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能夠調動人們的積極性,最大限度地查詢到被拐賣的婦女兒童,所以等春節後,她們會和各地的警方以及婦聯展開合作,到時不僅是忙,還要大量的資金支撐。

顧阮東聽到她也願意讓他參與,眉眼裡笑意更深,正好幫她把頭髮上的碎紙片清理乾淨了:“去洗個頭吧,我幫你。”

見兩人離開的背影,陸闊特彆欠地在身後問了一句:“需要我也幫你洗嗎?給我將功補過的機會。”

陸垚垚回頭:“你還是省點力氣給阮阮洗吧。”

正巧阮阮從裡邊出來,聽到她的話,問:“洗什麼?”

“我說讓陸闊給你洗頭。”

阮阮笑:“最近確實都是他給我洗的。”

懂了,陸闊這是逮著機會就炫耀呢。

院子裡響著四人說話的聲音,一時間,陸垚垚覺得真好啊,好像什麼都冇有變。

給她洗頭,顧阮東有點手忙腳亂,這活真不是他能乾的,尤其要小心翼翼避開她受傷的部位。

“水太熱了”

“啊,太涼了”

“疼”

一會兒,陸垚垚房間的浴室裡就傳來她不時驚呼的聲音。

她一喊,顧阮東就緊張,身上的衣服也濕了一片,可能是浴室裡暖氣太足了,額角都隱隱冒出細汗。

陸垚垚歎了口氣:“還是我自己來吧。”

“躺好,彆動。”顧阮東很堅持,萬事開頭難,他可以。

“水溫可以嗎?”

“可以。”

“力道舒服嗎?”他悟性高,知道用指腹輕輕旋轉、按壓。

“可以用力點。”

“這樣?”

“嗯。”

他低著頭,她仰著頭。

對話正常吧,但可能是因為距離很近,所以他的聲音壓得很低也很溫柔,手指又穿插在她的頭部,輕輕揉著。以至於陸垚垚忽然有些臉紅,頭皮被他揉過的地方有點發麻,本來是睜著眼的,不自覺就把眼睛閉上了。

剛閉上,隻覺頭頂有烏雲壓下來,然後她的唇就被含住了,她驀然睜眼,印入眼簾的是他的脖頸,上麵的喉結因他唇部吮.吻的動作而滾動著,她又急忙閉上了眼。

好一會兒,在他的呼吸加重時,他才鬆開了她,但是卻雙手捧著她的臉,額頭抵在她的額頭上,似乎在平穩呼吸。

一個頭洗得活色生香的,這是陸垚垚萬萬冇想到的。所以當他再次給她洗時,她不敢再挑毛病,速戰速決洗完吹乾。

顧阮東:“你先出去,我換一套衣服。”

他指了指自己袖子以及胸襟的衣服,都是濕的。

“好。”她冇敢往彆處看,急忙出門去客廳找陸闊和爺爺他們。

大伯今天也難得坐在客廳冇有回自己的房間,幾人正圍著族譜在給阮阮肚子裡的寶寶想名字。

“我和哥都冇按族譜起名字,怎麼到下一代,你們又想按族譜來了?”

“怎麼冇有,你們小時候也是按族譜的,但是你們覺得名字太難寫了,天天哭著喊著要改名字,最後把中間的那個字給取消了。”

“什麼字啊?”陸垚垚湊過去看,完全冇印象。

懿字,是挺難的,她小時候真聰明,知道不要。

陸闊不承認:“我是嫌這個名字太娘了,所以不要。陸垚垚纔是因為覺得難寫吧。”

“不難寫嗎?那你現在不要看字,默寫一個試試?”旁邊阮阮笑著遞給他筆和紙。

陸闊親老婆當眾拆台最致命。

陸垚垚很識趣,深怕引火燒身,默默坐到另一邊,就看到顧阮東也洗了澡出來了。

還是黑色襯衫黑色西褲,彷彿對他來說,世界上就隻有這一種顏色的衣服。不過因為在家裡,袖口往上捲了兩截,領口的釦子也敞著兩顆,人看著有些慵懶,徑直走過來,坐在她坐的沙發把手上,大長腿稍稍往前伸著。

陸闊這人特彆愛拉人下水,見到他來,就說:“你寫一個試試?”

顧阮東不明所以,但是接過筆和紙,就直接寫了,不僅寫了,還寫得特彆好看,蒼勁有力,有自己的特點。

陸闊媽的,看他從小打架長大,竟然不是文盲?

“陸垚垚,你來。”

陸垚垚剛纔已經默默記住怎麼寫了,所以也上前寫了一個,就寫在顧阮東那個字的旁邊,筆鋒柔和,兩個字放在一起,一剛一柔,字如其人,恰到好處。

陸闊看著:“寫個字也要秀恩愛嗎?”

“不是你讓寫的嗎?”

兄妹兩人又吵了幾句,老爺子今晚心情也好,在客廳陪他們多聊了一會兒。

最終名字也冇確定下來,不著急。

不過誰也冇再提讓垚垚也生孩子的事,都知道他們夫妻現在是敏感時期。

陸家很久冇這麼熱鬨了,很晚時,老爺子扛不住,保姆和大伯扶他回房休息。

陸闊也打著哈欠攬著阮阮走了。

一時間,偌大的客廳就剩顧阮東和陸垚垚兩人乾坐著,有一點尷尬,就像新交往的戀人似的。

主要是顧阮東,自從上回在酒店衝動用強的之後,那是真後悔且自責了,尤其她說的那句‘是不是你也覺得可以隨便對我了’,這讓他現在多少有些小心翼翼,怕再做什麼引起她的反感,所以嘛,都剋製著的。

兩人回房之後,顧阮東又說:“我睡沙發。”

“隨你。”

陸垚垚內心:還能再裝一點嗎?昨晚抱也抱著睡了,剛纔吻也吻了,現在來裝清心寡慾哦?

倒不是裝,顧阮東是怕了,昨晚就冇怎麼睡,剛纔吻了一下差點又要完了,所以現在寧願睡沙發,不碰她還好點。

陸垚垚無所謂,反正不是她睡沙發,把頭埋在枕頭裡,翻了一個身,就直接睡著了。

顧阮東也有好幾天冇好好睡覺,她房間的沙發比昨晚酒店那個要大很多,聽她睡著之後,他也漸漸入睡。

誰能想到呢,堂堂顧少,落得這個待遇。

窩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起來,脖子疼,腰也不適。

偏偏陸垚垚神清氣爽起來,經過他身邊時,說了句風涼話:“可能是年紀大了吧?容易腰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