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是真累了,他睡得挺沉的,就那麼圈著她,幾乎一動不動。陸垚垚是背對著他的,腹部和頸部底下環繞著他的手,她低頭就能看見,他的手細長有骨感,給人一種冷森森的感覺,但是他碰她時,這手又跟能點火一樣,燃遍她全身。

呃,又想歪了,她急忙把房內的燈關了,臉頰抵在他的手掌心正好,

這麼靠著,她也睡得蠻好的,一覺就到天亮。

人是被吻醒的,顧阮東有點變態,一下又一下輕啄著,見她滿眼怒意,他還笑:“你睡你的。”

她用手掌擋住他作勢又要吻的唇,“彆鬨了,我一會兒要出門辦事。”

他才正經一點,側著身問她:“什麼事?”

“就昨天下午參加的那個公益活動,對方邀請我做她們的形象大使,要溝通具體事項,我約了人在酒店的咖啡廳。”

“我陪你去。”

“彆,我自己去吧,對方還是個大學生,你彆給人嚇壞了。”昨晚她看了眼陳檸回的朋友圈,應該是大四學生,剛參加完研究生考試,就很勵誌的女孩子,一邊參加公益組織活動,一邊準備考試。

“我有那麼可怕?”

陸垚垚看時間差不多了,從床上爬起來去洗漱。

不是可怕,而是他氣場太強,她覺得他要在場,陳檸回會不自在。

她梳洗完出來,才發現冇有換洗的衣服,再看那件散落在門口的晚禮服和他的大衣,腦袋又熱了。

偏偏顧阮東也正好看到了,過去從地上把他的外套還有晚禮服撿起,他的黑外套上還有她昨晚高跟鞋踩的鞋印,而她的晚禮服此時搭在他的手臂上,呃一言難儘.,昨晚被他撕破了

他清清嗓子:“我讓人給你送套衣服過來,來得及嗎?”

“隻能讓她等會兒了。”

她給陳檸回發資訊,才知道對方提前了15分鐘就到了,此時一個人在酒店外等她,這家酒店管理嚴格,不讓人隨便進出。

陸垚垚愧疚得不行,急忙給前台打電話,把人帶到咖啡廳,並且給她點了早餐讓她先吃,告知她自己可能要晚半個小時下樓,這才安心一點。

顧阮東盯著她看了一會兒。

“乾嘛這麼看著我?”她問。

“覺得我家垚垚長大了。”顧阮東是有點詫異她對突發情況安排得如此有條不紊,甚至會細心替對方點早餐等她。

當然,這是非常小的事,任何人都可以乾好。隻是,她是陸垚垚,從小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出門連手機、錢包都要彆人操心替她準備的人,現在能夠如此有條不紊地把事情安排好。

每個人的進步都是從微小的進步開始的,她的成長環境和性格,讓她一下成為事業女強人或者馬上就要有多大的突破,那不切實際。

現在她能夠獨當一麵,對她來說就已經是巨大的進步了。

顧阮東覺得欣慰的同時,難免有些失落,或許就像她說的,他是大男子主義,希望她能夠永遠在他的羽翼底下生活,不需要成長。

過了一會兒,顧阮東的人把她的衣服送來,她穿好後獨自下樓去找陳檸回。

此時是深冬,京城最低溫已是零下10度左右,陳檸回穿得很單薄,外套就是一件薄薄的呢子衣,看著並不能禦寒,想到剛纔讓人家在外麵凍了十幾分鐘,陸垚垚更加愧疚了。

她走進咖啡廳時,陳檸回正低頭在看手機,圓圓的眼睛撲閃撲閃的,帶著笑意。

“看什麼呢?”陸垚垚坐到她對麵,看剛纔給她點的早餐,她一口都冇吃。

陳檸回:“看昨天我們拍的照片。”

就那位叔叔從來冇有在她的朋友圈裡出現過,昨晚竟然給這張照片點了一個讚。所以陳檸回此時特彆開心,眼睛都明朗起來。

陸垚垚看著也不由笑道:“早餐不喜歡嗎?想吃什麼,我給你換一份。”

陳檸回急忙說:“我很喜歡,想等你下來一起吃。”

很有禮貌很有分寸。陸垚垚看到她即喜歡又覺得自愧不如,她大學畢業時在乾嗎?在追星,在追男朋友,在吃喝玩樂,無所事事。

陸垚垚又點了幾份早餐,實際上她自己吃得很少。

陳檸迴心裡想著工作,再加上跟她這麼坐著,有點壓力,所以也吃得少,桌麵上還剩挺多。

陸垚垚貼心道:“冇事,一會兒打包帶到學校去吃。”

可能是陳檸回的經曆,讓她即欣賞又夾著心疼,所以願意對她好。

兩人簡單吃完,纔開始談正事。

陳檸回道:“我們是希望形象大使每年能隨我們去探訪一次被拐婦女這個群體,加上拍一組宣傳片,每年大概需要您拿出一週的時間。”

這是協議上,公益組織對形象大使唯一的要求。

陸垚垚看了眼協議內容,“冇問題,不過我要把協議傳回公司,讓我經紀人看完之後,我才能簽字。”

“好。”陳檸回表示理解。

“第一次拍攝時間和地點定了嗎?”陸垚垚問,她近期正好冇有什麼工作,可以安排起來。

“定好了,因為正好放寒假,我要回西北老家,加上我曾經的經曆,所以我們基金會的會長打算把這次探訪活動以及拍攝定在西北。”

又是西北?

陸垚垚聽到這兩個字,都有些生理性排斥了。但剛剛信誓旦旦跟人家說冇問題,總不好推遲。

她一算,活動完,正好可以回京過春節,便點頭說行吧,我全力配合。

兩人聊完,叫來服務員把桌上的早餐打包給陳檸回,

“我讓司機送你回學校。”

“不用了,前麵的地鐵直達我們學校門口,很方便的。”

陸垚垚冇有勉強,說完再見轉身上樓。

一邊走一邊和郝姐打電話。

郝姐很開心:“不錯呀垚垚,這種公益活動,你以後多參加一些,現在全國都高度重視打拐活動,對你形象提升有幫助。”

“嗯,協議冇問題的話,我就簽字了。”

“等法務審完,我跟你說。”

說著人進了房間,顧阮東似乎也在辦公,開著電腦坐在書桌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