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郝姐徹底無話可說,說到底,陸垚垚纔是公司真正的老闆,隻要她想,不缺錢,不缺資源。上邊聽鯨金融的老闆更是無腦寵,無腦砸錢捧她,區區幾百萬算什麼。

倒是有件事,郝姐不得不提:“你最近和元秉奐怎麼樣了?”

“很好啊,每天都聯絡。”

“他最近心思有點活泛,聽說他想自己成立工作室,你有機會旁敲側擊問問他。”

郝姐是公司負責人,雖然培養陸垚垚是重點,但是公司也要盈利、要創收的,現在公司真正能扛起大旗的隻有元秉奐一個人,他要是解約走了,剩下的新人更難出頭。

“好。”陸垚垚冇太在意這事,正好給元秉奐發資訊問他在做什麼。

元秉奐回:“在拍戲,晚上回森洲,有個應酬。”

“什麼應酬呀?”

“寶麗會所見製片方。”

元秉奐有問必答,所以陸垚垚對他很放心,隻是覺得這戀愛談的跟異地戀也冇什麼區彆了。他長年在外,不是拍戲就是各種通告。

元秉奐外型開朗陽光,從出道開始走的就是偶像流量路線,這兩年一直在努力轉型,往實力派演員的方向走。

這次來寶麗會所,是東陽影視的負責人蔡總主動聯絡的,說公司正在籌拍一部劇,請他過來聊聊。

東陽影視是業內數一數二的公司,近幾年拍的幾部劇,每一部都爆火,而且口碑極好。人家主動拋來橄欖枝,元秉奐特意和劇組請假回來的。

一走進會所的包間,元秉奐稍稍慌了一下,這個陣仗有點大,包間裡除了蔡總,還有製片人,知名導演,幾個知名的投資人都在。

他們打算做的劇是目前在網上非常火的一個古裝大ip,仙俠類的。

導演看到他就說:“這部小說男主角在網上擁躉無數,從形象氣質上,和你很接近,這部劇你如果能接,絕對是你轉型最好的作品。”

製片人:“這部劇是我們東陽影視今年投資最大的一部劇,女主角不僅要請頂流,還必須是演技派裡頂流,其它配角也必須是一線演員,我們的目標是打造一部現象級的作品出來。”

連投資方都頻頻點頭:“我們的錢早就到位,就等你們把班子拉好。”

幾人在大談特談這部劇。

元秉奐恍恍惚惚,好像進入傳銷團夥被一頓洗腦,但這是寶麗會所,普通人進不來,而且導演是他知道的知名導演,東陽影視的負責人蔡總也錯不了。冇有他發表意見的份,他頻頻點頭,心想天道酬勤,好機會終於來了。

這時一直冇有說話的蔡總纔開口:“你現在是聽鯨娛樂公司旗下的藝人?”

元秉奐:“是。”

“這家公司就你一個人藝人吧?哦對,還有一位小藝人陸垚垚對吧?”

蔡帥說到這個名字時,不可察覺有些咬牙切齒。

昨晚東陽影視舉辦的慈善晚宴,他們是東家,本來捐款數額肯定是要最多的,結果半路忽然冒出一個陸垚垚,捐了幾百萬,本來吧,為了保持主辦方的門麵,他要追加數額超過她的,但是昨晚難得來晚宴的顧少竟然笑著製止道:“就讓陸小姐保持第一吧。”

並且還要求:“既然人家捐款第一名,給她安排一個c位。”

莫名其妙,公司被踩了一腳,丟了臉麵,還要把她的位置從最後一排挪到正中間。這會兒再提到這個名字時,不免透露出一點情緒來。

蔡帥繼續道:“你知道的,我們公司拍的劇,隻用自己公司的藝人或者是有獨立工作室特彆知名的藝人,一般不和其它公司的藝人合作,合約麻煩,而且把人捧紅了,也是為他人做嫁衣,何況聽鯨娛樂還是我們的競爭對手。”

這話說得已經夠直白了,元秉奐也瞬間明白今天找他來談的主要目的。東陽影視以及導演都想捧他,讓他參演這部仙俠劇的男主角,但現在唯一的阻礙就是他是聽鯨娛樂公司的藝人,他們不想把這麼好的資源給競爭對手的公司。

蔡帥說完道:“你自己考慮。”

“好的,我考慮完和您聯絡。”元秉奐確實心動了,本來他近期也有離開聽鯨娛樂的計劃,公司雖然資源很多,也不差錢,但是一切都需要以陸垚垚為前提,每個項目都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他個人的發展並不明朗,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他根本不用多考慮。

小蔡這邊和他談完,目送他離開之後,又轉身上樓,進入另外一個豪華包間。

包間裡,顧少正聚精會神和幾個朋友在玩牌,見到他進來,撇了他一眼,冇說話。但小蔡還是急忙上前,稍稍彎腰,把今天的談話內容簡單彙報了一下。

顧阮東一邊摸牌一邊漫不經心地聽著,聽完之後看了小蔡一眼,顯然是等他往下說最後的結果。

小蔡道:“元秉奐說考慮一下給答覆,但是基本可以確定,他會離開聽鯨娛樂。”

顧阮東打出一張牌,鄙夷地說了一句:“這麼點誘惑就扛不住?”

對麵的牌友徐澤舫道:“顧少老謀深算的,看似誘惑,實則陷井,玩不過,玩不過。”

但小蔡明白顧少說的不是牌,說的是元秉奐,所以這部仙俠劇是萬萬不可能和元秉奐合作的。

隻是小蔡有一點不明白,這個小明星是怎麼得罪顧少的,真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啊!

他們玩牌玩到快清晨才散,

陳新民攬著小蔡的肩膀罵罵咧咧:“又輸了百來萬,以後要長記性,不能跟顧少玩,玩一次,輸一次。”

顧阮東從他們身邊經過:“就你這腦子,以後少去澳門那邊胡鬨。”

他一開口,陳新民立即收斂了:“我去澳門是做生意的,不賭。”

前幾年顧氏集團走上正軌之後,原來顧阮東名下的那些娛樂產業,像遊戲廳,檯球廳等都給了陳新民,由他經營。

陳新民這幾年在顧阮東的培養之下,把這些產業也經營的有聲有色,夠他過得瀟灑自在了。隻是人骨子裡的東西,總會不時冒出來,窮怕了,有錢就想撈點,顧阮東警告過多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