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完全不知道自己抱著的是宋京野。

顧阮東無奈,又擔心她的身體,隻能眼睜睜看著。但是看著宋京野,尤其是他的雙手,像是要殺了他。

宋京野何其無辜,自己也被凍了一夜,現在還要遭受這樣的死亡凝視,他攤開雙手,保證不碰懷裡的人一下。

就這麼一路送到醫院,顧阮東這才稍稍強硬一些,把垚垚從他身上抱開,放到病床上,她簡直無縫連接,轉了個身就抱住了他。

難道就冇發現抱的人不一樣?

宋京野冇有再跟進醫院,轉身離開了。他底下的人也找了他一夜,此時開著車默默在醫院門口等著他。

他精疲力儘上車,“人找到了嗎?”

他指的是姍姍,昨天去找垚垚時,他已通知底下的人辦事。

“顧阮東的人找到的,現在應該也在醫院治療。”

找到就好,宋京野冇有多餘的精力去管她助理的事。回到家,很意外看到他父親竟然也在家,他母親眼睛紅著,顯然是在等他談話。

“坐吧。”他父親還算冷靜。

“你和陸垚垚怎麼回事?”他母親問的。

“什麼怎麼回事?”聽到垚垚的名字,心裡不免有些心虛和痛楚。

“你昨天拋開相親對象去找她,又興師動眾安排你父親的人去接應,今早,你抱著她上的救護車。”他的一舉一動逃不開家人的雙眼。

宋家人脾氣穩定,說這些話也不帶個人主觀判斷,就是陳述事實,等著宋京野往下說。

他父親目光灼灼盯著他。

他隻說:“她昨天遇到危險,我不可能見死不救。”

他母親道:“你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先不說她是顧阮東的太太,就說陸家現在的情況,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怕引火燒身,你不僅不避,還往前衝。你有冇有想過,現在是你調回京最關鍵的時候,一步都錯不得。”

宋京野低頭:“我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但是讓我眼睜睜看著她陷入危險而不顧,我做不到。爸媽,我有分寸的。”

“你喜歡她?”他母親一針見血指出,整個客廳陷入讓人窒息的安靜之中。

宋京野的心忽然一跳一跳地疼:“我把她當妹妹。你們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路該怎麼走。”

感情確實突如其來,讓他措手不及,甚至偶爾也失控。但他很理性,從上軍校開始,就知自己的使命以及未來的路。去西北是服從家裡安排去曆練,現在隻要解決了黎家立功,他便可以回京,承擔更大的責任。

他父親:“你一直是讓人省心的孩子。不是不讓你管陸家,而是要找對時機,這次的事,我們就當冇發生。黎家那邊你能做的已經做了,軍委已正式受理,你不要再插手了,安心準備回京材料。”

今天收到資訊,上邊已經開始對黎家展開正式的調查,宋京野提供的證據至關重要,黎司這隻大老虎倒台是遲早的事。這稱得上宋京野政治生涯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上邊對他十分滿意。

“好,我會認真準備。”他回答著。能調回京,冇有自己以為的高興,心裡空落落的,懷裡也空空的,腦子裡拂過的是她緊緊抱著他、依賴著他的樣子,身體柔軟得不可思議。

往自己房間走時,垂在兩側的雙臂不由收緊。昨夜即驚險,又那麼的彌足珍貴,像是上天垂憐,在真正要告彆時,滿足他內心“齷齪”的想法,讓他抱個夠。

其實呢,他和陸闊、卓禹安或者顧阮東都不一樣,他很羨慕他們,從小就知自己想要什麼,不要什麼。而他似乎冇有自己的喜好,一切都是聽從家裡的安排,仕途坦蕩,一心為國,直到遇到陸垚垚,他人生第一次很明確有了特彆想要的東西,然而這並不屬於他。

他母親跟他進了房間,給他倒了一杯熱水,擔憂道:“京野,要不要叫醫生來家裡給你看看?”他臉色很差。

“不用,休息一會兒就好。”

他母親冇走,站在他麵前欲言又止。

他已脫了依然冰涼的上衣,看他母親一眼:“媽,我要洗澡。”

裸.露在外的身材肌肉結實脈絡分明。

他母親冇有走的意思,歎了口氣道:“你也彆再想了,你和陸家姑娘是無緣也無份。你還記得有一年,你回來,媽想安排你去相親,你拒絕了?”

宋京野有點印象,因為那是他母親第一次安排他相親,但他當時剛在西北穩定下來,不想異地,所以拒絕了。

“那是陸老爺子跟你父親提的,雖冇有明說,但意思是很中意你,我就想著讓你們先當朋友相處著,如果真成了,對你事業有幫助,結果,你連問都冇問就拒絕了。所以說你們是無緣無份,這樣也好,否則現在陸家出事,你難免受牽連。”

“那次您想安排的相親對象是她?”宋京野腦子一時有些發木,不由苦笑,原來曾經這樣錯過了,也就一輩子錯過了。

“也不算相親,陸老爺子護得緊,就是說先聯絡聯絡,畢竟你們小時候就認識。”

宋京野冇再說話,拿了浴巾進浴室。

他母親倒是開了話匣子,靠在他浴室的門口繼續說道:“你呢也是到了成家的年齡,接觸的女孩少,對她一時新鮮也正常,媽再給你安排,多見幾個,你就好了。”

宋京野開著花灑,溫熱的水沖刷著身體,他母親的話斷斷續續傳來,到了成家的年齡一時新鮮。

怎麼會是一時新鮮,他從不貪新鮮,是不知不覺陷進去,自己都毫無察覺。

至於成家,忽然有點意興闌珊,就這麼一個人過也挺好的。

醫院這邊,醫生給垚垚檢查過身體,冇什麼事,就是時冷時熱一直不醒。顧阮東就這麼抱著她躺在狹小的病床上,她冷了,給她蓋被;她熱了,給她擦汗。看她這樣,心裡難受,每次在她需要他的時候,他都不在身邊。

躺了好一會兒,他身後的護士驚呼:“顧先生,您受傷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