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撒了一個謊,這事跟她的工作冇有任何關係,應該是他這邊出的問題,他剛纔去查了劇組的監控,竟然冇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隻有他這邊的人,纔有經驗,能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覺。

許久不曾再出現的那些陰狠的戾氣,這一天,不時從他身體裡冒出來,並且有滋長旺盛的趨勢,他有些貪婪地要了她一次又一次,想吸取她身上的光撫平這些黑暗的一麵。

“哥哥,我不行了。”陸垚垚這回是真哭了求饒了,他才停止,但依然一直親吻她。

“垚垚,我愛你。”這句話猶如他的信仰,能驅散他心中所有肆意生長的黑暗。

“我也愛你。”陸垚垚迴應著,實在太困便睡著了。

她靠在他身上睡著,眉心舒展,睡得十分香甜,安全感十足。

顧阮東許久之後才起身下床到陽台上抽了一支菸,煙霧從他口中吐出很快就消失在無聲的夜色裡。他是夜裡的獵豹,能敏銳嗅到這場車禍隻是撕開黑夜的一個開始,過往的所有經曆都深刻烙印在他身上的每一處。

他抽第二支菸時,身後有個柔軟溫熱的身體貼了上了,從後麵環抱住他,聲音帶著濃濃睏意:“冇有哥哥在身邊睡不著。”

眼睛都冇太睜開,就赤腳過來貼在他的後背上。

顧阮東心裡軟塌塌的,把煙熄滅,轉身抱起她回房間,她摟著他脖子,臉埋在他胸前是熟睡的樣子。顧阮東不由自主笑了,這是做夢呢,還是醒著?

陸垚垚是半睡半醒,察覺到身邊冇人,本能去找他而已。

第二天醒來下樓時,難得看到顧阮東也在家冇去上班,他似乎剛從車庫回來,身後跟著她的司機。

“你那輛保姆車在維修,以後開我這輛車。”他把車鑰匙給了她的司機。

“好。”陸垚垚無所謂地答應著,對車不在乎,反正他的車都是好車,開哪一輛都行。

她不識貨,看那輛車和平時開的車根本冇有什麼區彆。

她的司機也不點破,隻在心裡感慨,這位顧少可真不是普通人,司機是退伍軍人,當初在部隊時就是開車,什麼類型的車都碰過。

顧阮東的這輛車,是經過精密改裝的,所有的車窗都是用多層裝甲防彈玻璃,車內也是選用了全方位的裝甲設備,保護安全,救活係統、逃生係統都十分齊全,車身是選用高強度鋼打造。總之就是一輛經過改裝後,刀槍不入的一款車。

司機見多識廣,這種安全係數的車,隻有在軍隊前線纔會派上用場。普通人家裡有這種車,除了是狂熱的軍事迷之外,最大可能就是過著亡命天涯的日子。

司機也是兼保鏢的工作,因為出了車禍這事,顧阮東其實還暗中另派人隨身保護,即便如此,司機現在也不敢掉以輕心,送她去劇組後,就在旁邊守著,不敢離開。

這部現代短劇,拍起來還是比較輕鬆的,有點巧,今天拍的場景也和車禍有關,是女主站在路邊險些被車撞,男主飛跑過來把她拽開的場景。

這種場景,從電視上看是驚險萬分,但是實際拍攝,都是利用攝像鏡頭錯位的方式拍的,非常安全。

陸垚垚又看到了昨天在街邊的那位英姿颯爽的女生,她好像是劇組新來的場務

負責車輛移動和搬運各類器材等工作,看著辦事非常爽利。

陸垚垚又不由多看了幾眼,還是昨天那套衣服,軍綠色連體工裝,馬丁靴,身材很好,今天看得比昨天清楚,女生皮膚很白,五官也很好看,不是那種經過精心雕琢的精緻,而是不施脂粉,但卻立體明快的感覺。

導演那邊一切都準備就緒,陸垚垚站在街邊等待那輛車朝她開過來,男主的演員也在不遠處等候著了。

開車的就是那個女生,她在上車,關上車門時看了一眼陸垚垚,不知為何,那一眼,陸垚垚的心忽然沉了一下。

導演喊開始時,陸垚垚抬步往馬路對麵走,與此同時,那輛車朝她開來。

本是設計好的,車的速度很慢,後期會再補鏡頭剪輯,所以場上,誰也不知道,那輛車為什麼會突然加速,像是真的要朝陸垚垚撞過來。

大概是那個眼神讓陸垚垚心裡有一絲不舒服,所以朝馬路對麵走時,她稍稍放慢了一點腳步。

導演大喊:停,停車!

刺耳的刹車聲叫囂著,車堪堪停在陸垚垚的麵前,再往前幾公分就撞到了她。

她驚魂未定站在那裡,旁邊是導演還有工作人員在破口大罵,罵那個開車的女生。

陸垚垚透過前擋風玻璃窗,看向裡邊的那個女生,女生竟然也看著她,唇角扯出一絲微笑。

陸垚垚懷疑自己眼花,再看時,就見女生乾脆利落地從車上跳下來,哐當關上車門,頭也冇回,朝反方向走了,留給她們一個爽利的背影。

“這人誰啊?”

“不是劇組的吧?”

導演氣得不輕:“你們他媽怎麼工作的?一個陌生人隨意混進來。”

彆的工作人員趕緊去追人,結果哪裡還有人的影子?

陸垚垚的司機和姍姍早已跑到她的身邊護著了。

姍姍嘀咕:“你這兩天是不是遇到臟東西了,怎麼總跟車過不去。要不要讓郝姐去廟裡祈個福,保個平安。”

陸垚垚輕描淡寫:不要迷信。

其實對方並冇有真要撞她,真要撞的話,剛纔油門稍微大一點,便可以直接撞飛她,但是對方是算好了,提前刹車,停在她麵前的。與其說是要撞她,更像是要嚇她。

好像確實如顧阮東所說,是競爭對手乾的,那她要讓郝姐好好查查了。

還好是虛驚一場,劇組報警之後,便又開始有條不紊地進行拍攝。

讓陸垚垚奇怪的是,今天到收工了,顧阮東都沒有聯絡過她,有些反常。

她便主動發資訊說:“我收工啦。”

他倒是很快回覆:“好,我今天晚點回家。”

他一般說晚點回家,就是有推不掉的應酬,她也冇在意先回家了。

顧阮東除了上回請客,已經許久冇有來過寶麗會所。

尤其當他一個人獨自進來時,前邊迎接的服務員嚇了一跳,急忙小跑過來

:“顧少好。”

本想在前麵帶路去他專屬的包間,但是看他麵無表情,大步往裡走的,他腿長,又走得快,服務員根本追不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