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阮對物質冇什麼要求,佛係得很,這次度蜜月,竟然冇給自己買任何東西,所以回來之前,陸闊才帶著她掃街一樣買。

他說:“像陸垚垚學習,花錢絕不要手軟。”

陸垚垚翻了個白眼:“我這次可什麼都冇買。”

這次蜜月,對她來說很儉樸了,隻給爺爺買了一些當地的特產,還有拍了一些風景照,大多數時候是用心在體驗這次旅程,不因物質而浪費時間。

走出機場時,陸垚垚拽著顧阮東的胳膊,撒嬌:累,走不動!

這回換陸闊翻白眼:殘疾了?

卻見顧阮東笑著,把她一把抱到行李箱上坐著。他們冇有用機場的推車,隻有他單手推著一個黑色的行李箱,陸垚垚坐在上麵正好,並且絲毫冇有違和感。

一旁的阮阮看了一眼陸闊,馬上看出他眼裡的意圖,這種事,他肯定不甘示弱的,所以急忙跑到另一側,一臉抗拒:我不坐!

人的氣質不一樣,垚垚是可鹽可甜,此時戴著帽子,穿著簡單的白t恤、黑色闊腿褲、板鞋,顯得青春靚麗,而顧阮東一身黑,戴著墨鏡,但唇角始終含著笑意,任誰看,都是熱戀之中的男女,畫麵浪漫。

而阮阮的氣質是端莊帶著一些書卷氣的,她今天穿的又是連衣長裙,要真這麼坐在推車上,畫麵違和且詭異。

陸闊看了看,確實不合適,隻好作罷。

到了出口,司機早已開了車門等待。

陸闊的行李太多了,便和司機指了指顧阮東這邊的車:“放他們車上。”

反正都在同一個小區,同一棟樓。

陸垚垚:“我們回華庭彆墅那邊。”

她和顧阮東商量好的,結婚之後,回他原來的房子住,在壹號華庭彆墅那邊。那邊房子大,有獨立的花園等,如果真的懷孕生寶寶,活動空間也更大一些,提前過去適應。

顧阮東轉身讓自己的司機過去幫忙拎行李:“先送他們回去吧。”

陸闊嘴賤:“還是我妹夫善解人意。”

反正他要當哥,妹夫這個稱謂就送給顧阮東了。

陸垚垚:“顯然,誰成熟,誰幼稚,一目瞭然。”

陸家兄妹屬實是半斤八兩,反觀顧氏兄妹沉穩許多。

送完陸闊和阮阮到家,他們驅車回壹號華庭,在這之前,陸垚垚冇來過這邊,因為她和顧阮東真正來往之後,他就一直住在她家對門,後來又隨她搬家到卓禹安那邊的小區。

物質豐富到一定程度,對房產確實冇多大的興趣,現在決定住這邊,也是出於方便程度的考量,所以對他這套房子並冇有任何的好奇,對她來說,就是一個住的地方而已。

直到車開進了院子,看到高爾夫球場綿延的草坪,看到遠處人工湖上遊著的白天鵝,看到園林式精緻的院子,可以說是一步一景,隻要入眼的地方,全是經過精心設計的效果,饒是陸垚垚也算在富貴圈裡長大的,也被這奢華震住,自己的那些房子在他麵前充其量都是小兒科。

她說:“之前你搬到我對門住,著實委屈你了。”

他笑:“換了一個老婆回來,很值。這些景是今年找人重新設計,重新建設的。”

他頓了一下,又貼在她耳邊說:“為了迎接它的女主人。”

陸垚垚被他的氣息撓了一下,轉身雙手掛在他脖頸後:“女主人要抱著進門的。”

“好。”

正好下車,他履行剛纔的話,一路公主抱,抱著她進家門。

他身材又高又挺,且雙臂有力,抱著她簡直遊刃有餘,何況她的雙手還緊緊纏在他的脖子後麵借力,很輕。

陸垚垚跟他在一起,就喜歡膩膩歪歪的,已經習慣了整天掛在他身上。

結果冇想到,他這棟彆墅裡會有好幾個保姆在,她們大概提前知道他要帶太太回來,都並排站在門口處迎接。

“顧先生好,顧太太好。”

冷不丁的齊聲招呼,讓陸垚垚嚇了一個激靈,掙紮著從他身上跳下來,看到那些齊刷刷曖昧的眼神,真有一點尷尬。

“以後叫我垚垚就行。”

人家還是小仙女呢,叫顧太太,硬是老了好幾歲的感覺。她從小到大接受的教育也是人冇有尊卑,家裡對保姆都很客氣尊重的。

“顧太”其中一位保姆張口又想叫顧太太,一看顧先生的眼神,急忙改口

“垚垚,您好,我叫翠萍,專門負責顧先生和您的飲食,我先帶您熟悉一下房子吧。”翠翠是這棟彆墅最早的服務人員,也是這裡的家政主管,所以比較主動一些,也是這裡唯一被顧阮東記住的家政人員。

“你們去忙吧,我帶她看。”顧阮東吩咐完,轉身問她:“女主人還要抱嗎?”

垚垚急忙擺手:“過了門就不要抱了。”在外人麵前,還是給自己留點形象吧。

“你還挺講究。”他改為牽她的手朝裡走。

“我現在有一種豪門太太的感覺。”陸垚垚感慨。

陸家也有錢,也有背景,但和豪門其實扯不上邊兒,但顧阮東的做派就讓人不自覺產生豪門這種感覺。

顧阮東很耐心體貼地帶她參觀了一遍這棟房子,很多地方,他平時也很少去。

翠萍和幾位保姆等他們離開視線之後,都麵麵相覷,用眼神交流。

剛纔那個深情款款的是顧先生?

那麼溫柔?

之前在網上看到的求婚視頻,不是演的?

這位顧太太好像還蠻好相處的。

不怪她們如此好奇,在這裡工作這麼多年,顧先生經常神出鬼冇的,有時候幾個月不見一個人影也是正常。

偶爾見到,基本是麵無表情,把她們當成透明人。

她們已經習慣這棟大彆墅裡冇有主人的生活,這忽然說要帶新婚太太回來住,她們自然很忐忑,尤其新婚太太有家世有背景,連顧先生的母親都要敬畏三分的人,所以擔心這種好日子要冇了。

但是剛纔,就一個照麵,一句話,看著,應該不是難相處的主兒,這讓她們放心不少。

“都彆站著了,該忙忙去。”翠萍發號施令,自己也帶著下手,轉身進廚房去忙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