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晚的漁人碼頭雖然燈火璀璨,隨處泛著金燦燦的光芒,但整個環境出乎她的意料,非常的寧靜,幾乎冇什麼人影。

陸垚垚平日很少一個人出行,剛纔在氣頭上,從酒店獨自跑出來,在四周都是歐式建築群的街道上,漫無目的走了好一會兒,等平靜下來時,發現自己迷路了。

她冇有什麼方向感,更冇有什麼獨立能力,平日不管去哪,身後都有人幫她安排得妥妥噹噹的。

本可以聯絡郝姐或者姍姍來接她,可她現在和元秉奐賭氣呢,就這麼灰溜溜回去,顯得特彆冇有麵子,而且她也想知道元秉奐會不會發現她不在酒店,會不會來找他?總之是任性脾氣上來,就偏不聯絡他們。

耳畔隱隱有海浪聲,前邊長長巷子的儘頭,似能看到從對岸延伸過來的友誼大橋,像一條金色的線條,美輪美奐。

她便一頭鑽進小巷子裡,打算穿過這條長長的小巷到海邊走走。

小巷旁邊是高高的建築,建築裡邊偶爾傳出幾句歌聲或者歡呼聲,在靜謐的夜裡格外刺耳,幾個霓虹燈的招牌上掛著酒吧、電子遊戲廳等字樣。

她後知後覺地感到害怕,這樣的小巷子,一個年輕獨自行走的女孩,如果運氣不佳碰到壞人越想越害怕,心開始怦怦亂跳,快要哭了,不由加快了腳步想快點穿過這個小巷子。

才走到一半,其中一棟建築的門忽然打開,走出來七八個黑衣男子,站在巷子中間談話,正好把這個小巷子堵得嚴嚴實實的。

她腿都軟了,靠在牆邊不敢再動。

看不清這些人的麵孔,隻看到為首的男人在抽菸,一名一滅的煙火裡,隻能隱約看到他的輪廓。

這時黑衣男子似乎也朝她這個方向看過來,她急忙低頭不敢再看,手裡緊緊拽著手機往回走,本來就膽子小,整個人都慌了,她會不會命喪於此啊?

想爺爺,想陸闊,想爸爸瞭如果她這麼死了,他們肯定傷心欲絕吧?

一邊往回走,一邊胡思亂想之際,身後那群黑衣人裡,似乎又冒出來另外一波人,接著就是打鬥的聲音,她冇敢回頭,打鬥似乎特彆慘烈,叫罵聲也不絕於耳。

粵語裡夾著普通話,普通話裡又夾著英語,但每個罵人的詞彙都無比精準。

她從小蜜罐裡長大,哪裡經過這種場麵,再顧不得麵子,給郝姐打電話,哭著讓她們快來接她。

電話一掛斷,有疾風從她身側掠過,似乎是打鬥的人群朝她這個方向跑來了,她嚇了一個踉蹌,靠在了牆邊,臉色蒼白。

有幾人她身邊跑過,一個個凶神惡煞看向她,因打紅了眼,眼裡都是殺機。有一人經過她身邊,拿著明晃晃的刀在她麵前揮舞了一下,她啊地驚叫一聲,捂住了雙眼。

忽地,一個衣服從她上方罩下來,她驚叫之餘,隻感覺自己被摟進一個懷裡,有一股好聞的淡淡的菸草味。

這人並冇有惡意,反而還安撫道:“彆怕、彆怕。”

莫名讓她平靜下來,彷彿這件衣服像一個金鐘罩,隔絕了外邊那些打打殺殺和危險。

“小孩,不是跟你說過,遇到這種事不要看嗎?”

陸垚垚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在哪裡聽過這句話。

他就這麼一直護在她的前麵,直到四周歸於平靜,直到不遠處有警車的聲音以及她手裡的手機鈴聲一直不停地響,衣服外的人才鬆開她。

她急忙扯開頭上的衣服,想看清剛纔的男人,但是哪裡還有影子?

隻有從警車上匆忙跑下來的一臉著急的郝姐和姍姍,還有元秉奐。

看到她們,她委屈得眼淚直掉,雖然知道今天這事,是她自己的責任。

“寶貝,怎麼了,傷到冇有啊?”郝姐跑過來上下看她,是真關心,接到她求救電話,真是魂都嚇冇了,真要在澳門出事,她也完了。

陸垚垚不回答,雙眼含著淚瞪著元秉奐,她出來這麼久,他竟然一個電話都冇給她打,也冇管她死活,太過份了。

元秉奐也有點內疚,解釋道:“我以為你在自己房裡。”

“你一點都不關心我!”

陸垚垚手裡拿著剛纔那件黑西裝外套,氣沖沖走了,一句話都不想再跟他說。

元秉奐就在身後跟著,也冇有再說話,他心裡也不舒服,本來他就明確說不出來玩了,她自己非要過來,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和能力,來的話,倒是把助理或者工作人員帶上啊,自己來了出事了,隻會給人添麻煩。

“這是誰的衣服?”郝姐上車後問,剛纔就看到她手裡拿著這件衣服了。

“一個好人。”她也遺憾,冇看清對方的臉,反正是好人冇錯,否則剛纔她也不知道會出什麼事——

這邊的港口依然是寧靜無波瀾的,陳新民和徐澤舫等人見到顧少最後一個慢悠悠跟上來,都麵露愧色,今天這事冇辦好,太操蛋了。

本來開設賭.場的場地已經談得差不多,就差簽合同了,結果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來,一個澳門本地人也想搶這塊地,雙方一談,誰也不讓,談崩了,當場就打起來了。

他們都知道顧少這幾年最煩的就是打打殺殺的,不文明。但是陳新民和徐澤舫等人,冇有那麼好的定力,還是動了手,這會兒看他臉色不好看,就知又闖禍了。

“顧少,那幫孫子”陳新民還想解釋一下。

“都回去吧。”

出乎意料,顧少冇說話,隻是經過他們擺了擺手,徑直駕車離開了。

陳新民等人麵麵相覷:“這是怎麼了?”

“不會受傷了吧?”

“應該冇有吧,他剛纔冇動手,旁邊有我們的人跟著。”

酒店裡,顧阮東脫了黑襯衫外套,勁瘦的後背上,有兩道青紫的棍棒打過的痕跡,剛纔護著陸垚垚時,被哪個不長眼的輪了兩下,為了避免她害怕,他冇反手。後麵他的人打回去了。

該慶幸,這兩棍子不是打在她身上,不然那細皮嫩肉的,該疼了。

作者的話:新的一年,祝大家平安喜樂,看文開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