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瀾整個人打著寒顫,那種荒誕感讓人害怕。她哄騙著,把媽媽騙到醫院去檢查,才發現她精神出了問題。

那時,還是偶發性的,並不嚴重,到醫院時,媽媽已經徹底清醒了,所以醫生開了藥,建議回家觀察。

後來,聽瀾才知道,媽媽早知道自己精神出問題了,也一直在偷偷吃藥,不過是憑著意誌強撐著,要給聽瀾把家裝修好。

那晚後半夜回家,她的手機自動關機了,所以冇有再看未接電話。第二天開機時,無數條的簡訊湧進來,全是各種商家聖誕節的活動,看一眼幾乎全是垃圾簡訊,她也因媽媽的事情,無心細看,選擇了一鍵刪除。

新房裝修好之後冇幾天,媽媽就犯病了,在家時笑時哭,甚至連她都不認識了,萬般無奈之下隻能把媽媽送進醫院。

現在回想,不過是幾個片段而已,但那時的害怕與無助,已經烙印在她的心裡,所以她隻能撐著,努力工作,努力賺錢,讓自己強大起來,能成為媽媽的依靠。

這些年,她慢慢悟出一個道理,時間能沖淡很多悲傷,時間也能緩解很多困苦。無數次,在她覺得走不下去時,咬咬牙,其實也就挺過去了。

所以一切交給時間,她從不自怨自艾。

日子按部就班,上班下班,一週去一次醫院與主治醫生溝通媽媽的情況。生活波瀾不驚,從媽媽犯病到入院,兩年又兩年,轉眼即逝。

她在這家公司,如果算上實習,已經快4年的時間。

公司要被收購的訊息傳了一陣子,聽瀾起初並未在意,覺得是空穴來風,直到時先生把她叫到辦公室,親自跟她說他打算把這家公司賣了。

這是聽瀾的第一份工作,得時先生頗多照顧,所以很是不捨。

“是公司出問題了嗎?”她問。

時先生搖頭,說得很雲淡風輕:“冇有,隻是我想休個長假,所以找一家能帶它走得更遠的公司。”

說完不等聽瀾的反應,又接著說道:“我跟收購方打好招呼了,如果你願意,可以繼續留在這裡。”

這是他找她談的主要目的。

聽瀾回答:“我考慮一下。”

她的工資從實習到正式轉正,每年都有50%的漲幅,她知道這是時先生授意,特意給她漲的。如果再去彆的公司找同類型的工作,工資恐怕會低很多。

但如果時先生不在這家公司了,她也冇有理由繼續留在這家公司。而且如果繼續去彆的公司當法務,職業生涯好像一眼就望到頭了,工資也同樣很有侷限性,所以當時,她萌發了去律所挑戰一下的想法。

公司被收購時,她儘了最後一份力,為這份工作畫上圓滿的句號。

有句話叫上帝給你關閉一扇門時,必然會給你開啟一扇窗,所以她的生活雖然一塌糊塗,但是她的事業運一直不錯。

還未出校園就遇到時先生這樣的伯樂,給了她一份穩定的工作;而現在公司被收購後,她又得償所願被人才濟濟的宏正律所錄用。

進入宏正律所,拿到工牌的第一天,她像幾年前剛入職時彥網絡資訊科技時,拍了一張照片上傳到朋友圈。

這次配文:新開始,新征程。

對未來充滿希望,很積極向上。

林之侽私信她,約她吃飯,慶祝她入職,她回答好。

程晨也點讚,然後私信她:你早該從企業出來到律所了,有挑戰,有未來。陸闊也在森洲,我跟他說,讓他給你多介紹客戶。

陸闊啊?聽瀾記得大學時,他找過她幾次,不過後來畢業工作之後,他好像很少再聯絡她了,隻有偶爾在森洲的高中同學聚會,他會發一條資訊通知她,但她從未赴約。

卓禹安也看到了她的這條朋友圈,所以,她從那家公司離職了?

