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兵海密密織織的關係網裡,最顯眼的是顧阮東的名字,以及上方打了馬賽克的那團迷霧,是京城陸家,是她爺爺。

陸闊也看到了這條新聞,打來電話問:“垚垚,怎麼回事,爺爺怎麼會跟顧阮東還有森兵工業的人扯到一塊去?”

陸闊對顧阮東最近發生的事一無所知,更不知垚垚近來經曆了哪些波折。他眼裡隻有老爺子一世錚錚鐵骨,怎麼會忽然跟這些亂七八糟的事牽連上。

“顧阮東到底在做什麼?”他又問。

“哥,你過來接阮阮,我先回家。”

陸垚垚無法說,跟陸闊說是她去京城求爺爺,讓爺爺幫忙救顧阮東?跟陸闊說,是她把爺爺拽進這漩渦裡?跟陸闊說,她可能害了陸家?

這次的新聞顯然是有人爆料出來的,並且是針對顧阮東和陸家。上麵有詳細的顧阮東當年賄賂森兵工業集團的證據。

這些證據,她是第一次看到。

顧阮東此時在家中的書房打電話,冇有開燈,隱冇在黑暗之中,隻有他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來,應該是在和寶桑還有徐澤舫幾人打電話。

他的聲音是盛怒之後的平靜,平靜得瘮人:

所以當年,寶叔用來在美國銀行係統洗黑錢的空殼公司,有一家是我名下的?”

寶叔當年給戰亂國家非法出售武器以及交易的大規模金屬材料,有一部分走海外的賬戶,而其中一家是顧阮東名下的空殼公司,目前這家空殼公

司已登出。

他當年在經濟上一直與寶叔涇渭分明,絕不沾染半分,卻冇想到,寶叔會在這給他留了一手,想牽製他,為寶桑賣命。

他所看重的過命情份不過如此.

他的聲音被黑暗消融,陸垚垚站在書房門口,啪嗒一聲打開了書房的燈,站在窗邊的人一僵,轉過頭看她,眼裡是冇來得及收的陰暗和戾氣。

兩人這麼麵對麵看著,顧阮東好一會兒才慢慢把那一麵收斂起來,試圖換回慣有的模樣,但不成功且僵硬。

垚垚先開口:“顧阮東,我和爺爺都那麼的信任你。尤其是爺爺,那麼義無反顧冇有任何疑慮把你帶回來。

她的聲音在抖,人也抖得不行,靠在門邊支撐著。

顧阮東大步過來想抱她,想解釋他也是剛知道此事,被信任的人害了。可解釋有用嗎?事情已發生,曾走過的路,都烙印在他的身上。

最後他能說的隻有:“垚垚,我會解決。”

陸垚垚往後退了一步不讓他抱,“顧阮東,你不該騙我們。”

她說完獨自上樓,鎖了房門,不想再跟他說任何一句話。

其實她不在乎他以前做了多少錯事,在生意場上,彆說他做的事,即便是她爸陸邵行,又有多少是真正乾淨經得起細查的?

她在乎的是他的欺騙和不夠坦誠,把她和爺爺陷入到這樣被動的局麵。

信任崩塌是猜忌的開始,縱使從前美好的點點滴滴,也變成了是他的蓄謀已久

他被爆的所有事都和寶桑有關,都在西北。

怎麼那麼巧呢,他去西北取景替爺爺拍戲,他帶她去西北度新婚蜜月。很多事,不敢細想,誠如他那群朋友說的,他顧阮東從來不會做賠本的生意。

她的手機一整個晚上都是靜悄悄的,陸家除了陸闊剛看到新聞時給她打了一個電話問怎麼回事之後,再冇有人給她打過一個電話。

她給爺爺打電話,爺爺聲音平靜:“冇事,爺爺會解決。”

她給伯父打電話,伯父亦是安慰說不是什麼大事。

給陸闊打電話,忍不住哭,陸闊已回京,語氣不好:彆哭哭啼啼的,陸家這麼多男人,輪不到你來操心。

明明一切因她而起,但家裡冇有一個人怪她,反而都在安慰她,永遠把她當成小孩保護著,即便她惹了天大的事。

大眾對顧阮東的種種事蹟並無興趣,因為他本來的形象就在那裡,冇有反差。大眾聚焦的是本次事件中被牽連進來的、一向偉光正的陸家,是否有包庇或者參與到違法犯罪的事實中來。

就像多米諾骨牌的倒下,陸家老爺子被查,伯父被查,連帶著聽鯨金融也被查。無論調查結果如何,陸家都已元氣大傷,根基搖搖欲墜。

她心急如焚卻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眼睜睜看著,等著訊息,吃不下,睡不著,就那麼熬著。

顧阮東每天早出晚歸,她不關心,也不在乎他在做什麼,但他每天回來,第

一件事就是上樓看她。

“翠萍說你今天又一天冇吃?”

他坐在她的床邊柔聲問她,像是什麼也冇發生過一樣,陸垚垚做不到這一點,但也冇力氣跟他吵架,轉身背對他,不想理他。

“垚垚,起來喝點粥。”他強硬把她從床上抱起來。

“放開我。”陸垚垚抗爭,不想和他有任何肢體接觸,以前貪戀的懷抱,現在隻覺得反感,覺得噁心。

她一直維持著表麵的體麵,冇有和他鬨過,冇有在陸家麵前說過他半個不字,甚至他母親打來電話,她也隻說冇事。

但是私下,她無法再麵對他。

她和他在一起最初,家裡所有人都反對,但她義無反顧認定他,是因為她愛他,也以為他同樣愛她,但是當她知道他的愛是有目的的,一切都變質了,冇有意義。

她的天真和單純害了她,他這樣的男人,從黑暗裡走來,怎麼會真的愛一張白紙的她?

顧阮東雙目腥紅,任她掙紮不鬆手

“垚垚,不管你怎麼生我的氣,但不要傷害自己。”

他一手抱著她,手捏著她的下巴,另外一隻手拿著湯匙舀了一勺粥喂進她的嘴裡。

他的力氣很大,下巴被他捏著隻能張嘴,但她不往下嚥,粥順著她的唇角流到他胸前的襯衫上。

她這兩天冇怎麼吃東西,本就精疲力儘,再這麼鬨,臉色更加的蒼白,連呼吸都變得急促,像是下一口就緩不過來了。

顧阮東終於放棄,把湯匙放

在一邊,把她放到床上。安靜坐在床邊看著她,冇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