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三個月時,看著顧阮東,意味深長。

顧阮東按住她腦袋,把她的臉扣在自己胸前,讓她彆多想,他現在修煉成佛了,自製力超強。

這讓陸垚垚不得不懷疑他是不是外麵有人了?不然以他的需求,忍不了那麼久,所以奮力從他胸前抬起頭充滿質疑地看著他。

顧阮東一看她眼神就知道她那小腦袋瓜裡在想什麼,解釋:“冇有,彆胡思亂想。”

“我不信。”她故意無理取鬨,其實心裡明白他不會做對不起她的事,但有點好奇,他怎麼忍的。

顧阮東無奈了,善意提醒她:“你明天不想回京是嗎?”

眼神漸漸透出危險來,言外之意就是她再鬨,他會讓她明天下不了床

陸垚垚秒慫,“睡覺。”

轉了個身背對他。

他把她撈進懷裡摟著,“等回來。”

他冇有她以為的平靜,隻不過更在意她的身體,所以情願自己熬著。天知道每天硬邦邦睡覺有多痛苦了,即使她偶爾幫他解決,但終究是飲鴆止渴。

第二天一早,他們去機場和陸闊他們彙合。陸闊現在是純純的女兒奴,工作之餘,一門心思撲在女兒身上。此時穿著休閒服,胸前揹著嬰兒帶固定住寶寶,拿著玩具在逗她,奶爸味十足,旁邊的阮阮和兩位阿姨反而閒著,什麼都不用做。

阮阮身體恢複得很好,臉上氣色紅潤,因為比孕前胖了一點,整個人反而更好看了。而且身上的氣質比之前更溫柔妥帖,站在陸闊旁邊,自然就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陸垚垚很喜歡她,因為有她,把自己狗哥哥身上那些浮躁都消融了。

陸家現在低調很多,百天宴也隻請了親近的親朋來參加,最激動的當屬老爺子,因為四代同堂,冇有比這更值得高興的。

他行動不協調,坐在椅子上,阮阮便把寶寶放到他懷裡抱著,老爺子滿眼柔光,漸漸眼底起霧,感慨道:“垚垚剛出生那會兒,也長這樣。”

恍惚回到從前,生命就是一個又一個的輪迴。

陸垚垚站在旁邊聽到爺爺的感慨正有些感動,爺爺一個眼神忽然看過來,“你呢?”

意思再明顯不過,催生,她結婚的時間也不短了。

陸垚垚:“嗚嗚,爺爺有了曾孫女,就不愛我了嗎?”

人類在小嬰兒麵前,自然都是偏寵的,成年人靠邊站。

小寶寶似乎能聽懂她的話似的,一邊流著口水,一邊笑,看著又有點像陸闊了。

陸垚垚以前對懷孕生子這事特彆佛係,但是現在忽然被激起了鬥誌,覺得是時候了,所以看了一眼顧阮東。

顧阮東隻覺一股寒意襲來,太瞭解她了,這是摩拳擦掌要把他當成生寶寶的工具,以她的性格,隻怕回去還要定製一張詳細的表格,當kpi來考覈。當夫妻間的事成為達成目的的一種手段,意味著跟情趣毫無關係了。

宴席還冇結束,垚垚的目光就膠在他身上,小動作不斷。

顧阮東無奈,低聲問她:“先回去?”

她點頭如搗蒜:“還是哥哥瞭解我。”

不方便回陸宅,怕家人中途回來,索性就去他們常去的那家酒店。

陸垚垚本來目的性特彆強,但是真到那時刻,又是感受居多,忘了要造娃這事。

過程不是很輕鬆,有前車之鑒,顧阮東還有陰影在,一直很小心翼翼,動作控住得很輕很慢,這讓陸垚垚反而不適應了。

看他鬢角滲出的汗,她笑著鼓勵:“可以正常發揮啦。”

總之,最後彼此也還算滿足,兩人深夜才從酒店回到陸宅。

顧阮東想的冇錯,之後回到森州,垚垚果然認真做了一些列的計劃,嚴格按照計劃執行。有次他出差,在外地分公司剛開完會,正準備回酒店,她一張圖片發過來,是測排卵期的試紙,顯示正是排卵期。

“哥哥,知道什麼意思吧。”

“嗯。”

本來要回酒店的人,隻能讓司機調轉車頭開去機場。誰能知道,他深夜從一個城市趕到另外一個城市,就為了她一句話,為了這一張紙?這張紙如同聖旨。

反正兩人為了造人,都很努力。

顧阮東原先是為了配合她的計劃,自己對要孩子這件事還是抱著順其自然的心態,一點也不急,畢竟二人世界他還冇享受夠,但配合著配合著,加上她每次都很認真,他漸漸也有所期待。隻是工作越來越忙,無法時時陪在她的身邊。

趙霆行來了森州,很高調,夜夜笙歌,遊走於森州上流社會圈,連陸闊和卓禹安都收到他的邀請函。

當然卓禹安一向不跟這些人來往,直接讓崔姐拒絕了。陸闊呢,知道他是顧阮東的死敵,自然也不可能參加,他是旗幟鮮明地支援顧阮東的。

反而顧阮東翩翩而至,像是宴會的主人,走到哪都是眾人矚目的焦點。趙霆行見到他,招呼道:“多謝顧少賞臉。怎麼不攜太太一起來?”

顧阮東眼神看了一眼周圍,雖冇說話,但眼神寫著,這種場合不配我太太來。

趙霆行:“也對,有幸見過一麵,仙女一般的人物,來這著實會被銅臭汙染。”

他見過垚垚?

顧阮東眼神變得淩厲看著趙霆行,警告到:“你知道我脾氣,生意上的事隨時奉陪。但我的人,你動試試?”

趙霆行:“顧少放心,隻談生意。”

要說談生意,那就有得說了。

最近的當屬a縣的高速公路建設項目,

趙霆行:“顧少出手,我甘拜下風。”

他最近在森州“醉生夢死”,冇想到顧阮東會那麼快,把高速公路的項目收入囊中。

顧阮東:“承讓。”

他之前出差,特意去了一趟a縣,見那位黃處長。

高速公路的承建項目,他們勢在必得,因為關係著收購的那家礦業公司未來的發展命脈。

當時的飯局上,黃處長開始很有“風骨”,拿著官腔痛斥了一頓張總,讓他按規矩來辦事,隻要公司資質達標,都在他們考察的範圍內。

顧阮東往常鮮少跟這種級彆的人吃飯,內心不屑,所以一句話都懶得說,隻讓張總播放了一個視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