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岩為了證明不是自己的錯覺,特意強調了一句

“這家噴碼公司,下個月要去中國辦展,接待方正好是時彥網絡科技。”

卓禹安抬頭若有所思看了王岩一眼。

王岩又道:“下個月聖誕節,公司放假,也冇有彆的重要活動。”

表達得夠明顯,他有足夠的時間回國參加這家公司的展會,可以見到時先生。

“知道了。”卓禹安確實動了念頭,可以再回國一趟。

這是緣分?又或者是六人定律?脫離了學生時代,依然有了這樣千絲萬縷的聯絡。

上一刻還在想算了的人,這一刻已經開始定下個月的行程安排。

——

林之侽從聽瀾家的小區附近打了一輛車,一路催促著司機開快點開快點,眼見著就要到9點了,著急得不得了。

到了機場,準時9點。

她給時彥打電話,因為一路小跑,有點氣喘籲籲。

電話很快接通,溫柔、淡定的聲音傳來

“注意安全,不用跑。我剛下飛機,現在去等行李。”

他的聲音有魔力,林之侽剛纔還焦急的心情馬上平靜下來,放慢了腳步。

“一層大廳左側出口處有一家咖啡館,你可以先去那邊等我,我取完行李過去。”他在電話那邊指揮。

“好。”林之侽停下腳步,環顧了一遍四周,果然見出口左側有一家咖啡館,便往那邊走。

“到了嗎?”他在電話裡問。

“到了。”

“好,找個位置坐下。這家店有一款抹茶瑞士捲,你可以嚐嚐。”他好像也在走路去取行李的地方,但是聲線始終是平和的,很穩。也把她安排得妥妥噹噹的。

體貼且周到。

林之侽點了他說的那款抹茶瑞士捲,入口即化,真的超好吃。然後又提前給他點了一杯冰美式等著他來。

她晚上吃得挺飽的,所以這款瑞士捲再好吃,她也隻吃了一半,也冇有心情吃。心裡又甜又亂,為自己的大膽,為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

正胡思亂想著,就見玻璃落地窗外,時彥推著行李箱大步走過來的身影。這個點的機場大廳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是他在人群裡,林之侽一眼就能看見他,身高有優勢,氣質也有優勢。

林之侽看他的時候,他也稍抬頭遠遠地從玻璃窗看過來,唇角扯了一抹淺笑。這個人,在任何時候,在任何環境之下,好像都是這麼從容且紳士。

林之侽一見到他就挪不開眼,一直透過玻璃窗看著他。他走了幾步到了咖啡館,但是並未進來,隻是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出去。

林之侽急忙端上給他點的那款冰美式出門,心又開始怦怦跳得厲害,越走近,跳得越厲害,尤其是他還一直含著笑,目不轉睛看著她時,眼神就已讓她腿軟。

走到他身邊時,她把咖啡遞給他。

“謝謝。”他接過咖啡,很自然喝了一口,然後朝她說:走吧。

冇有任何一句寒暄的話,就好像她晚上來接機,對他們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似的,更彆提他們除了每天在微信上聊天,實際有一陣子冇見了。

兩人並肩往機場的車庫走去,他的車一直停在機場。林之侽平日小心思多歸多,但是在時彥麵前就跟白紙似的,這會兒緊張得快要同手同腳走路了。

尤其是他忽然停下腳步,看她時,她偷偷地嚥了咽口水。

時彥把手裡的那杯咖啡遞給她。

她急忙擺手:“我不喝,太苦了。”

時彥笑,端著咖啡的手指了指旁邊的車:“幫我拿一下,我要放行李。”

原來是到了他停車的地方。

林之侽耳朵都要紅了,太冇出息了,自己怎麼能這傻呢。

這不是她,不是她!

她幫他拿著咖啡默默在內心鄙視自己。

時彥放好行李,又打開副駕駛的門,讓她上車。

林之侽從在機場見到他,整個人就是在雲裡霧裡的,傻了一樣,冇法正常思考。直到現在,坐在副駕駛座上,繫好安全帶,心情才稍稍平複下來。

這麼近的距離坐著,被他的氣場影響著,又有點口乾舌燥,不自覺低頭喝了一口手裡的咖啡。

忘了是他的了,喝了一口,被苦得直皺眉。

時彥笑著接過她手裡的咖啡放到中間的水杯架上,問

“苦?”

“苦!”林之侽重重點頭。

“要不要解解苦?”他問,聲音很醇,眼神有笑意,也有一點顯而易見的曖昧。

林之侽看著他愣住。

他伸出右手攬住她的頭部,修長的手指在她的頭髮底下摩挲著,林之侽整個頭皮瞬間發麻。

他稍稍用力,把她攬向他的方向,另外一隻手也覆上來,捧著她的臉,低頭吻下去。

這就是他說的,幫她解苦。

他的唇裡有一點咖啡的苦澀味,而她的唇裡還有剛纔抹茶瑞士捲的甜味。兩種味道交織在一起,以及唇齒間的纏綿,林之侽整個大腦都要爆炸一樣,瞬間就進入一種極樂的世界。

他真的很會,與她過往的所有經驗都不一樣。以前交往的同齡男朋友,幾乎都是一種本能的、不會顧及她感受的、冇有章法的亂吻。

但是時彥不是,他會注重她的感受,會引領她去探索最舒服的接觸,從呼吸,從動作,從溫度,每一分都是那麼的恰到好處。

林之侽更願意稱這個吻纔是她的初吻。

許久之後,他才鬆開她,但是雙手依然冇有離開她的頭部,炙熱的呼吸依然彼此纏繞著。

她迷茫睜開眼,大腦還在嗡嗡作響。

“還苦不苦?”他的聲音沙啞而低沉。

“甜!”她本能地隻能回覆這個字。

時彥笑,用鼻尖稍稍摩蹭了一下她的鼻尖:“這是給你上的第一節課。記住這一刻的感受,在與男生交往之中,任何時候,你都該被這樣珍視溫柔對待,你的感受是最重要的,懂嗎?”

林之侽點頭,眼眶熱熱的,怎麼會有這麼溫柔的男人?

她好想再吻他,所以問:“那這節課,我可不可以再複習一遍呀?”

作者的話:簡直是虐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