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很高,手也很長,在她的上方拿著手機拍攝,像是把她圈在他的懷裡那樣。聽瀾恍惚之中,想起很多年前,還是高一,陸闊請她們看電影,結果他和程晨都爽約了,隻有她和卓禹安去。那次她喝了太多碳酸飲料,一直打嗝,他幫她拍後背的場景。

那時還是高一,她生活的謊言還冇有被血淋淋的撕破,以為父母恩愛,家庭幸福,那時的美好,如今再想,已恍然如夢。

時彥在台上講完話,全場鼓掌,他風度翩翩走下台,朝他們這邊走來。

卓禹安也拍攝完了,把手機還給聽瀾後,並不打算離開,而是安靜站在旁邊看著時彥朝他們走來。

一直自動隱身的陸闊不知何時也站在聽瀾的身邊,“虎視眈眈”看著時彥。

時彥是衝著卓禹安來的,他作為生意人,早在參展的名單裡看到了在智慧家居行業裡掀起熱浪的卓遠科技,自然會特意過來認識。

隻是感受到卓禹安旁邊男生充滿敵意的目光,他腳步稍緩了一點,迅速在腦海裡搜尋這號人物,以及何時得罪過他。

幾秒之後,想起是在聽瀾打工的咖啡館,與侽侽坐在一起的男生,也是他當時刪了侽侽微信的原因,因為不想陷入年輕男女戀愛的糾葛裡。

男生對他的敵意,他完全理解,以侽侽的性格,想必在校園冇少傷這些男生的心。

但旁邊的卓禹安看他時,也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妙的表情

時彥便有一絲不解了,暗自揣測其原因。

他走近時,聽瀾急忙打了聲招呼:“時總。”以為是來找她的。

但見他隻是點了點頭,然後看向旁邊的卓禹安和陸闊。

聽瀾也朝他們看過去。

三個男人站在一起,陸闊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敵意,而卓禹安和時彥臉上都掛著禮貌且周到的笑容互相打招呼,完全窺探不到內心半分。

兩個生意人的精明儘顯無疑。

時彥邀請他們一起午餐,

卓禹安和陸闊異口同聲回答:

時總費心了。

冇空,我們約了聽瀾。

聽瀾一愣,看了眼時彥,這可是她老闆,當然老闆優先了,便說道

“我沒關係,改天再約。你們和時總去吧,我幫你們訂位。”

陸闊聽出卓禹安是想赴約的意思,所以冇有再反對,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吧。

時彥道:“聽瀾也一起去吧,我已經讓秘書訂好位置了,稍後讓她把位置發給你,這邊卓總就麻煩你先照顧。”

時彥彆處還有不少客戶要接待,敲定好午餐的事情後便走了。

陸闊在一旁不滿:“他完全無視我是幾個意思啊?就讓聽瀾照顧你,我不是人?”

卓禹安根本就冇聽他在嚷嚷什麼,注意力都在聽瀾的身上。

“你們時總人怎麼樣?”他問。

“啊?”聽瀾正在微信上跟時總的秘書確定餐廳位置,他忽然拋出一個跟工作完全無關的問題,一下不知道怎麼回答。

陸闊搶答了:“看著不怎麼樣。”

聽瀾:“時總人很好的。”

陸闊:“表麵越是周到有禮的人,越是像老狐狸一樣城府深,你以為白手起家的人會單純,聽瀾你不要被騙了。”

聽瀾無話可說,她就一個實習生,時先生能騙她什麼。

“他對你很好?”卓禹安又問。

這個問題,是他很早之前就想問的,所以他自然而然問出來,並不覺得突兀。

但於聽瀾而言,這個問題似有些莫名其妙,甚至陸闊剛纔說的話,也都有些莫名其妙。

時先生是她的老闆,是林之侽喜歡的男人,於公於私,她都不願意從彆人口中聽到這些話。

“他是我老闆,是一個很大度且有修養的老闆,不僅是對我,對公司所有同事,都很好。”

這些話並不是為了懟陸闊或者卓禹安,而是實話。她來這家公司已經一個多月了,這是所有員工對時先生的評價。

“聽瀾,你好冇意思。”陸闊對她的態度也淡了一些,心裡有點不舒服,覺得聽瀾親疏不分。

卓禹安也沉默不語了,聽瀾剛纔口氣裡對時彥的維護已足夠明顯。

聽瀾不知這個氣氛是怎麼忽然變得沉悶的,她確實是挺冇意思的一個人。

這是在工作場合,是職場,她不該把個人情緒帶出來,所以過了一會兒,她便又恢複到剛纔的禮貌與客氣,對他們說道

“上午大概還有1個小時左右結束,您兩位如果需要休息,可以去旁邊的休息室。”

卓禹安聽她語氣裡刻意表現出來的疏離,心裡微微刺痛。

到底喜歡她什麼?

高中時,情竇初開,尚且能理解是因為她長在他的喜好上,所以一見鐘情,又因初到人生地不熟的棲寧有寄情的作用,加上那些與她有關的旖旎的夢,讓這份感情不斷加深。

但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感覺應該淡了很多,而且每次回國找她看她,都是一個受虐的過程。

他到底在堅持什麼,喜歡什麼?

在休息室時,陸闊說:“要麼你就算了吧,你多接觸接觸彆的女生,或許就發現不是非聽瀾不可,天下女孩子,可愛的多的是。”

陸闊這一刻,不僅是勸卓禹安,也是勸自己。他這幾年去過無數次的棲寧,想讓程晨到森洲來工作,但是被拒絕了無數次。

此刻,他和卓禹安同是天涯淪落人。

卓禹安想了一下陸闊的建議,多接觸彆的女生?可愛的女孩子很多?

他想也未想,直接把這些念頭遮蔽了。

他不是因為想談戀愛、想找女人纔來找舒聽瀾,而是因為舒聽瀾,他纔想談一場戀愛。

是因為她,他纔想戀愛。

否則他冇時間,也冇感覺。

所以說,哪有那麼多為什麼,就是一個很玄乎的感覺兩個字,足夠讓他堅持這些年。

中午時彥的宴請,聽瀾並未參加。

這在卓禹安的意料之中,吃飯時,他心不在焉,用簡訊給她發資訊道歉

“上午是我唐突了,望諒解。卓禹安。”

知道她冇有存她的號,特意署名的。

“冇有。”聽瀾很快就回了。

“晚上能請你吃飯嗎?表達我的歉意。”

他又鼓足勇氣發了一條。表達歉意是假,想告白是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