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搜關鍵字,甚至以寶桑或者陸垚垚的名字發了一條微博,是被遮蔽的,發不出去。

“顧阮東撤了熱搜?”

隻有他有這樣的能力。

隻有他有這麼強大的能力,不僅撤熱搜,還能遮蔽所有關鍵字。他在保護誰,答案顯而易見。

陸垚垚不明所以,探過來看了眼她的電腦,繼續問:“我發一個聲明,解釋一下原委,就說是一場誤會,請大家理性看待,可以嗎?”

郝姐麵無表情,甚至有點同情地看著她:“你發吧。”

心想你能不能有點大小姐的飛揚跋扈,誰敢打自己老公主意,第一時間就要滅了誰的霸氣?怎麼到你這還要替小三說話,無知的善良就是愚蠢。

郝姐心裡氣得不行,但是還是找了公關的負責人過來,組織一下語言,寫個正式點的聲明。

公關負責人一臉鬱色:“熱搜撤了,關鍵字遮蔽了,垚垚寫了也發不出去。”

甚至很多粉絲群,還有粉絲的號都被禁言了。

“顧氏集團不僅花了钜額公關費還找了上邊的人搞定的。”

郝姐的心徹底涼了,男人真是一擲千金為紅顏啊,他當初能為陸垚垚做的事,如今也能為另外一個女人做。

陸垚垚冇有郝姐想的那麼多,隻是知道顧阮東為了寶桑能做到這個程度,心裡不舒服,很不舒服,而偏偏,她什麼也說不得,因為事情是她惹出來的,就有種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顧阮東後來跟她解釋了。

一是寶桑在她的商場開餐廳的事,是王總辦理的,他並不知情;

二是商場剛開業,網上就鬨起了轟轟烈烈的抵製行為,對商場發展不利,顧氏不壓新聞,王總和各股東也會壓;

三是寶桑的身份不宜在媒體出現。

顧阮東儘量簡明扼要地和垚垚解釋,他們之間從開始在一起,就說過要彼此坦誠。

陸垚垚看他,很冷靜地問:“第三個原因,保護寶桑纔是最重要的原因吧?”

顧阮東點頭:“是。”

兩人所說的保護完全不是一回事。

他想的是寶桑剛出獄冇多久,一旦被曝光,以前寶家得罪的人恐怕會蜂擁而至來找她,她冇有任何緩衝的時間,會難以應付。

而陸垚垚所說的保護,是指保護寶桑不被她的粉絲騷擾或者掛在網上罵,她的粉絲是維護她,而他維護寶桑,像是站在了她的對立麵。

“好,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注意不會再惹她了。”她心酸死了,咬著唇轉身睡覺,不再理他。

她也不想寶桑被網曝,她也在和郝姐想辦法解決,但由她來解決和由顧阮東來解決是兩碼事。

顧阮東從身後想抱著她睡,她掙紮了一下往另一側挪了挪,他再抱,她就再挪,就是不讓他靠近自己。

結果大意了,挪第三次時,整個人懸空差點掉下床,好在顧阮東眼疾手快用手撈住了她,免她摔這一跤。

被他撈回她懷裡,她又羞又怒,而顧阮東這個混蛋竟然在她頭頂上悶笑,好像她差點摔下床出醜是多麼可笑的事情。

她忽地抬頭,捂住他的嘴:“彆笑了。”

人家剛纔是真生氣了。

“好,不笑。”他悶聲回答,然後趁勢親了一下她捂住他嘴的手心。陸垚垚就那麼冇出息,剛纔還傷心委屈的心情,瞬間就被手心那個濡濕的觸覺消除了。

“不生氣了。”顧阮東輕聲哄著。

他們婚後遵循的一個原則就是當日事,當日畢,絕不帶著情緒睡覺。

“先原諒你一次。”陸垚垚回答。不原諒還能怎麼樣?就當寶桑是他的那些兄弟了,拋開性彆看問題,就會簡單一些,她很擅長開導自己的。

不過就在快要睡著時,她忽然脫口而出問:“你的那些兄弟裡有愛慕你的嗎?”

就怕他男女通吃,就真不好辦了。

顧阮東簡直被氣清醒了:“你不想睡覺的話,我們做點彆的?”

“不,我已經睡著了。”她轉了個身,不到一分鐘就真睡著了。

顧阮東看著她熟睡的樣子,心在明亮與昏暗中交錯,毫無睡意。

寶桑的新聞雖然以最快的速度壓下去了,甚至撤銷了網上所有關於她的痕跡,但是恐怕已經來不及,該看到的人,一定早已經看到。

他這麼做,不僅是為了寶桑,也是為了他自己。如果寶桑出事,他很難獨善其身。

實際上,傍晚回家時,他已收到一條簡訊,來自一個陌生的號碼:寶桑出來了?讓她把嘴閉嚴實一點。

能夠往他手機發這條資訊的人,必然是同一條船上的人,所以他冇有理會這條警告資訊。

有些事,他深知再怎麼迴避也迴避不了,這也是他為什麼要給垚垚配那輛車的重要原因,以防萬一。

深夜裡,他的手機還在嗡嗡作響,本想起身去書房,但是他一離開她,她的身體就自動靠過來黏著他,最後隻得靠在床頭,一手輕撫她的後背,一手拿著手機看資訊。

好幾條。

陌生號碼:顧少,彆來無恙啊,你不夠意思,寶桑出來了不知會我一聲。

陌生號碼:寶叔死了,寶桑還能守口如瓶嗎?

顧阮東一一刪除,一條都冇回,對這班人不屑一顧。現在不同當年,他現在的實力可以完全無懼他們,隻是這麼從黑暗裡湧出來,讓他噁心罷了。

同一時間的寶麗會所,寶桑麵容平靜地坐在陰暗處,對網上引起軒然大波的事,完全無動於衷。

徐澤舫也無語了:“你說你好好的又去惹那大小姐做什麼?”

寶桑:“我開門做正經生意而已。”

徐澤舫:“餐廳我找人接管了,你以後彆去了。”

那麼多商場不選,偏選顧少的商場,她打什麼主意,一目瞭然。

金浩宇:“你出去避避風頭,最近恐怕那些牛鬼神蛇都會來找你。現在有顧少替你擋著,但他的身份,不宜與他們正麵衝突。”

寶桑沉默許久之後才說:“我回西邊的廠子。”

那邊是寶家的大本營,能保護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