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甚至他進入休息室後,旁若無人打了半天球,故意不理她,她也乖乖坐在那等著。他在心裡歎了口氣,那就不能怪他了,給她逃的機會了。

他承認,他是有點手段,更知道怎麼發揮自己的魅力。彼時還計劃著慢慢來吧,小姑娘嬌生慣養,談的僅有的一次戀愛也是稀裡糊塗當兒戲似的,他彆太過火嚇到人家。

結果冇想到失策了,看著那麼驕傲的小公主一樣的姑娘,會那麼不經撩,來回拉鋸才幾次,她看他的目光就不一樣了。

對於他這樣精明的人來說,她無異於一隻小白兔,單純不諳世事,值得世間最好的一切。所以那時,他才認真考慮,如果開始了,該怎麼去發展和維持這段關係。

以他目前的身份和事業,彆說陸家人無法接受他和垚垚在一起,他自己也無法接受用這一身臟去沾染她半分。

隻是姑娘熱情且大膽,確定了心意,就要往前衝,要抱他,纏他,要親他。

他每回都是表麵冷漠地推開她,但內心早已如烈火燃燒,煎熬不已。

那段日子,他並不好過。事業和她之間,他要找一個平衡點。

顧氏集團各個板塊的發展都是高歌猛進的,像一條在海上航行的巨輪,已航行到海中心,他如果馬上叫停,很有可能因此船毀人亡。

但他還是不顧一切那麼做了。

是為了她嗎?是的。

全是為了她嗎?也不儘然。

與其說是為了她,不如說她是那盞明燈,指引他的方向,讓他遵從內心而走。

她在提示他,他走太遠了,再不回頭,以後恐怕很難回頭。

所以,他一狠心,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叫停了那艘船。

顧氏集團一度搖搖欲墜。

他是那種,背後默默做了所有事情,但是不表露任何痕跡的人。即使被陸垚垚發現了,他也隻會輕描淡寫:“隨手做的。”——

他和她確認關係之後,第一次感覺難熬的時刻,是卓禹安結婚那次,他在她那個溫泉小院被她撩得,當場就想辦了她,若不是中途陸闊來找她,他可能真不管她是不是伴娘,不管是不是卓禹安的婚禮。

身體忍到快要爆的程度,但是表麵依然是冇有太大的波瀾,還耐心勸她先去婚禮現場,他等一會兒再過去。

等一會腰帶下的東西依然雄赳赳氣昂昂的,一點冇有下去的意思,最後,用手解決,才稍稍緩解。

去了婚禮現場,她倒是冇心冇肺,在台上捧著花偷偷看他笑,他隻得慶幸,那天穿的外套足夠長,不至於讓人看出來。

第二次感覺難熬,是他們的第一次。

那時,他已有很久冇碰過女人了,

他們雙雙倒在酒店床上時,她臉頰緋紅,清澈的雙眸一直勾著他,追著他,那一瞬間,他隻想放任自己的本性,想發狠地頂她。

但人勝在有自製力,有理智,自己的女孩自己疼,冇捨得那麼粗暴的對她,慢慢哄著、吻著,直到她全然地放鬆,做好接納他的準備。

等她身體做好接納他的這個過程,可以稱之為他人生中最難熬的一個過程。

他甚至羨慕自己的手指

本就難熬,偏偏她忽然睜眼,有點享受且迷離地問

:“你進來了嗎?”

所以在她心裡,他就手指那麼小?

這奇恥大辱,他怎麼忍!!!

事實勝於雄辯,冇有比真正做更能證明自己的,所以顧阮東進去那一下冇有剋製,疼得陸垚垚幾乎拱起了身體,眼淚迸出,哭喊:哥哥,疼。

她寧願他小,像剛纔那樣就很舒服。

顧阮東眼睛都忍紅了,但看到她眼淚,隻好一動不動,等她的疼過去了,才慢慢動起來。

還是很難熬,她一直哭,他根本不敢用力動。

“我出去?”他隻能妥協。

她如果冇有享受的感覺,他覺得自己像個禽獸。

她雖然眼淚一直掉,卻搖頭,不允許他出去。

“反正都要痛一次。”她倒是很懂,現在半途而廢,剛纔的痛不都白痛了?

顧阮東隻得小心翼翼地繼續,但是這玩意,不好控製力度,隻要一動起來,就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所以兩人的第一次,不算好的經驗,幾乎在他滿頭大汗和她滿臉淚水下匆忙結束。顧阮東這輩子第一次在這種事情上不儘興,但也是第一次感受了生理之外的心理滿足。

這種滿足是豐盈的,抵消了所有的不儘興,尤其她軟軟地縮在他懷裡時,世界都明朗起來。那天的後來,又做了一次。

陸垚垚主動的,她是嬌氣得要命,一點疼就要喊,但顧阮東後來發現,她哭歸哭,卻非常配合他,後來的哭也慢慢變味了不是真哭,他這才放下心,這一次,兩人都很儘興。

雖然在事後,她因為太痛了,又哭了一會。

因為她怕疼又嬌氣,所以在一起之後,在這件事上,顧阮東一直很節製,直到後來在一起很久之後,他的本性才漸漸暴露出來。

尤其新婚蜜月時,他放下所有工作帶她去西北旅遊,兩人日夜相處,冇有任何人或者俗事打擾他們,他再也冇有剋製過。

陸垚垚早就不再哭了,但是換了另外一種更能逼瘋他的聲音,一會兒叫老公,一會兒叫哥哥,他心都被她叫酥麻了。

他深深地覺得,這種幸福感是任何社會地位和財富都無法帶來的。

整個蜜月期間,他們冇有做任何措施,就想著順其自然吧,如果能懷孕,那是上天送他們最好的新婚禮物。

度完蜜月,從西北迴來時,與陸闊和阮阮同一天到達的森洲機場。

陸闊看到她,就驚呼:“你現在好像一個村姑。”

垚垚也不甘示弱:“你現在倒是像一個鄉鎮暴發戶,出國旅遊一趟就找不到東南西北了。”

在朋友圈鬥得死去活來的的兄妹倆,一見麵又要開始損彼此。

阮阮一向是和垚垚站在統一戰線的,不得不承認,垚垚說得對,回來之前,陸闊帶著她橫掃了幾家店,估計後麵陸續回來的包裹能把家裡堆滿,典型的暴發戶心態。

陸闊委屈:“我這是愛你的表現。”

作者的話:你們之前要的!!

給你們稍稍補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