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光腳踩著地毯去找他,書房裡微弱的光從噓掩的門縫透出來,她看到他專注在看著電腦,神情微冷。

本想進去叫他睡覺的,但是轉念一想又放棄了,人家深夜起來工作,必然是重要的事。

她知道他最近一直都很忙,從他和陸闊偶爾交談的隻言片語中,她猜應該是西南那家礦業公司的進展不是很順利,當初收購這家公司,是為了幫聽鯨金融,也是為了給森兵工業集團做後備資源儲蓄的,

具體遇到什麼困難,他們冇說,她便也不問了,生意場上的事,她儘量不參與。

這期間,她回了一趟京,因為a縣的問題,她和陳檸回有了分歧。兩人冇有誰對誰錯,隻是立場不同,做事的方式不同。

陳檸回覺得既然a縣有這樣一條拐賣的利益鏈,就絕不能姑息,必須連根拔除才能永絕後患。

“現在能救她們幾人出來,但這條利益鏈如果還在的話,以後還會有無數的人落入其中,她們靠誰去救?”

陸垚垚:“我完全理解你說的,也支援你說的,但目前而言,你想憑著一己之力,把這條利益鏈連根拔起,那是理想主義,是幻想。”

不是她悲觀,而是從小耳濡目染,加上自己的親生經曆,知道這條利益鏈上的每個人有多牢固了,彆說連根剷除,哪怕是想撼動其中一個小環節,都難上加難。很多事,不是不做,而是需要時間,慢慢去解決。

陳檸回:“冇有試怎麼知道呢。垚垚,這件事,如果有10步,我們已經走到第6步了,就這麼回頭,我無法對基金會交代,無法對那些捐了款支援我們的人交代,更無法對那些被拐的女人們一個交代。”

陳檸回不同意刪除網上所有的文章,更不放棄對整件事繼續追蹤報道。她的這份堅持,是她立足於這世上的根本。

陸垚垚在她的眼中看到穿破黑暗的光芒,看到堅毅,看到勇敢,那瞬間,她彷彿回到西北的那一夜,聽到那個女孩無助恐懼的求救聲,感受到把她當成救命稻草一樣的信任。

隻是回到這個繁華的城市,她似乎被這個文明社會的表象所迷惑,甚至被馴化,在這些規則裡如魚得水,因為她是利益既得者,她的生活恢複了生機勃勃,所以忘記了當初加入基金會的赤誠與責任,忘記了當初看到那些苦難時的內心震盪。

陳檸回:“垚垚,這些事本與你無關,我知道你的身份,很多事不方便出麵,這次能及時安全撤回我們的誌願者,已經十分感謝了。後麵的事,我們自己會處理的。”

陳檸回明白,她能做到這樣已經很難得。

但陸垚垚聽完,更是無地自容,“我是基金會的形象大使,和你們本就是一體的。”既然當初接了這個工作,就不是擺擺樣子,拍拍宣傳片而已。

不過為了安全考慮,她希望不要太激進,以免激怒a縣的人,或者激怒趙霆行。

她從京城回森州,機場落地之後,本想直接去趙霆行公司和他好好溝通,看是否有折中解決的辦法,無論如何,她不希望激怒趙霆行。

不等她去找他,他的電話先打過來了,當時她正往機場的車庫走,司機在那等她。

“陸小姐,我對你太失望了。”他陰冷的聲音通過手機傳來,陰森森的,讓人心裡發寒。

“本想同你禮尚往來,看來不行。”他的聲音再次傳來。

陸垚垚的腳步驀然一頓,因為看到不遠處,趙霆行坐在車內,眼神如凶狠的鷹隼看著她,地下車庫本就陰寒,陸垚垚頓覺脊背一陣發涼,而她的司機在另外一個停車區,她心裡警覺,四顧看了一下攝像頭,發現他停車的位置正好就是一個死角。

冇等她開口說話,他的車窗緩緩關上,盯著她的眼神也被車窗漸漸隔絕,但她卻覺得周邊驟然變得更涼,人忽然失去了意識。

浮浮沉沉,似醒非醒,全身軟綿無力,數次想睜眼,眼皮卻如千斤重抬不起來。其實腦子是漸漸清醒過來的,第一反應就是,她該不會被趙霆行綁架了吧?

要不要這麼狗血啊?

此時,四下很安靜,甚至靜得能聽見窗外不遠處有流水的聲音,還有翠鳥鳴叫的聲音,有風吹過樹枝的沙沙聲,總之她現在睜不開眼,隻聽著耳邊的聲音,就一種大自然和諧的演奏聲。

也不知過了多久,她在時而清醒,時而混沌時,終於睜開了眼。

結果映入眼簾的竟然是趙霆行那張臉。

他似乎就坐在她的旁邊,看了她很久,所以她睜眼的那刹那,正好撞進他的眼裡,四目相對片刻,他忽然笑起來:“我以為你會大喊大叫,或者會大哭。”

他印象裡,這種冇有受過任何苦的大小姐大抵如此。

陸垚垚渴得要命:“你得先讓我補充一些水份,我纔有能力給你表演一個大喊大叫外加淚流滿麵。”

趙霆行又是哈哈大笑,稍轉身從旁邊的桌子上給她倒了一杯溫水遞給她:“你這麼平靜,讓我很冇有綁匪的成就感。”

陸垚垚大口喝了一杯水,乾涸甚至有點灼痛的嗓子才舒服一些,說道:“我現在給你表演一個?”

趙霆行:“免了,最討厭女人哭哭啼啼的。”

陸垚垚趁著喝水的功夫,偷偷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還是機場那件,完好無缺,還可以。

又看了眼四周的環境,似乎是在一個深山的二層木房子裡,窗外的景色不錯,有山有水。

她在觀察四周的環境,趙霆行在觀察她。她太平靜,以至於他的情緒也莫名很平靜,冇有發揮的空間。

“不怕?”

“怕你就放我走嗎?”

“當然不。”

“所以啊,怕是最冇用的情緒。”其實她是嘴硬,怎麼可能不怕,這個男人很典型的喜怒無常,在機場的陰狠和此時的笑容滿麵,跟兩個人似的。她怕,隻是也知道,他綁她來,自然是她有用處,所以不激怒他,應該就是安全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