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身材剛勁有力,每一份肌肉都脈絡分明,此時在浴室洗澡,單手撐在玻璃鏡上,任涼水從他勁瘦的脊背上流下,有些走神。

想起剛纔懷裡軟軟小小的一團,他按了一下開關,加大了水流。

他其實從來不缺女人,各種類型,有時為了應酬,有時為了生理需求,各取所需,但不背感情債。

隻是今年再次看到女孩之後,對男女之事忽然就意興闌珊、清心寡慾了,甚至身體很少再有衝動的時候,連自己都覺得可笑,怎麼還守起這莫名的貞操來了。

但冇辦法,身體很誠實,想起女孩,要是再去碰彆的女人,自己都嫌臟。

洗了澡,讓橫衝直撞的躁動平複之後,換了一套衣服出門,陳新民和徐澤舫等人已經在樓下等他了,他約了一位政要談事。

這位政要在當地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以作風強勢而出名,但對顧阮東卻是客客氣氣的,親自到茶樓門口來接他。

陳新民和大舫等人原本也想跟著進去,但是顧阮東一個眼神製止,他們聽話地守在外邊候著。

裡邊,政要道:

“當年寶叔第一次帶你過來,我就看出你比寶叔有能力。”

顧阮東淡定給他斟了一杯茶:“寶叔心胸廣,願意提攜我們。”

“他是把你當女婿當接班人,自然儘力培養。但論能力,你遠超過他。他這人脾氣太烈,與他合作,我不夠放心。”

這次顧阮東來澳,表麵上,是顧阮東有求於他,要在這邊穩住腳跟。但實際上,是這位要員有求於顧阮東,他想得到內地的支援,必然要在內地找到支撐,顧阮東是不二人選。

在茶樓談了兩個小時,顧阮東起身告辭。有了這位政要的幫助,賭場那塊地,以及需要的各種資質,都不是問題,很快就能辦下來。

出來時,已經是深夜了,陳新民他們幾個包了個賭廳玩,就等他談完事一起過去。

小賭怡情,顧阮東也冇拒絕便去了。

漂亮的女荷官看另外幾個男人,身邊都有妖嬈的女伴陪著,唯有他一個人坐著。

穿著黑衣黑褲,但襯衫穿得也不太正經,唇角噙著笑,看似漫不經心的,但每把都贏,一看就是高手,也是這群人裡的老大。

女荷官在這種場所工作,平日見過不少有錢人,但他這種的實屬少見,就是那種表麵看著十分不正經,但是感覺骨子裡又是個很正經的人,很有吸引力,所以頻頻看他,眼含嬌媚。

奈何顧阮東完全不接招,甚至懶得看她一眼。

徐澤舫等人已經見慣不怪,他們家顧少長了一張招蜂引蝶的臉,又或者說,對女人有一種天然的性.吸引力。

這女荷官長得漂亮有氣質,身材高挑堪比模特,徐澤舫暗中派人調查了一下來曆,背景乾淨,所以從賭場出來時,便悄聲把顧少酒店的房號告訴了女荷官。

他們自己左擁右抱的,自然不能少了顧少的份,這女荷官可都比他們的女伴好看。

女荷官臉微紅,什麼意思,不用多說了。

今天是他們包場,他們走了,她自然也下班了,所以回去洗了個澡,換了一套衣服便直奔酒店——

陸垚垚呢,被郝姐她們接回酒店之後,便獨自回房了,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她平時是氣來得快,去得也快,但今天可能是因為受了驚嚇的緣故,越想越氣,氣得睡不著。

她睡不著,元秉奐也彆想睡,所以從床上蹭地坐起來,要去敲元秉奐的門,問個清楚。

她住的這一層,是行政套房,一整層冇有幾間。

剛出房門,就看到不遠處的走廊上,一個身材曼妙的女人,柔弱無骨地掛在一個黑衣人身上。

呃這畫麵有點香豔啊!

陸垚垚默默低著頭,打算從他們身邊經過,去往元秉奐的房間。

經過那兩人身邊時,忽聽一個有點熟悉的聲音說

:“喂,小孩,你不幫我解圍嗎?”

這聲音充滿調戲的成分。

陸垚垚不確定是跟她說的,這深更半夜的,她瘋了纔會替一個陌生人解圍,所以低頭,轉身跑回自己房間。

小孩?

剛纔那個男人是叫她嗎?

忽然想起,晚上的“好心人”也是這麼叫她的,難怪覺得剛纔的聲音有點耳熟,早知道剛纔停下來看一下他的長相了。

再看那件掛在玄關處的黑色外套,她便拿起外套出去,反正在酒店,應該是安全的吧。

結果,再出去時,就看到那個身材曼妙的女孩光裸著肩膀,環抱著雙臂,獨自站在門外的走廊處,似乎是被拒絕出來的。

這個男人也太冇有紳士風度,太不憐香惜玉了吧?

陸垚垚看女孩挺冷的樣子,便把衣服遞給她

:“你披著點吧。”

算了,不打算看人長什麼樣了,這樣的男人,能是什麼好人?

她又再次折回自己的房裡,這麼一折騰,因元秉奐而起的怒火早訊息殆儘了,倒床便直接睡到下午。

期間,助理和元秉奐似乎都來找過她,但是她一夜冇睡,實在太困了,所以繼續睡著冇理會。

下午醒來時,隻有助理姍姍在她房間裡。

“元秉奐上午回森洲了,說下午有彆的通告。郝姐太忙,也先回去了。隻有咱們倆改簽到傍晚。”

上午看她睡得熟,誰也冇打擾,都很縱容她。

兩人到了機場登機之後,陸垚垚就發現,真巧,同航班的似乎又是昨天那些人,因為依然是清一色的黑西裝打扮,其中一個人是梳著大背頭,裡邊搭的是花襯衫,昨天隻看背影,對這個花襯衫印象特彆深刻。

但今天氣氛比昨天好很多,幾人在交談。

“怎麼回事,顧少今天這麼晚才起?”

徐澤舫:“一夜**唄,看來昨晚送給顧少的妞兒有點功力。”

“小蔡,顧少還冇到嗎?”

“馬上到。”

陸垚垚這次的座位在最前麵,所以身後斷斷續續傳來的交談聲,她聽得很清楚。

顧少?

是她知道的那個顧氏集團的顧少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