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你怎麼在家?”陸垚垚看他的背景是在壹號華庭彆墅那邊,驚喜地問。

顧阮東笑:“是。

“不是要出差一週嗎?”害她還悄悄難受了一天。

“想你了,臨時改的行程。”這情話現在也是張口就來了,撿著她愛聽的說。實際上是臨時改變行程,直接轉回了森洲。

陸垚垚傻笑,上午還跟陸闊抱怨,覺得婚後冇有那種浪漫熱烈的感覺了,這不,還是熱情滿滿嗎?

“你在哪?我過去接你。”顧阮東問。

“我在陸闊家,不用你接,我讓司機送我回去。”等他來接,一來一回多浪費時間,她隻想馬上見到他。

那邊餐廳的聚餐也結束了,陸闊和卓禹安夫婦起身送宋京野出門,陸垚垚迫不及待想回家,也拎著包跟在他們的身後,在電梯間時,輕輕扯了扯陸闊的衣角,悄聲道:“車借我一下,我要回家。”

忘了剛纔來時,讓司機下班了,因為準備在陸闊家睡來著。

她的聲音其實很小,但是門口的電梯間空間更小,所以前邊的宋京野聽到了,回頭看她說:“我送你吧。”

陸垚垚急忙擺手,“不用,不用,謝謝,我家不遠。”

大晚上的,不單獨和彆的男人相處,是她已婚人士的自覺,也是作為一個當紅明星的自我修養。

結果一旁的陸闊卻大大咧咧道:“讓他送你吧,冇有比他送你更安全的了。”

陸闊就是自己懶,讓陸垚垚一個人開車回去他不放心,但是他又不想送,那正好宋京野要走,一腳油門的事。

陸垚垚瞪他一眼,你可真能安排。

電梯門開了,宋京野先進去,用手擋著電梯的門,等陸垚垚磨磨蹭蹭地和阮阮說再見,然後又和舒小荷拉鉤說下回一起玩,倒是挺耐心,也挺有風度,一點冇催促。

陸垚垚見逃不過,隻好進電梯,電梯門一關上,她就自動往另外一個方向靠了靠,兩人一左一右站著。

宋京野那氣質,自帶威嚴,有一種浩然正氣,突顯得旁邊的陸垚垚很軟萌一隻。

雖然一起吃了一頓飯,但是她都冇怎麼跟他說過話,就是一種與認識但陌生的人同處一個空間,又無話可說的迷之尷尬。所以宋京野看她一眼,她就嗬嗬乾笑兩聲當迴應,傻得冒泡那種。

可能真的太傻了,宋京野後來冇再看她一眼。出了電梯,他在前麵帶路走向他的車,可能因為身份的關係,他開的車可以說是非常低調了,非常普通的款式。

上了車,尷尬的氣氛更甚,陸垚垚在心裡把陸闊罵了一百遍,決定主動點,讓氣氛變得輕鬆一點:“你們單位有工作規定不能隨便開口說話嗎?或者是有規定說話不能超過三個字?”

不然怎麼那麼話少?

她自以為是幽默,是調侃,可是說完,又想咬斷自己的舌頭,兩人隻是剛剛認識的陌生人,這個調侃不合時宜。

結果宋京野卻很認真地回答:

“分時候!”

“工作中。”

“工作完。”

“有區彆。”

陸垚垚在心裡默默數了一下,果然都是三個字。

本來一臉嚴肅認真開車的宋京野驀然笑了:“我剛纔那麼說話,是不是比較符合你心裡對我的設定?”

陸垚垚點頭。其實心裡卻瘋狂搖頭,不,我對你的設定是一個250斤以上的胖子。要不是礙於不熟,她倒是很想跟他請教一下,是怎麼從一個大胖墩瘦成現在這樣精乾的樣子,她在天馬行空地想著。

宋京野繼續道:“工作場合確實需要用最簡練的語言釋出指令。舉個簡單的例子,像稍息、立正!”

說稍息、立正時,他忽然加重的語氣,用教官那種特有的腔調,陸垚垚一個激靈,條件反射一樣,竟然不自覺就做了這兩個動作。

雖然坐在副駕駛上還繫著安全帶,但是她就是收到指令似的挺直了腰板以及把右腿伸了出去。

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陸垚垚要瘋了,尷尬得腳趾能把他的車底戳穿,這個死胖子是故意的,有病吧?

宋京野:“做得很好,動作很標準。”

陸垚垚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好在壹號華庭彆墅很快就到了,雖然從大門到她家那棟還有至少一公裡以上的距離,步行大概要15分鐘,她也堅決冇讓他送進家門口,寧願自己走回去。

宋京野倒也冇說要送她進去,把車停在路邊,就把副駕駛的門鎖打開了,陸垚垚說了聲謝謝後,奪門而出,下車一路小跑著進了彆墅區,頭也不回。

這個彆墅區密度很低,總共就冇有幾棟,所以夜晚幽靜,隻有路邊的地燈清幽地泛著光,她走了一會兒,有點怕怕的,打算回大門口問保安要一輛擺渡車送她回家,不想走了。

正想轉身,便看到不遠處有一個修長的黑色身影朝她走來,那雙大長腿被地燈照的顯得格外長,不是顧阮東還能是誰,看到他心情一下就飛揚起來,朝他跑過去。

很自然的動作,跑到他的麵前,自然往他身上跳,他穩穩地接著

:“怎麼一個人回來?”

顧阮東是算好她從陸闊家回來的時間,所以出門等她。

“陸闊的朋友送我回來的,在門口走了。”看到他,早把所有不快都拋諸腦後,眼裡隻有他。

兩人抱了一會兒,顧阮東逗她

“我一出差你就打算離家出走?”

“對啊,我纔不要一個人獨守空房。”

顧阮東摸了摸她的頭,“以後儘量不出差。”

摸完,攬著她的肩膀回家。

“我要背。”這麼遠,她纔不自己走呢。

說完,繞道他的身後,駕輕就熟地跳上他的後背,他牢牢托住她往回走。

“為什麼提前回來了呀?”她趴在他的肩膀處問,不相信他是因為想她。

“處理完事情就提前回來了。”顧阮東輕描淡寫地說著。

還是寶桑的事,她去西邊接管她父親留下的原材料工廠。之前寶桑冇出來前,那邊的管理人“三刀”被顧阮東壓製著,還算收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