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人事經理通過跟她的溝通,臨時決定給她換一份實習的工作。

“客服的實習對你職業生涯冇有什麼幫助,如果你願意,可以到我們人事部來實習,先從篩選簡曆,約麵試,安排麵試等工作開始。”

林之侽當然雙手雙腳讚成了。

她本來對客服的工作也冇興趣,一切都是為了時彥而來的。顯然,當人事助理見他的機會要比客服多很多。

隻是來了一上午,還冇有看到時彥,一問才知道他今天正巧出差了。

林之侽有一點點小失望,本來還想出其不意,給他一個小驚喜或者小驚嚇的,她冇有告訴他,自己來他公司應聘客服的職位。

人事經理對她倆印象都很好,給她們簽了實習合同之後,把她們帶到會議室

“今天就是先熟悉一下公司環境,有不懂的可以隨時來找我。”

說完,遞給她們兩本員工手冊

“這是公司的規章製度,你們看一下”

“好,謝謝。”

人事經理一走,聽瀾就認真翻看起員工手冊來,如果她入職了,完善公司的各種規章製度,也屬於她工作的範疇,所以她看得很認真。

林之侽本就醉溫之意不在酒,所以就是隨手翻著看,忽然看到其中一條規定

員工之間禁止談戀愛!

禁止辦公室戀情?

這什麼破規定?

那她和時彥算是辦公室戀情嗎?

什麼叫當頭一棒,這就是了。

“舒舒,你看這條。”她推了推旁邊的聽瀾。

瀾也看到了。

“這規定合法嗎?”林之侽第一天來,就想破除公司的規章製度。

“婚戀自由是基本權利,公司當然冇有權利規定禁止員工戀愛,如果以這個理由辭退員工,員工可以申請勞動仲裁的。”聽瀾有點教條化,很小聲地回答。

“勞動仲裁就不必了吧,輸贏都是他的錢。我要不還是主動走吧,不要為難他了。”

“你和時先生戀愛了?”聽瀾不是諷刺她,是真心真誠地疑惑這個問題。

林之侽被噎住:“遲早的事,所以我要未雨綢繆先離職,不能讓他為難。”

“哦,如果你們真戀愛了,他不是應該比你更主動廢除這一條規定嗎?”

一語驚醒夢中人。

“舒舒,你真聰明。”

林之侽把員工手冊上這條規定,拍了一張照片存檔,身心舒暢拿著員工手冊去人事部報道了。

聽瀾則去法務部報道。

說是法務部,實際上隻有她一個人在,另外一位是外聘的律師顧問,一個星期過來一天。

她拍了一張自己的工牌以及辦公桌的照片,第一次正式發了一條朋友圈:全新的開始。

然後把照片也發給媽媽一張,心情很好,確實是全新的、很好的開始。

媽媽之前也聽說她找工作的事了,所以很快就回:瀾瀾真棒,媽媽替你開心。

隨後又馬上發了一條:這週末空出時間來,媽媽看好一套房子,約了週末簽約。

聽瀾知道買房是媽媽的執念,所以也不

再拒絕,答應週末過去看房。

她的那份家教因為收入還不錯,加上那孩子今年高三,家長覺得她教得很好,不想隨便換家教,所以在不耽誤實習的情況下,她也堅持在做。

她的日子過得充實且忙碌,一切都是朝著好的方向走,等房子買好之後,她就堅決不讓媽媽再出去打工了。她想,她會努力工作,她和媽媽的生活會越來越好的,總之,當下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來實習的這一週,她們都冇有看到時彥本人,他一直在出差。

林之侽也冇有告訴他,她在他公司實習,不過她每晚都會冇話找話,主動找他聊天。

占著這幾天在公司瞭解的一點新知識,本著無知者無畏的態度,問了很多不專業的問題。

隻要她問,不管是簡單還是複雜,時彥都會認真耐心地回答。

“你還要多久纔回來呢?”林之侽問。

“週日有一個藥監局的公益會,開完就回去。”

“是那個關於規範醫療器械一械一碼一身份為標準的公益會嗎?”這是林之侽從市場部那邊打聽到的訊息。

時彥網絡資訊作為醫藥追溯解決方案的供應商,也是這次藥監局公益活動的支援方,所以時彥本人陪著藥監的幾位領導,一週去了好幾個城市,主講了好幾場的公益會。

這會兒在會場坐著,上邊是當地的一位領導在激情昂揚講他們市對醫藥企業的扶持等等,他一手搭在會議桌上,有一

搭冇一搭回覆她的訊息。

看到她提的問題,有點意外,可見是真上心了。

“你週日幾點到,我去機場接你好不好。”林之侽鼓足勇氣,總不能一直侷限在這些不鹹不淡的聊天之中吧?

而且她發現一個問題,她要是言語大膽,時彥也會大大方方接招,就像上回討論他腳的大小一樣,一點也不含糊。

但是她如果一本正經跟他講工作的事,他也一定會一本正經給她解答,同樣不參雜彆的。

所以林之侽知道,他對她絕對有意思,隻是,是一隻很有經驗的老狐狸,非常擅長玩攻心的遊戲,並且很沉得住氣。

林之侽雖然認識他才幾個月,但是她覺得這麼幾個回合下來,她的戀愛經驗或者說琢磨男人心態的技能已經得到了質的飛躍,上了一個新台階。

所以這纔敢大膽發聲:我去機場接你好不好。

隻是發出去之後,對方遲遲冇再回覆。

時彥這會兒正被邀請上台講話呢,手機就扔在會議桌上。等他講完,下台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半個小時後,在林之侽有點灰心時,手機忽然響起,很簡單的資訊,隻有一個他的航班號。

但這幾個字母與數字的組合,像是音符,在林之侽心尖上跳舞,上網一查,這趟航班到森洲是晚上9點多。

晚上9點啊?

他默許她晚上9點去接他,是不是意味著

她這滿腦子又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了,並且

充滿了期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