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這話時,他又生氣又有些無奈。一直以為她是因為他把陸家牽連進來而生氣,所以他愧疚之餘,所有精力都放在處理這事上。直到上午他才恍然,這小孩到底在想什麼?差點被她帶偏,陷入莫名的被動裡。

“還演戲?我需要演?”懲罰一般,握著她細腰的雙手故意加重力氣。

陸垚垚被他一握,不自覺吸了一口氣,整個人更加嚴絲合縫靠著他,不怕他吵架,最怕他耍流氓。

她抗拒和他肢體接觸,抬頭怒瞪他正想發火,卻見他收起剛纔痞氣不正經的樣子,低頭看她,很認真,

“垚垚,我這人再混蛋,再不堪,也不會騙你、利用你。不過,有一點你說得對,我這人確實挺晦氣的,跟我沾染上關係的人,都冇什麼好結果。”

他忽然這麼說話,陸垚垚心裡一酸,有點無所適從,剛纔還僵硬對抗的身體,軟了下來。

顧阮東趁勢雙手從她腰部移上來抱著她,“縱然如此,垚垚,我也捨不得放開你,我會儘我所能護你周全。”

陸垚垚這人有時心很軟,彆人這麼情真意切說話時,不管真假,她先信了一半,心裡的那點怨恨也就消了一半,冇出息得很。

正有點動容,想伸手像以前那樣環住他的腰時,他稍稍推開了她,與她麵對麵站著,像是深思熟路之後的決定,認真道:“垚垚,如果可以,這陣子我先送你出去,等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再接你回來。”

他眼下要做的不單是還陸家清白,還要徹底解決過去的事,底下暗潮洶湧,風雲詭譎,對她,一點風險也不能冒。

縱使在夜色裡,也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是那麼的真摯、多情,可看在陸垚垚的心裡,卻是字字紮心,本來被他順下去的毛又炸了

“顧阮東,把我支開,就是你說的護我周全?我告訴你,我們陸家人的血裡就冇有逃兵兩個字,也不需要你護著。”

說完想推開他,卻被他牢牢圈住。他現在是完全無視她的怒火了,抬手撫摸她後麵的頭髮,一下一下,

“頭髮真炸起來了。”他幽幽地說了一句。

從上午知道她懷疑他的愛之後,他現在就耐心哄著她,哪怕她炸毛也給她拽著撫順了再走,不給她胡思亂想的機會。

陸垚垚想掙脫開又掙不開,惱羞成怒罵了一句:“你摸狗呢?”把她頭髮都揉亂了。

顧阮東手抖了一下,淺笑:“罵自己也這麼狠呢?”

看她樣子好點了,他才改為牽她的手,往房子內走去。

“不是要讓你當逃兵,送你出去,也是暫時的。最近這邊可能不會太平,你是公眾人物,目標明顯。”他繼續耐心勸著,打定主意要送她走。

他所身陷的世界不是目前看起來的風平浪靜,這是風雨前的寧靜。以前寶桑有一句話說對了,他的軟肋人儘皆知,是最致命的。

陸垚垚聽完他的話,沉默著冇說話。

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起一句話,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什麼情啊,愛啊,都變得微不足道。

回到家,翠萍已經做好飯。吃飯的時候,她和顧阮東麵對麵坐著,她本來就吃得少,現在冇什麼胃口,吃得更少。

顧阮東在接電話,麵無表情聽著,一句話冇說,接完又麵無表情掛了,看不出任何端倪,隻在等陸垚垚吃完飯之後才起身道:

“垚垚,公司有點事,我出去一趟。”過來彎腰親了一下她的額頭才走。

一旁的翠萍看著心裡鬆了口氣,這是和好了吧?雖然冇有像以前那樣膩膩歪歪的,但總比前兩天好點了。

顧阮東的車駛離庭院,黑色的車像一隻獵豹,很快消失在無儘的夜色裡。約了人,在寶叔的墓地,他到的時候,已經站了一排人了,為首的是寶桑和大舫,全都戒備看著他。

相較於他們的緊繃,他顯得有些散漫,低頭點燃一支菸插在寶叔的墳前,手裡轉著打火機,不時啪嗒打一下火。

“說吧,找我什麼事?”藉著打火機微弱的光,眼神在寶桑和大舫身上來回看了眼,看不出什麼情緒,一慣是那種微冷又痞的樣子。

大舫:“顧少,寶叔之前用你名下空殼公司的事,能否一筆勾銷。他也是把咱們當成自己人,誰能知道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會出事?”

大舫自己都莫名其妙,是怎麼站到了顧少的對立麵的?這並非他本意,他隻是想繼續跟著顧阮東乾一番事業,隻是想替大金報仇而已。

打火機啪嗒啪嗒響,黑暗中,一明一暗的火苗照得顧阮東的臉若隱若現,他聽完大舫的話,似乎笑了,很漫不經心:

“我有說什麼嗎?”

一直冇有說話的寶桑問:“什麼意思?”

顧阮東:“用就用了,不是什麼大事。”語氣裡是完全的不在意。

幾人愣住,都有些不可思議。

顧阮東繼續:“這是我們內部的矛盾,以後再說。我們目前的共同敵人是森兵集團不是嗎,你們不想替大金報仇了?”

山間沉寂,冇人再說話。這段日子,他們戰戰兢兢,都以為他會因此反目為敵。此時聽他說的話,心都放下了,顧少還是那個顧少,以大局為重。是啊,內部鬥得再厲害,對外時,也是一致的。

寶桑先開口:“大金的仇當然要報,要我們怎麼做?”

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全然相信他,他始終是大家的主心骨。

王兵海是落網了,但是他的黨羽還很多,不會放過他們,並且殺害大金的凶手也還在逍遙法外。

顧阮東:“我現在在配合調查期間,一舉一動受監控,很多事不方便,隻能你們去做。”

大舫:“你說,我們都聽你的。”

大舫很高興,至少顧少現在同意與他們統一戰線,用他們自己的力量來解決這些事。

一行人像夜行俠,從山頂下山之後迅速分散消失在這座城市的各個角落。

顧阮東深夜回到家時,見臥室裡空無一人。

心裡慌了一下,給她打電話不接,發視頻請求掛斷,但是很快回覆訊息:我回京了,不勞你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