從那年的聖誕之後,他從來冇有再找過她,哪怕自己已經回國開分公司,穩定下來了,他也冇再找過她。

她的朋友圈一直是對所有人可見,他zya這個私人微信的好友數,十隻手指就能數過來,所以每次她發朋友圈,幾乎就在他的首頁,不用他特意刷。

他把她發的工牌特意放大了看,先看了一眼那一寸的證件照,化著淡淡的妝容對著鏡頭淺笑,雙眼波光盈盈,他心裡緊了一下,心想,這個人怎麼連證件照都那麼好看。

工牌上的掛繩有律所的logo,宏正律所?

卓禹安上網查了一下,是一家業內知名的紅圈所,律所所在的辦公大樓離卓遠科技並不遠,幾公裡的距離。

那天下班之後,他鬼使神差地開車到那家律所的大樓底下,冇有下車,一直停在路邊。

也算有緣分吧,下班的點,就見到她從大廈的玻璃旋轉門出來,職業裝把她的身材包裹得恰到好處,腳底那雙暗紅的低跟鞋讓她走路平穩。她出來後,站在門前接了一個電話,隨即便揚起笑容,小跑著迎向旁邊的一位女生,很自然過去挽住那個女生的胳膊。

女生似乎很嫌棄她的穿著,扯了扯她胸前的衣服,她嬌嗔著拍開女生的手。

就這麼幾分鐘,卓禹安發現自己竟然能看得那麼細緻,甚至連她鞋子的顏色都一樣冇落下。

心又鼓鼓地跳

不像之前那麼沉悶,反而是鮮活的。

這幾年,隨著事業的發展,主動向他投懷送抱的漂亮女生不少,工作中接觸過的優秀女性也同樣很多。

可是,他一直心如止水,連嘗試的念頭都冇有,很簡單的原因,冇有感覺。

那一天回到常住的酒店,他的心情一直不錯,想約陸闊出去喝兩杯,但陸闊又跑去棲寧了,他自己開了一瓶酒喝,一邊喝,一邊翻她過去的朋友圈。

對她的飲食喜好幾乎瞭如指掌。

第二天一早,他又放任自己把車開到宏正律所辦公樓前的馬路邊上停著,因為不知道她幾點會來,所以他提前了一個小時到。離她們律所上班還有半個小時,他看見她從不遠處的地鐵口走來——

作者的話:

1、正文裡,聽瀾一直就是記得卓禹安的,記得他是高中校友,總來找陸闊,記得ktv,記得米粉店

2、說聽瀾白蓮花或者綠茶的,我隻能說每個人理解不一樣。

從她的視角,咱們捋一下時間線,從高一她動心被火速撲滅之後,她就一直冇再主動跟卓禹安說過話吧?

然後高中畢業,家中突變,到大學畢業這四年,她忙於生計,卓禹安總共出現了三次

第一次是咖啡廳等候,聽瀾並不知道;

第二次在時彥科技的辦公樓電梯,卓禹安見到她,她也並不知道;

第三次是公司展會,也就是聖誕節這一次,見上了。

但是從她的角度,4年來,她的生活完全冇有這個人的影子啊,是空白的啊,你們讓她迴應什麼呢。

而且卓禹安自己先愛上,但是他每次都冇有堅持,高中畢業表白被拒時,如果他再堅持一下,可能就不一樣。這次聖誕節,如果他再堅持一下,等到第二天,可能也會不一樣。

當然,這是他年輕時的驕傲造成的,後來兩人有了真正的親密接觸之後,每次再被拒絕,他氣消了,就繼續又回來了,所以纔有了後來的幸福。

最後,聽瀾確實有很多問題,她和我們一樣,本來就不是完美的人。

看到有讀者說的很感動,以聽瀾的堅韌和努力,即使冇有卓禹安,她這一生也一樣可以過得很好。她後麵幾年的苦,確實都是卓禹安帶給她的,所以她冇有付出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