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闊見她要哭,更緊張了:“怎麼了?肚子疼了嗎?是不是難受了?”

“醫生,能不能開快點啊。”

救護車的醫生和司機見多識廣了,很淡定,任他怎麼催,都是保持勻速前行。

好在很快就到了醫院。

陸垚垚和顧阮東也到了,正在門口等他們。

就怎麼說呢,顧阮東和推車上的阮阮對視了一眼,都閃過一絲無奈,因為陸垚垚從家裡出門就一路慌到現在,腦海裡已經幻想了無數種不好的畫麵。

和陸闊如出一轍,不知道的人會以為救護車上下來的是什麼急重症患者,命懸一線。卓禹安和聽瀾的車也緊隨其後,他們都算鎮定。

這是一傢俬立的高階婦產醫院,病房和醫生都是提前就預定好的,陸闊一個星期之前就想安排阮阮入院待產了,但是阮阮堅持上班到最後一刻,此時,她被推去檢查,一行人在病房裡等著。

卓禹安看他坐立難安的樣子,扔給他一瓶水,示意他鎮定一點。

陸闊接過水默默喝了一口,本想說真羨慕他,不用經曆這些,知道有孩子時,孩子就直接三歲了。還好,話到嘴邊及時收回去了,知道這是卓禹安的傷痛不能提,差點犯渾。

顧阮東陪著垚垚坐在一旁等著,實際上,他平日生活中,幾乎冇見過孕婦,甚至他也挺長時間冇見過阮阮了,所以對懷孕這事冇太多概念,但是進入醫院看到那些即將臨盆的孕婦後,心裡打鼓了,不自覺抱緊了垚垚,無法想象她如果也大著肚子是什麼樣,大概他可能比陸闊還緊張吧?

尤其是護士拿著注意事項過來讓陸闊看,陸闊不敢看,讓垚垚看,陸垚垚也說不看,隻好由他來看。

看到上麵寫的風險通知,什麼大出血,什麼栓塞等,他表麵鎮定,心裡就下定決心,不行,他不能讓垚垚冒這個風險,誰愛生誰生,他家垚垚不行。

陸闊不耐煩:“看完冇有啊,告訴我在哪簽字就行。”

顧阮東遞給他:“你還是自己看吧。”

聽瀾在旁邊說:“冇事的,這隻是一個流程,醫院會給所有人看這個風險通知,隻是說可能會存在的風險而已。”

旁邊的護士搭腔道:“對的,而且各位放心,萬一有特殊情況,我們醫院的血庫充足。”

護士不說還好,一說,陸闊更瘋了,剛放下的心,又懸起來,刷刷簽完字,問:“怎麼還冇檢查完?”

正問著,又來一個護士,告知他們阮阮肚子的羊水太少並且有些渾濁,怕胎兒窒息,所以現在直接推進產房,先進行催產素催生,如果效果不佳的話,會直接轉為剖腹產。

說著又是一大堆的檔案需要陸闊簽字。

天不怕地不怕的陸闊,一輩子的慌亂都用在今天了,根本看不清上麵寫的什麼字,又不敢隨便簽字。

最後是場上唯一有經驗的聽瀾,拿過檔案,把每一頁的重點言簡意賅念給陸闊聽,然後直接指著簽名處:“聽不懂也沒關係,在這簽字就行。”

陸闊信任聽瀾,她讓簽哪,他就簽哪。

之後又是漫長的等待,直到第二天清晨5點多,產房裡終於傳來嬰兒清亮的哭聲。

護士先抱著小嬰兒出來,笑意盈盈地報喜:“母女平安。”

是個小公主!

這回陸闊還冇怎麼著,陸垚垚先哭了,先他一步過去從護士手中接過小嬰兒抱著。

陸闊見此,轉身問護士:“我能進去陪我太太嗎?”

護士說可以,他便回頭對卓禹安和聽瀾道:“這邊冇你們事了,快回去吧。”

滿心激動,不用人陪了,所以“過河拆橋”連聲謝謝都不說,跟著護士去觀察室陪阮阮了。

外邊陸垚垚小心翼翼抱著小嬰兒,感慨:“跟我長得好像啊!”

旁邊的顧阮東對小嬰兒冇什麼興趣,但是聽到她的話,也瞟一眼看過來,紅彤彤皺巴巴的一團,哪裡有她好看?

倒是她小心翼翼抱著小嬰兒的畫麵,讓他心裡發軟,有點心動。剛纔還信誓旦旦絕對不要她生孩子人,動搖了。

護士又把小嬰兒抱走了。

陸垚垚有些意猶未儘:“我覺得我們以後就要個男寶寶吧,男寶寶像媽媽,所以兩個寶寶都長得像我,以後帶出去玩,我就騙彆人是雙胞胎。正好我爺爺想要龍鳳胎,也算滿足他老人家的心願了。”

看她自言自語想得挺美的,顧阮東不得不提醒她:“即使現在懷孕,也還差著一歲呢。”

真煞風景,陸垚垚瞪他:“還不是怪你。”

顧阮東隻好說:“我繼續努力。”

等兩個小時後,陸闊一家三口回到病房,陸垚垚頓時覺得這病房冇法呆了,因為陸闊不緊張之後,瞬間恢複了本性,抱著他家小公主,開始跟陸垚垚炫耀起來。

“這雙眼睛,烏溜溜的就像會說話似的,比你小時候的眼睛大多了。”

陸垚垚看了一眼還冇怎麼睜眼的寶貝,哼了一聲。

“還有這大長腿,以後肯定比你高的。”

這也能看出來?

陸垚垚若不是因為想陪陪阮阮,早摔門而走了,氣呼呼地問:“你乾嗎總拿我比啊。”

陸闊還冇回答,顧阮東先回答了:“因為你的顏值是天花板,所以隻能和你比。”

病床上的阮阮雖然折騰了一夜,但是新晉為媽媽的喜悅還冇散去,所以精力滿滿,

“寶寶以後長大,要是像垚垚,我就知足了。”

陸垚垚滿意:“還是我阮阮有眼光。你好好休息,我們改天再來看你。”

陸垚垚挽著顧阮東的手往外走,陸闊又賤賤地在後麵喊了一聲:“妹夫,加油哦。”

陸垚垚

他們就不該來,讓他自己緊張死算了。

兩人昨晚也是一夜冇睡,出了醫院上車之後,都有些累,尤其是陸垚垚,這一晚,可以說是跌宕起伏,所以靠在顧阮東的身上,軟綿綿的。

此時正是上班早高峰,他們的車被堵在路上,慢悠悠往前挪著。

“不回家了,先去你公司休息吧。”

他公司離醫院近一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