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垚垚一動不動躺在床的一側,屏息傾聽著洗手間裡的動靜,說不想關心他,依然被他的一舉一動牽動著思緒。

他們的臥房很大,洗手間在通往衣帽架的過道旁,隻有微弱的光透出來,聽不見一點聲響。

洗澡也洗夠久了吧?

說不想理他的人,還是忍不住墊起腳尖走向洗手間,想看他到底在做什麼?

剛走了幾步,卻見臥室的窗外閃過一道車燈,接著是很低的汽車啟動的聲音,她猛地推開洗手間的門。

裡麵空無一人!離開了?

冇做任何反應,她就是本能地朝樓下跑去,本能地想去追他的人和車。

光著腳跑下樓,跑出院子外,那條筆直的路,隻見他的車燈越來越小,哪裡追得上。

漆黑的夜裡,她光著腳穿著白色睡裙,猶如孤魂野鬼,失魂落魄站在路中央。

他連哄她一下都不願意了嗎?她很好哄的,隨便兩句甜言蜜語,她就會馬上忘了所有的不愉快。

她固執地站在路邊等了許久,等他回來。結果渾身都冰涼徹骨了他也冇回頭。

往回走時,才發現腳底被石子劃破了一道痕,走一步痛一步,這邊的動靜驚動了保姆屋的翠萍,她披著外套急忙跑出來。

“垚垚,你半夜去哪裡?”

翠萍隻以為她是夢遊了,看著怪嚇人的,披頭散髮,臉色白的跟她的裙子冇什麼兩樣了。

家裡的地毯很厚,踩在上麵,腳底終於舒服了一點。

“翠萍,我的腳好

像破了,你幫我拿一下藥好不好?”

“好好。”翠萍急忙跑去拿藥,猜不出她什麼情況,聽語氣還挺平靜的。

一樓的所有燈都打開了,翠萍拿著醫藥箱過來,纔看到她一直在哭。

翠萍嚇得不輕,大小姐平時都是無憂無愁甜甜美美的樣子,第一次見她哭成這樣。

陸垚垚本來忍著一直冇哭,但是當燈打開,看到腳底的劃傷,再看到腳踝處那道已經變得很淺的疤痕,她就想,或許他們的愛情也像這道疤,隨著時間而變淺變淡直至不見。

劃傷很小,簡單處理一下就可。

但是翠萍看她哭得太傷心了,“要不要送您上醫院看看?”

她搖頭,說不用,起身上樓回房。

第二天醒來,看手機時,纔看到顧阮東昨晚有給她發資訊,應該是在洗手間裡發的,說他有事出去一趟。

她隨手就把訊息刪了,起床化了一個有點濃的妝,把蒼白的臉色和黑眼圈都遮的完全看不出來,明豔動人的去公司。

剛從車上出來,就見到陸闊正好也下車,她視而不見徑直往前走,今天冇心情和他說話。

結果,走了兩步,她的包帶被陸闊從後麵拽住,把她整個人拽回了兩步遠,與他並排站著。

陸闊心情似乎很好,探過頭看了她一眼,難得好聲好氣地誇她:“打扮這麼好看,跟顧阮東約會?”

陸垚垚冇好氣地回:“你一大早約會啊?”

陸闊也不在意,持續心情很好:“我

有陣子冇見我妹夫了,還怪想他的。要不晚上請你們吃飯呀?”

陸垚垚:“你有事?”

陸闊神秘兮兮地笑而不語:“晚上見到再說。”

“改天吧,他最近很忙,冇空。”說完不再理他。

“可惜了。”陸闊遺憾地說。

兩人乘坐電梯上樓,到了娛樂公司那一層時,陸垚垚剛出電梯,手機微信響了一下。

她低頭一看,是陸闊發來的,她滿你腦子問號,不知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打開一看:

本來阮阮說她要親口跟你說,但我等不及了。

莫名其妙一句話的背後,跟著一張圖片,是醫院婦產科檢查報告,看到上麵妊娠幾周的字樣,她忽然淚奔。

“哥,恭喜你。”

她淚眼朦朧地回了這條資訊,既替陸闊和阮阮開心,又有一些難以言說的傷心。

其實婚姻就是這樣,她從小見過太多,有人善始善終,有人提前下車,有人彼此折磨耗儘一生。

那一個上午,她在接聽各種電話之中度過,阮阮懷孕,家裡好像是她也必然懷孕了一樣。

先是爺爺打來電話,“你哥這回算是辦了一回人事。”

聲音爽朗,能聽出是真高興。

緊接著又說:“你和顧阮東也要加油啊,希望咱們陸家今年雙喜臨門。”

陸垚垚回:“我加油。”

然後是顧母也打來電話,比起老爺子,她顯然很焦慮,但又不敢明說,隻安慰道:“垚垚,咱們不著急,遲早都會有的。”

陸垚垚依然乖

巧地回答:“好的。”

顧母又想說兩句彆的,但是聽出垚垚語氣裡不想繼續的意思,她便掛了。

掛完電話,顧母唉聲歎氣了好一會兒,她剛纔給翠萍打過電話了,知道小兩口昨晚鬧彆扭,顧阮東半夜離家出走。

這是人能乾出來的事嗎?

剛纔給他打了好幾個電話,一個都不接,越想越氣,這麼比起來,垚垚真是好女孩,剛纔她試探了幾次,一句抱怨都冇有,一點也冇透露出兩人吵架的事。顧阮東真是要存心氣死她這個當媽的,一個上午,就是不接電話。

他的手機在角落裡嗡嗡作響,環境嘈雜,聽不見,人疲憊至極坐著,冷眼看前麵的人吵,看似冷血且絕情。

大金昨夜冇了。

他朋友很少,能留在身邊的都是有過命之交的,死了一個朋友,就像身上的某一小部分也隨之死了。

徐澤舫幾人帶著人要殺回去,拚了命也要給大金報仇,每個人渾身戾氣,眼露殺機,像從天曹地府裡走出來。

“顧少,你要回去過你的安穩日子,我們不攔著你。但我們要替大金報仇,你也彆攔著。”

寶桑這兩天在醫院一直沉默,從始至終冇有開口說一句話,直到此刻,她才說:“顧阮東,把所有材料都給我,是死是活,與你無關,我自己看著辦。”

顧阮東的臉很冷,抬眼掃視了一圈眼前群情激奮的他們,目光所到之處,他們都像被凍住,安靜了下來。

給你,然後呢?”他出聲盯著寶桑。

作者的話:放棄了,我真的寫不出兩章。大家攢一攢再看吧,對不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