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果,話音落下時,纔看到裡邊會議桌坐著十個人正在開會,時彥坐在最前麵,看到她以及她身後的候選人,眉心微皺,但很快緩和下去,隻朝她說

“在開會,先去旁邊會議室等等。”

b會議室的門關上,裡邊隱約傳來一句聲音

“時總,什麼意思,我人還冇走,您就迫不及待找了一位銷售總監來替我?”

林之侽好沮喪,剛纔時彥微皺眉心的表情,不知是因為她在他公司上班未告知他,還是因為她帶候選人冒然進會議室,在一眾高管麵前暴露了他在物色新的銷售總監。

總之,不管哪個原因,都足夠他生氣了。

她還是未出社會的辦公室菜鳥,冇有經驗,有些雷區就很容易碰到。

安排好候選人去隔壁會議室後,她經過法務部,便進去找聽瀾訴苦。

聽瀾安慰:“時先生不是會遷怒的人,放心吧。而且麵試安排這事,真要有責任,也是他秘書的責任,她冇有安排好時先生的時間,跟你沒關係。”

聽瀾冷靜幫她分析。

她剛入職,需要處理的工作並不多,所以被市場部的總監臨時叫去幫忙,準備一個噴碼設備的展會。

她正在外網上,一張一張下載相關的產品圖片,需要列印出來整合一本宣傳冊。

林之侽聽完她的話,纔想起是那位秘書讓她帶人去b會議室的,秘書明知時彥冇開完會。

她從法務部出去,還冇去找秘書問,秘書反而先去人事部門發威了。

“你們招的實習生怎麼回事?時總在開會,怎麼就把人帶到會議室了,你們不知道招聘銷售總監,公司內部需要保密嗎?”

林之侽不是受氣的性格,一聽她的話,便直接反駁:“不是你讓我帶人進b會議室的嗎?”

“什麼b會議室?我讓你帶人去d會議室,abcd的d。b會議室是時總開會專用,你但凡熟悉一點環境,也不會把人帶到b會議室。”秘書聲音稍稍尖銳,一副得理不讓人的模樣。

“好的,我們下次會更注意。”人事經理冇有計較這事,態度很好,送走那位秘書。

回來看了一眼林之侽,安慰道:“冇事,以後注意就是了。”

“不是以後注意不注意的問題,而是人家無緣無故騎到我頭上來,怎麼能就這麼算了?”

人事經理冇說話,聳聳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工作了。

隻有旁邊的培訓主管悄聲跟她說:“秘書是時總的關係戶,加上工作能力確實很強,所以平時在公司比較橫著走,脾氣很爛。”

“時總的親戚嗎?”

培訓主管笑了笑:“反正你以後彆去撞她槍口就是了。”

林之侽也隻能點點頭。

一看時間,已經過去15分鐘了,她有點坐立難安,所以假借安排麵試之名,偷偷去b會議室外繞了幾圈,想看看他幾點開完會出來。

畢竟把那位銷售總監一直這麼晾著不合適。

她是不會承認自己是為了看時彥的,想看看他有冇有生氣。

繞了第三圈時,會議室裡邊繼續傳出來斷斷續續辯論的聲音。

唉,看來一時半會兒是開不完了。就在她繞第四圈時,手裡的手機忽然響了,是他從會議室裡發來的訊息

彆繞了,看了頭暈!

被他發現了?

“我不是故意繞的,我是安排麵試,正好經過而已。”

“嗯,不是故意的。來公司上班也不是故意的。”

這…

林之侽反覆看了好幾遍他的話,完全看不出他的態度。

乾脆轉移話題:你幾點開完會?旁邊的銷售總監已經等了15分鐘了。

發完,不到一分鐘,b會議室的門就開了,他一個人出來的,隔著幾米的距離,看了她一眼,

“在哪個會議室?”

“旁邊d會議室。”她急忙回答。

時彥便直接朝d會議室去,到了門口又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林之侽隻要不犯花癡時,人很機靈,馬上意會他的意思,急忙過來,幫他推開會議室的門,然後進去介紹他們認識。

介紹完,她又使了一個小心眼不出會議室,默默坐在時彥同一邊的位置上,煞有介事拿著筆和本做記錄。

反正她是人事部負責招聘的,這麼做,也無可厚非。

整個麵試過程,她其實冇太聽對方在講什麼,注意力都被時彥勾走了。

滿腦子都是,他聲音好好聽啊;

他好有修養,對應聘者都這麼耐心有禮;

他格局好大啊,心懷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

整個麵試過程聊了半個多小時,她就沉迷地聽了半個多小時,隻要他一開口,她就忍不住一直點頭。

直到最後,麵試結束,時彥看她

“送一下人。”

她才恍然,急忙起身送那位銷售總監出門,並且故意把自己的筆和本留在會議室,好有藉口回來。

等把人送出門之後,她急忙小跑回會議室,果然見時彥還在裡麵坐著,一手搭在會議桌上轉著她的筆,一手翻著她的筆記本。

見她進來,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林之侽又一陣耳紅心跳。

“旁聽了30分鐘,就記下這些了?”

他笑著,把她的筆記本推到她的麵前。

林之侽一看傻眼了,她剛纔真的全程花癡呀,筆記本上寫的都是他的名字

這就有點尷尬了。

轉移話題:“剛纔那位銷售總監,你覺得合適嗎?”

時彥原本還帶著戲謔的笑意看她,這會兒收起了笑容,正色看著她。

“為什麼來公司實習?”

該來的總要來,林之侽被他問的有點心慌。

但如實回答:“為了你。”

他的態度放溫柔了一點,繼續問:“這份工作是你真心喜歡的嗎?”

這次林之侽冇有馬上回答,因為她冇有考慮那麼多,她家境小康,家裡獨生女,冇有為生活煩惱過,做事全憑自己開心,對自己未來的職業規劃並不明確。

時彥目光溫柔,但是很堅定,一直等著她回答。

她隻好說:“冇有做過,哪裡知道是真心喜歡還是不喜歡,要嘗試之後才知道呀。”

時彥無奈笑了笑,她說的也並不是冇有道理。你讓一個還冇畢業的小姑娘在冇有接觸社會時,就明確自己的職業規劃,這規劃也隻能是憑空想象,不切實際。

作者的話:啊今天又是冇有卓總和聽瀾的一天。原本以為今天能寫到卓總回國和聽瀾見麵的。結果又被時總耽誤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