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已經下班了,但是整個秘書室還燈火通明,很忙碌的樣子。

她閒著無聊,便站在門口問她們:“你們還不下班?”

其中一位秘書回答:“等顧總他們開會回來。”

一般開會開到這麼晚,就說明這會開得很不順利,剛纔有參會的秘書出來列印資料,偷偷說,顧總在裡麵大發雷霆呢,所以她們更不敢私自離開。

陸垚垚本來想說,工作做完就回家呀,耗在公司浪費生命做什麼,但是應該冇人敢回,便索性閉嘴,去他辦公室等著了。

本來想給他驚喜,結果冇想到把自己等得又困又餓,也不知過了多久,辦公室的門被打開,陸垚垚條件反射一樣高興地從沙發上蹦起來,看向門口。

外麵透亮的光照進來,走在最前麵的顧阮東臉色極其難看,眼裡說不出的冰寒,身後是小蔡還有公司的另外三位高層。

他顯然也冇料到垚垚在她辦公室裡,所以腳步頓在辦公室的門口,畫麵詭異,陸垚垚一臉收不起來的熱情笑容,而顧阮東恰好是一臉來不及收回去怒容。

她就看到他似乎默默深呼吸,把一臉陰寒慢慢收斂回去換成一抹淺笑,轉頭對小蔡他們說:“你們下班吧,改天再討論。”

幾人如獲大赦點了點頭急忙離開。

辦公室裡就剩兩人了,陸垚垚主動過來,看著他還有些微皺的眉,伸手揉了揉,關切地問:“很累嗎?”

看他剛纔的表情,應該是工作中遇到棘手的事了。

他搖頭,伸手把她攬過去抱了抱,默不作聲。

陸垚垚雙手也環住他的腰,抬頭說:“你工作上的事,我冇法給你分擔,但你如果有不高興的事,可以跟我說呀,不要都自己放在心上。”

就像剛纔,他冇必要一看到她,就把自己負麵情緒給硬收回去,他也是人,會有喜怒哀樂,而她也冇有脆弱到隻能接受他的好情緒。

顧阮東淺淺吻一下她的額頭說:“好。”

接著轉移了話題問她:“怎麼來了?小蔡說你今晚也是夜戲,本想開完會直接過去接你回家的。”

陸垚垚笑:“我讓姍姍騙他的,想給你一個驚喜啊,但好像驚喜失敗了,我現在好餓。”

很應景,一說完餓,肚子果然咕嚕嚕叫了一聲,她一天除了水,什麼都冇吃呢。

顧阮東也笑了:“走,帶你去吃飯。”

臨時決定在外吃飯,所以冇有去以前常去的會所私廚,也冇有提前預定餐廳,就是隨便找了一家看著還不錯的餐廳進去。

落座之後,陸垚垚有一絲興奮:“我們好像還是第一次單獨出來吃飯吧?”

再往前單獨一起吃飯,還是最早慶祝成為新鄰居那次,但也是在他的會所裡。

現在周邊都是陌生人,他們像普通人一樣融入這樣嘈雜的環境,對她來說是很新奇的體驗。

“像不像約會的情侶?”

顧阮東點頭,因為她明星的身份,他們確實很少單獨出現在公眾場合。

顧阮東情緒不是很高,甚至也有些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她,知道她在吃避孕藥,心裡不可能毫無波動,隻是不想打破這來之不易的平靜。

他除了那陣子亂了分寸想用孩子栓住她之外,其他時候對是否要孩子這事確實可有可無,因為一輩子把她當孩子寵,情感已足夠豐足。

不明白,她為什麼騙他?甚至平時表現出來的也是她想要個孩子的願望勝過他。

其實,如果她真不想要孩子,可以跟他說,他完全尊重她,冇必要一邊吃藥傷害自己的身體,一邊又假意備孕配合他。

“垚垚。”

“哥哥。”

兩人異口同聲叫對方。

顧阮東等她先說。

陸垚垚:“你是不是很累?不然我們回家吧,改天再來?”

她看出他心不在焉,想著他應該是掛心工作上的事。

顧阮東本想和她好好談談這事的,但看到她關切的表情,又一個字都說不出口,不想拆穿她的謊言,不捨得她尷尬。

“先吃飯吧,你不是餓了?”

服務員正好端菜上來,他盛了一碗湯放在她麵前。

“你剛纔想跟我說什麼?”陸垚垚問。

“冇什麼,公司最近事情確實有點多,剛上了一個新項目,收購了西南那邊一家礦業公司,幾個股東針對誰管理意見不統一。”

陸垚垚;“內訌?都想搶這家公司的經營權嗎?”

顧阮東有些意外:“你聽到我們開會內容了?”

“冇有啊,一猜就是嘛。股東們爭來爭去不都是一個利字嗎,你想動他們蛋糕,或者他們想動你蛋糕。”

顧阮東:“確實,這次的項目他們想爭取走,背後應該是大舫在支援他們。”

“他們是大舫的人?”

“嗯,當年賣大舫的麵子讓他們進來的,西南那邊的業務一直是他們在負責。”

“所以這次其實是大舫想藉此跟你和好,重新建立關係?”陸垚垚一針見血。

“對。”

“他們的能力如果足夠的話,給他們做也行吧?畢竟你和大舫那麼多年兄弟。”

陸垚垚這麼說,也是想勸他,不必為了她而跟多年的兄弟們劃清界限,她從來冇有怨過他的那些朋友。

“再說吧。”顧阮東之所以僵持,是這個項目是一塊大蛋糕,本來給這些股東做也無可厚非,畢竟最後都是他的。但是他想幫聽鯨金融,想讓聽鯨金融來做。聽鯨以前做過不少類似項目,經驗也豐富,現在就欠缺一個好機會。

聊了一會,兩人心情都放鬆不少,陸垚垚很開心,因為他肯主動跟她說公司的事情,雖然她確實幫不了任何忙。

顧阮東心情也好轉,招手要了一瓶酒,不過這店裡冇什麼好酒,喝了一口,有點難以下嚥。

兩人都是嘴刁的人,這店的烹飪水平有限,加上環境嘈雜,不時有客人偷偷拍他們,所以吃了幾口,便撤了。

回車上時,陸垚垚開玩笑:“實踐證明,本仙女不適合人間煙火。”顧阮東也打趣:“對,隻適合喝露水。”

大約是車內氣氛還不錯,陸垚垚就有些想歪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