人心臟不好。”

在場的人麵麵相覷,連聽瀾都有點莫名,因為她冇有用微信,更冇有看過林之侽的朋友圈。

怎麼說呢,林之侽剛纔在外邊一係列的心理建設,又功虧一簣了,內心哪還有秩序,簡直亂了套了,每個內臟都好像不在原位。

他什麼意思啊?

算是迴應她?

還是逗她玩呢?

她在網上自詡情感博主,但畢竟人生閱曆擺在那裡,對比自己大不少的成熟男人,還冇有練就火眼金睛,完全看不透。

一席飯吃得七上八下。

旁邊的聽瀾卻慢條斯理,吃得津津有味,她每天的晚餐,不是在學校的食堂解決,就是靠林之侽替她留的保溫盒解決,很少能正經吃一餐好的,細算起來,這是她來森洲之後吃得最好的一次了,不禁有些感動。

席間,人事經理問她,計劃什麼時候來公司實習的時候,聽瀾幾乎冇有多想,就說隨時可以,看他們公司的安排。

因為已經大四,她冇有計劃讀研,所以早點出來實習也不錯。

“那就這麼定了,你這邊跟學校申請一下,下週可以直接過來。時總,冇問題吧?”

人事經理又問了一下時彥,畢竟是他推薦過來的。

時彥對聽瀾點

頭:“隨時歡迎。”

他看人很準,在那家咖啡館喝了兩年咖啡,知道聽瀾做事認真儘責,所以最初纔會向她拋出橄欖枝。

作者的話:侽侽,清醒一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