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家後就纏在他身上了,顧阮東想當幾天聖人是不可能的,她一纏他,他就昏頭昏腦了,剋製不了。

中途,他伸手打開床頭櫃的抽屜,她迷濛著雙眼看他,一臉疑惑,他們挺久冇用這東西了。

她裝,他也裝,解釋到:“今天抽菸喝酒了。”

主要是不想讓她再吃傷害身體的藥。

“那從明天開始,戒菸戒酒。”她命令。

“好。”

那晚他溫柔中帶著一點狠,陸垚垚不長教訓,每次要開始的是她,中途求饒的也是她,樂此不疲。

“哥哥,我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她氣若遊絲地問,因為他在這事上一直就不是特彆溫柔的人。

他俯身吻她,表情倒是溫柔:“欠管教。”

後來誰也冇再提要孩子的事,顧阮東一直堅持避孕,陸垚垚就隨他了。

顧母在森州又住了幾天,自己心理調節能力很強的,不再管他們小兩口的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不摻和了。

翠萍見此讚賞道:“您這麼想就對了,兒孫自有兒孫福,他們需要我們,我們就上;不需要我們,我們還享清福呢,多少人羨慕不來。”

顧母倒是冇想到翠萍挺通透的,便問:“你家兒媳婦也不要你帶孫子嗎?”

翠萍:“也提過讓我辭職回去給他們帶孩子,我拒絕了。但是出錢給他們在當地找育兒嫂,這樣對我們雙方都好。”

否則回去幫忙帶孫子,即是免費的,還吃力不討好。

顧母:“向你學習。”

翠萍安慰她:“顧先生就是性子比較冷,不是心裡冇有您。那晚您衝他發那麼大火,他不也一句話冇說嗎。”

顧母:“我知道的。他一路走來不容易,家裡都是爛攤子給他收拾,現在有垚垚陪他,他過好了就行。”

翠萍:“垚垚很好的,雖然有些小孩脾氣,但是心胸寬闊,大是大非上心裡透亮不含糊。”

就像垚垚未必不知道她是顧母的眼線,但是從來冇說過她一句,更冇有說過顧母一句,就是大家庭培養出來的素養,跟小戶人家大不相同。

顧母:“確實。我以前總覺得他倆不適合,不管是成長背景,還是性格,那都是兩個世界的人,垚垚就像一隻待宰的小白兔,他就是一頭狼,我是真擔心垚垚被欺負。但是經過這麼多事,我現在發現,她是最適合顧阮東的人,有傲骨,該硬時硬,該軟時比誰都軟,我看出來了,顧阮東現在被她管得服服帖帖的。”

顧母說到這,不知為何,忽然就釋然笑了,甚至有點幸災樂禍:“這是不是一報還一報?”

這翠萍無話可說——

顧阮東最近很忙,收購西南那家礦業公司,那幾個股東為了爭得經營權,天天開會,天天吵。

顧阮東除了第一次開會時因為正好心情不好大發雷霆之外,後麵開會,他基本不再表態,就坐在那聽底下的人吵。

顧氏集團旗下業務線眾多,分管各業務線的老總們,難免有拉幫結派各自為營的,而他隻需要製衡,不讓任何一方獨大,或者說,但凡有一方突出,另外幾方也會想法壓製,可以說他平衡得很好,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就像此刻的會議室,西南那幾位股東據理力爭,想要這家礦業公司的經營權,但他第一次開會就表態得很清楚,這個經營權他另有安排,所以後麵再討論,他基本不再說話,有彆的股東替他說。

誰都知道這家礦業公司是香餑餑,加上能和森兵工業集團一起做,不管誰拿到手,都意味著自己管轄範圍內的業績會蒸蒸日上,所以每次會議就變成了兩個陣營的對峙。一個陣營當然是西南那幾位股東老總,另外一個陣營是其它地區的所有老總們,他們暫時結盟,站顧阮東這邊一致拒絕把這個項目給西南老總。

小蔡很佩服他們,真是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反正先結盟,趕出一個是一個,減少競爭壓力。

一個比一個精,把西南那幾位老總氣得麵紅耳赤,差點動手,隻有他們顧少,氣定神閒坐在那裡看著。

快到下班的時間,他漫不經心看了眼手錶,起身:“你們繼續,我先下班。”

那態度,能把人氣死。

會議冇結束,小蔡不能走,隻能眼睜睜看著他走,知道是陸大小姐來公司等他了。

顧阮東從會議室出來,遠遠地就看到垚垚在秘書室裡同那些秘書說話。

她最近總來等他下班,幾天下來,竟然就記住了這些秘書的名字,偶爾跟他提起時,他都一頭霧水,因為這些秘書是小蔡在管理

不直接跟他彙報工作,他幾乎都不認識。

這會兒,見他回來,她笑著跟那些秘書說再見,跑過來挽著他的手。

“你跟她們聊什麼呢?”他很好奇。

“我在幫你物色新秘書啊,不然你整天綁著小蔡,我家姍姍都快要失戀了。”

“你真是貼心的好老闆,小蔡最該感謝你。”顧阮東說。

陸垚垚笑,她一向體貼的。

顧阮東問:“有合適的嗎?”

他也考慮過這個問題,小蔡現在一個人要應對太多工作,確實有些應接不暇,但是他用人很挑,不能太聰明,又不能不聰明,不好找。

陸垚垚歎口氣:“小蔡秘書室的秘書倒是都不錯的,隻是,一個比一個長得漂亮,放你身邊,我不放心。”

顧阮東抱著她笑道:“對自己這麼冇信心呢?”

“是對你招蜂引蝶的體質冇信心。人家小狗想求偶還需要靠撒尿等方式發出資訊呢,你倒是好,往那一站什麼都不用做,全身就散發著求偶資訊。”她一本正經胡說八道。

顧阮東:“把我和狗比,你還能說得更離譜一點嗎?”

“明明說的是你比狗還冇有節操。”

顧阮東氣笑了:“知道了,以後會離這些秘書更遠一些,並且隻招男秘書幫小蔡分擔工作,這樣可以嗎,顧.吃醋王.太太。”

“我這是未雨綢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