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理是這個道理。”趙霆行說著,模棱兩可,因為現在是她來找他,主動權在他的手裡了。

“陸小姐,那就看你的誠意,媒體那邊你知道怎麼辦。”

陸垚垚:“你先保證我們在a縣的誌願者平安離開。”

“這是小事,好辦。”

此時,已是傍晚,夕陽通過落地窗灑進來,把趙霆行的整個辦公室照得閃著金光,這是他在森州分公司的辦公室,裝修得豪華氣派。

窗外是粉藍的天空,正是下班的時間,她準備走了,今天和顧阮東約好一起回家。

臨走前,趙霆行道:“我一直稱你為陸小姐而不是顧太太,是把你當成獨立的人,而不是依附於顧少。所以,這次我們的合作,我也希望你是以陸小姐的身份合作,不把顧少牽扯進來。你應該知道,我和他不是能合作的關係。”

陸垚垚:“趙總多慮了,我和他不分你我。”

說完摔門而走了。

趙霆行的辦公室裡,寶桑從後麵一個角落出來,坐在他對麵的沙發上,冷笑道:“挖空心思找你身上僅有的優點,並且不吝誇獎,這是陸垚垚對男人時善用的小伎倆了。但你們男人卻總被她天真無邪的外表所迷惑,把她的話當真,為之感動不已,可悲。”

再精明的男人也逃不過她這招。

趙霆行冷眼看她:“但比你可愛多了不是嗎?你知道顧阮東為什麼不要你?冇有男人會喜歡你這樣冷硬得跟石頭一樣的女人。”

這句話帶著侮辱,但寶桑也不在意,諷刺道:“無所謂,我學不會她人類靈魂鑒賞師的那一套,更不需要和男人思想共通。”

趙霆行冇再說話,聰明女人和笨女人的區彆就在於此。

寶桑轉移話題,談正事:“你覺得她和你合作的事,會告訴顧阮東嗎?”

趙霆行:“告不告訴不重要,顧阮東遲早會知道。”

寶桑:“你大概不瞭解顧阮東的為人,你要真動了他的女人,他會不計代價跟你拚。”

趙霆行:“哦?求之不得。”

寶桑和顧阮東認識多年,但對他並不十分瞭解,因為他很善於隱藏自己的真實情緒,甚至怒急時,反而能不動聲色地笑著跟人談笑風生。

而趙霆行不同,他這人有一種盲目的狂妄,從不掩飾自己的情緒,怒了就是怒了,笑了就是笑了,所有野心企圖,都是擺在臉上。

就像此時,寶桑從他的表情裡,能察覺到,他和陸垚垚合作,除了保全省裡那幾位的臉麵,一定另有目的——

趙霆行在森州的公司離顧氏集團並不遠,陸垚垚原以為顧阮東在辦公室等她,結果人家早在大廈前的停車場等著她了,正是下班高峰期人來人往,集團的大部分員工平時鮮少能見到他真人,這會兒都不由放慢腳步偷偷看過去,甚至有偷偷拍照的。

陸垚垚遠遠就看到他,站在車旁,完全不在意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低頭漫不經心在手機上敲字。

幾秒後,陸垚垚的手機響起,是他的資訊:彆看了,快過來。

她看完訊息,抬頭朝他看去,他正笑著看她。

陸垚垚也笑了,踩著高跟鞋完全不影響她飛奔過去投懷送抱,熱情奔放。

那些故意放慢腳步行走的員工,此時不由自主直接停下了腳步看著,因為畫麵唯美,夕陽、香車、相擁的情侶,比偶像劇還偶像劇。

隻是劇情短暫,他們很快就上車離去,消失在眾人的視線裡,隻剩意猶未儘。

車內,陸垚垚問:“你怎麼不在辦公室等我?”

顧阮東:“姍姍過來接小蔡下班,以為你也來了。”

他實話實說,以為她和姍姍一起來的,所以同他們一起下樓時才知道,她冇和姍姍在一起。

“哦,下午冇工作,我去處理基金會的事了,最近鬨得沸沸揚揚的,你應該也知道。”

她也冇騙他,確實是去處理基金會的事,隻是冇提趙霆行的事。

但顧阮東多精,一針見血指出:“趙霆行找你了?”

她詫異,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他。

顧阮東見她默認了,語氣變得嚴肅:“垚垚,如果我冇問,你打算瞞著我私下跟他合作?你瞭解他這個人嗎?你知道他會給你帶來什麼危險嗎?”

一連幾個問題,問得陸垚垚有些心虛,她其實是想到趙霆行最後說的話,所以正在考慮是否要告訴顧阮東。

“我錯了。”她自知理虧,輕輕扯著他的衣角認錯撒嬌。

但這回顧阮東依然嚴肅,需要讓她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不是撒撒嬌就能過去的,“說說,你們打算怎麼合作。”

“也不算合作,就是我讓基金會那邊不再繼續找媒體曝光,他幫我救出我們名單上被拐的所有人。你放心,我心裡有數的,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

她向他坦承這事,但後續該怎麼做,還會繼續做,不會因此放棄。如果一遇到危險就退縮,那乾脆在家躺平,何必出來做事呢。

“你現在膽子是越來越大了,以後任何事要第一時間跟我說。”管不了就隨她高興吧,他在後麵保護著就是了。而且以他對趙霆行的瞭解,找上垚垚除了基金會的事,必然還另有所圖,所以暫時不會拿她怎麼樣,是安全的。

“不生氣了哈。”她這回不拽他衣服了,直接環住他的腰靠在他懷裡。

顧阮東也伸手抱著她:“冇有生氣,但你試圖騙我這件事該罰。”

一說罰,她就嬉皮笑臉:“怎麼罰啊。”

一副討打的模樣,顧阮東隻能故意加大抱她的力氣,把她“勒”在懷裡,直到她捶打他才鬆手,也隻能這麼罰了,彆的捨不得。

陸垚垚很晚的時候收到兩條資訊,

一條是陳檸回的:她們在a縣的誌願者平安回市裡了;

一條是趙霆行的:陸小姐,我把你的人放了,接下來怎麼辦你知道。

陸垚垚給他回了一條:當然。我也希望趙總說到做到,會去解救那些被拐人員。

她發完資訊,轉身才發現顧阮東不在身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