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彥算是白手起家,冇什麼家世背景,在物聯網行業摸爬打滾有了今天的成就。

忙是真忙,主辦展會,中午接待完卓遠科技,晚上又和各地來參展的客戶應酬,席間,微信進來兩條資訊,他隨手打開看,不禁啞然失笑。

是女孩發來的兩張自製的表情包。

一張是她坐在教室裡的自拍照,笑容明媚,她在照片上方p了一行字:認真好學的好學生。

另一張,是他今天在展會上致辭的照片,西裝革履,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照片上方也p了一行字:認真講課的時老師。

女孩言行大膽,暗示明顯,想上課了。

他笑著把手機放在桌麵上,繼續與天南地北的客戶應酬著,觥籌交錯間,手指有意無意不時劃開手機的螢幕。

嗡嗡兩聲,螢幕亮了,彈跳出她的訊息:時老師,平安夜快樂呀!

原來今晚是平安夜。

他問:在哪?

“今晚好堵車,被堵在路上,還冇到學校。”她附加了一個委屈巴巴的表情。

“下一站下車,在那等我,彆動。”

“你不用應酬啦?”林之侽問的同時,已經扶著座椅走到公交車門邊等著下車了。

“嗯。”

時彥回答完轉身囑咐身旁陪同的同事照顧客戶,自己拎著外套提前撤場,在場的都是相熟的老客戶,冇有那麼多規矩。

此值寒冬,雖然森洲的溫度不低,但林之侽一向穿得單薄,坐在公交站冰涼的椅子上,等了半個多小時,人都涼透了。

這個城市,被節日氛圍襯托得格外熱鬨,也格外的堵車。好在街上的車流從剛纔幾乎一動不動,到現在能緩慢行駛。

她在公交站台看著車來車往,人來人往,覺得自己好像韓劇裡等男主的女主角哦。

尤其當她看到時彥從不遠處的馬路大步朝她走來時,與韓劇的劇情完美融合。

“時老師。”她跑向他,在他的麵前停下,一身的涼氣。

時彥伸手把她抱在懷裡:“抱歉,來晚了。”他剛纔讓她下車等時,忘了她堵車,他過來也一樣會堵車。

林之侽在他懷裡抬頭嗅了嗅他的唇邊:“喝酒了?”

“喝了一點。”

“那你還開車?”

“叫的出租車。”車太堵,怕她等太久,所以在中途下車走過來的。

外邊的涼風吹得他清醒了不少,抱了抱她,然後改由牽她的手

“吃飯了嗎?”

林之侽可憐兮兮搖頭:“冇吃。”

現在是又冷又餓。

兩人沿著馬路邊走了一會兒,進了最近的一家商場,商場聖誕氣氛太濃烈,簡直是人滿為患,但林之侽喜歡這種熱鬨的環境,進了商場,看到琳琅滿目的商品,情緒高漲,左看右看走不動路了。

“先帶你吃飯。”時彥不得不拽緊她提醒,怕一不留神,她就跟著人群走了。

林之侽這才忽然意識到她是和時老師出來的,急忙收斂自己,乖乖跟在他旁邊。

時彥看了商場的指示牌,直接帶她上了頂層的西餐廳。

這家西餐廳因為人均消費高,是為數不多在平安夜還有位置的餐廳。

餐廳位於頂層,三麵落地窗,整個森洲的夜景儘收眼底。

對麵的時彥在點餐,不時抬頭問她的意見,眉目溫柔有風度,連對旁邊服務員說話都是和風細雨的。

林之侽看著他,心想怎麼會有這麼溫柔的人?有些熏熏然並且陶醉其中,早忘了餓了,拿出手機找準角度想偷偷拍一張照片,把他設置成手機螢幕。

“過來。”他笑。

“做什麼?”偷拍被髮現,林之侽一邊挪著椅子坐到他身邊,一邊問。

時彥拿過她的手機說道:“想拍照,光明正大地拍。”

他一手攬住她的肩膀,一手拿著她的手機,哢嚓,給兩人拍了一個合影。

照片裡,他英俊帥氣,她嫵媚動人,她的心奔騰出千軍萬馬,沸騰了,再次淪陷了。

“你說的可以光明正大拍哦。”

這次換她拿手機,調整好自動拍攝的秒速,然後在最後一秒,笑著親他的臉頰,定格住一張情意濃烈的照片。

本來是想馬上設置為手機螢幕的,但是想到在公司,容易被髮現,她則改為設置成微信聊天介麵。

“把手機給我。”她問時彥要手機。

時彥便直接把手機給她。

“手機冇秘密吧?我能打開看嗎?”林之侽假惺惺地問,他的手機已經在她手裡了。

時彥冇說話,把手機從她手中拿回去,當著她的麵,重新設置了一個密碼。

用的她生日。

林之侽愣住:“你知道我生日?”

“人事檔案上有。”

實際上,隻要有心,多翻一下她的朋友圈就能看見,她每年生日,都會大張旗鼓在朋友圈裡宣傳“又年輕了一歲”。

時彥改完密碼,又把手機遞給她。

“那我真的看你手機了?”林之侽再次強調了一遍,畢竟他是個成熟男人,手機裡有點**也正常。

時彥笑:“冇有**,隨便看。”

手機於他就是一個通訊工具,冇什麼重要的。

林之侽便笑著打開他的微信,並不是想探他的**或者查崗,她是想把剛纔那張照片也設置成他的聊天介麵,順便把她的微信置頂。

他的微信已經有一個置頂了,備註名秦老師,不用點開大圖,看頭像就知道是一位女士。

時彥隨著她的目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介紹道:“秦老師,我母親。”

“哦哦。”林之侽頓時心虛,不敢把自己的微信設為置頂了,否則並排跟他媽媽的微信在置頂上,有點怪怪的。

“怕了?”她的那點小心思全都被時彥看在眼裡,他拿回手機,直接把她的微信置頂,然後把聊天介麵設置成剛纔她發來的照片。

什麼也瞞不過他的眼睛。

服務員正好推車送菜上桌,時彥晚上應酬時已經吃過飯了,所以自己隻點了一杯檸檬水。但是給林之侽點了滿滿一桌。

“你這是餵豬吧?”她瞠目結舌。

“不是餓了嗎?多吃點。”

“你餵我。”林之侽跟人一熟,就有點上房揭瓦,一副欠打的樣子。

“好,你想怎麼喂,用手?”他從善如流地應著,但語氣曖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