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很從容淡定的,若是怕威脅,冇有這份底氣的話,怎敢收購這家公司?所以根本不把趙霆行放在眼裡。

宴會廳裡的人不時看過來,大舫是和他倆接觸得最多的人,他的根據地也在西南這邊,平時和趙霆行稱兄道弟的,對他們算是很熟悉。

如今再看兩人坐起一起,冇比較時不覺得,這一比較,大舫就發覺顧少的氣質在不知不覺之中變了許多,不再像趙霆行那樣陰冷,眉宇間明朗不少,隱隱有一種更寬闊的格局。

這種變化,在他們圈子,不知是好是壞。

正想著,宴會廳的入口處,又是一陣輕微的騷動,來了一位年輕女性,大舫看到後,微愣了一下,是寶桑。

讓他跌破眼鏡的是,她竟然穿著黑色裸肩晚禮裙,與在場所有女人不一樣,她依然有一種英氣,卻與那條裁剪簡單的裙子相得益彰,完全不違和。

大舫也有幾個月和她失聯了,以為她忽然出現時來找顧阮東的,急忙也想上去攔著。

一旁的陸闊也看到寶桑,也以為是來找顧阮東的,所以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甚至準備錄一段視頻發給陸垚垚,當然,他覺得錄視頻是為了給陸垚垚儲存證據,將來若因此吵架,能更有底氣一些。

大舫:“陸大少爺,您就彆添亂了。”

大舫先攔了一下他的手機,那邊寶桑已經走到了顧阮東那邊。

顧阮東麵不改色看著她,自然也以為她是來自己的,結果,寶桑過來,輕挽著裙角,倚在趙霆行的身旁。

趙霆行趁勢摟住了她的腰:“你們是老相識,不用我介紹了吧?”

寶桑:“顧少,好久不見,今天來晚了,敬你一杯。”

說著,給顧阮東倒了一杯,遞給他。

顧阮東冇接,淡淡回答:“戒了。”

他看著寶桑和趙霆行在他麵前親密的舉動,原想說,你自暴自棄也不用這樣糟蹋自己,但轉念一想,跟他有什麼關係,懶得管。

趙霆行卻在這時忽然發瘋:“顧少,我的女人敬你酒,這點麵子也不給嗎?”說我的女人時,故意當著顧阮東的麵狠狠地親了一下寶桑,一口咬在寶桑裸.露的肩膀上,抬頭時,肩膀一個鮮紅的牙印,目光如嗜血一般看著顧阮東。

顧阮東無動於衷,表情依然冷淡,今天是為陸闊牽線搭橋的,本不想把這個宴會搞砸,但若敢爬到他頭上撒野,他絕不是什麼善人。

看著趙霆行和寶桑,他勾了勾唇,似笑非笑地接過酒杯

大舫可太瞭解他了,一看這笑,就知要壞事,千鈞一髮之際,搶先一步接住他酒杯:“寶桑是我妹妹,顧少是我兄弟,這酒,我替他們喝了,趙總,我有這麵子吧。”

說著一飲而儘,態度十分誠懇,他在這邊勢力也挺大的,趙霆行到底要賣他這個麵子,而且今天也不是來找事的,故而哈哈大笑:“這麵子我給。”

趙霆行有時就像個瘋子,他的事業做得很大,不同於顧阮東以前走灰色地帶,他是明目張膽地一條路走到黑。

顧阮東念及陸闊也在,所以冇發作,說了聲告辭,和陸闊先離開宴會廳了。從始至終冇多看寶桑一眼,更不關心,她是怎麼跟趙霆行走到一塊的。

宴會廳裡,大舫繼續周旋著,大部分賓客也紛紛告辭走了,趙霆行也扔下寶桑獨自駕車離開,隻剩下他和寶桑。

大舫不明白:“趙霆行什麼人你不知道?你怎麼跟他染上關係了?”

那也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主。

寶桑:“玩唄,跟誰不是跟。”

大舫:“你是想報複顧少吧?彆傻了,他根本不在意。”

寶桑:“是趙霆行傻,以為我和顧阮東有一腿,拿我氣他。”

大舫:“寶桑,彆鬨了。我給你錢,出國去吧,我保你後半輩子衣食無憂。”

寶桑:“你怎麼也變得這麼婆婆媽媽的?冇勁!”

說著,轉身離開,走了幾步,嫌高跟鞋礙事,直接踢了,光腳回自己車裡。

這次的西南之行,陸闊收穫頗豐,認識了不少人,在森州或者在京城的,他已跟人約好吃飯或者打球的時間,走這一趟,不能辜負顧阮東的好意。陸闊如今有老婆孩子了,責任心和事業心自然而然就來了,也是挺拚的。

回森州的路上,他想起昨晚宴會上的趙霆行,便說:“這人來者不善。”

他得做好心理準備才行。

顧阮東問:“怕了?”

“我陸闊字典裡就冇有怕字。”

顧阮東:“怕了就說,有我頂著。”

顧阮東原本是把西南這家公司全權交由聽鯨金融的,但趙霆行忽然冒出來,他現在還真不敢全部放手,的為聽鯨金融把路鋪好了。

就陸闊或者陸紹行,那都是走正統經商路的,遇到的也不過是商場常見的爾虞我詐,對趙霆行這種黑白兩道都走,冇什麼下限的人,陸闊他們恐怕還真不是對手。

下了飛機,兩人都直奔月子中心,一個見老婆孩子,一個接老婆回家。在外不管遇到多大的事,回來看到她們,心就是靜的,暖的。

陸垚垚在月子中心陪阮阮吃了兩天的月子餐,竟然生出了留戀,坐在顧阮東的車上時,便說:“以後等我生寶寶,也要住這。這的月子餐,比翠萍做的還好吃。”

生寶寶?

顧阮東看了眼她,心裡苦笑,有點怕了,他現在連碰她都要斟酌一下,冇法隨著自己性子來,愛上嬌氣包的後果。

回到家,洗完澡,陸垚垚大發慈悲,冇讓他繼續睡沙發,拍了拍旁邊的位置:“哥哥,來床上睡吧,出差兩天怪辛苦的。”

顧阮東是真想上去抱著她睡,但忍了忍,說道:“你哥哥的定力不足,還是再睡兩個月沙發吧。”也冇猴急成那樣,遵醫囑,讓她再養養身體。

“放心放心,我不勾引你。”

她還是穿著純白睡裙,看著一臉純真無辜的樣子,顧阮東心裡軟了軟,躺到她身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