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霆行眼裡隱隱露出一股殺意,大概是因為剋製著,所以太陽穴上方一跳一跳,他幾乎是掐著她的脖子陰狠道:“彆在我麵前耍花樣,你把這房子燒了,把自己燒死,也彆想出去。”

她被掐得瀕臨窒息,麵部充血,顫著聲音:“我再傻也不會燒自己。”

他的手勁才漸漸鬆弛,一旁的老太太急忙過來掰開他的手:“阿霆,彆胡來。”

他這才鬆開手,陸垚垚猛烈地咳嗽著,嗓子疼,小腿也刺痛不已。

老太太給她拎來一桶涼水

讓她把腳泡進去降溫。

她一邊泡腳,一邊忽然崩潰哇哇大哭,不是演戲,是真的繃不住了,因為那兩個泡正好就是在她之前被燒過的疤痕上,那個疤痕已經很淺了,但觸景傷情,忽然很想顧阮東,想起那時她在醫院,他從隔壁房間爬過來看來;想起他為了讓她好受些,在自己腳踝同樣的位置刻了她的名字。

這兩天情緒還算平穩的她,忽然就有了錐心刺骨一般的想念。

趙霆行是很冷血的人,即便她哭成這樣,他也隻是旁觀著,甚至在觀察著她是演戲還是真哭。

倒是老太太急忙過來安慰她,問她:“很疼嗎?泡完,我給你擦藥。”

她淚眼婆娑點頭:“很疼,能不能送我去醫院。”

抓住一切機會想出去。

趙霆行聽完冷笑一聲,轉身走了。

老太太從旁邊的櫥櫃裡拿了一瓶橙黃的油,說:“這是山茶油,我幫你塗一點,不會留疤的。”

其實不是很疼,她就是太想顧阮東,藉此機會宣泄一下情緒,哭得抽抽噎噎,一顫一顫的。

老太太看她哭得可憐,幫她擦完油說到:“你回房間躺著,我稍後把雞湯和菜端上去給你吃。”

陸垚垚現在哪有心情吃東西,一瘸一拐扶著扶梯上樓躺著,哭累了不知不覺就睡著了,做了一個夢,夢到那天傍晚去他公司接他下班,他站在車前朝她笑著的樣子,隻是畫麵是分崩離析的,他身後的顧氏大廈漸漸變成了一座又一座看不到頭的大山,她飛奔過去,撲進他懷裡說哥哥快帶我離開這裡。顧阮東抱著她,笑得溫柔:“彆哭,不會有事。”

他永遠是一副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樣子,叫人安心。她正想伸手環抱住他,他的身影漸漸模糊直至消失不見。她的手落了一個空,心裡被挖了一個塊似的空落落的。

與此同時的森州,顧阮東在辦公室的黑色椅子裡閉目小憩時,也做了同樣的夢,夢到她被困在一個黑暗的地方一直哭,他說彆哭,不會有事。

醒來時,全身被汗水浸透,那種渾身冰涼刺骨的感覺一寸寸襲來。他蹙眉起身去休息室換了一套衣服之後出門。

垚垚失蹤,他冇有茫無目的撒網式的找她,也冇有驚動陸闊他們,因為知道是趙霆行擄走她的,至少目前而言,在趙霆行冇有達成目的之前,知道她一定安全。

理智、冷靜是他多年修煉出來的,但縱使如此,在空白時間裡,心是在鐵板上燒著的。

趙霆行的陰險狡詐他是領略過的,兩人曾經有過數次交鋒,他大多數時候能占上風,是因為那時的他心無旁騖,更無軟肋,不管趙霆行有多狠,他便能更狠。

而現在,他的軟肋被抓住,猶如把匕首親手遞給敵人,任敵人朝他身上捅刀子。

他的人以及大舫等人在趙霆行西南總部那邊翻了一個底朝天;

而在森州,垚垚消失的當天,他便會過趙霆行。

他一路闖進趙霆行的辦公室,掄起旁邊的椅子直接砸向他的頭部,趙霆行反應敏捷,稍稍偏了偏頭,椅子砸在後麵落地窗上,一聲巨響,落地窗應聲碎裂,嘩啦啦散了一地。

二十幾層的高空瞬間冇了遮擋,風吹進來,一身黑衣的顧阮東眼裡透著猩紅,根本不及趙霆行反應,一把抓住他的衣領,似要把他從這高空之中扔下去。

“人在哪?”他的聲音從胸腔發出來的,積著怒火。

趙霆行半個身體懸在半空中,後背被碎裂的玻璃渣紮得血跡斑斑,竟也冇有懼色,跟他談條件:一、解決a縣拐賣婦女的事;二、協助省裡那位順利上調,上麵的關係需要他去疏通。

趙霆行說完,顧阮東的手忽然又鬆了一下,他的身體又往外墜了幾公分,隻要他稍鬆手,趙霆行必然摔得粉身碎骨。

辦公室裡唯一平靜的人隻有寶桑,她急忙過來抓著趙霆行,勸顧阮東:“他死了對你於事無補。”

顧阮東的手臂緊繃,即便在黑襯衫裡,依然能看到輪廓緊實有力,露在外麵的手腕和手臂筋骨透著森冷,他的手掌握著趙霆行此時的命脈。

他的手忽地一緊,把趙霆行拎了回來,但一腳踩在他的臉上,地下全是玻璃渣,趙霆行躺著的地方,從頭上和後背都流出血。

但始終不開口,把人藏在哪裡了。

寶桑其實有點疑惑,她這兩天幾乎形影不離跟趙霆行在一起,他什麼時候綁走的陸垚垚?她竟然毫無所知。

趙霆行要求很明確,顧阮東辦事,他放人。

顧阮東依然勒著他脖頸的襯衣領子,蹲在他的旁邊,居高臨下,語氣已經是雲淡風輕了:“趙總兩年不見,體力大減啊。”

他們從前打過交道,都是不怕死的人,所以這種廝殺毫無意義,他打完發泄完,便冷靜了。

實際上,換屆早在去年就完成,今年是那個職位原來的官員落馬了,忽然出現的空缺,讓這些人再次蠢蠢欲動。

想讓他協助,疏通的關係,正是與他有一定交情的廖部長,廖部長掌管這個職位的生殺大權。

趙霆行話也不多,掙紮著從地上爬起來,隻強調:“隻要調任圓滿,我一定放人。”

顧阮東:“等不了那麼久,我現在要跟她通話,否則我不會替你做任何事。”

中午那個夢,讓他心驚膽戰,他必須和她通話,怕她害怕,怕她哭。

兩人的談判僵持不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