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太太顯然認可她這句話,所以冇有作聲,眼裡像是想安慰她,張了張口,又冇說話。

陸垚垚一副委屈得要掉眼淚的樣子:“外邊那些女人都是貪圖他的錢,隻有我是真心愛他,想嫁給他,為他生孩子。”

嘔她說完自己都嫌噁心。

“我好像懷孕了。”她戰戰兢兢說出這句話,然後握著老太太的手:“阿姨,您千萬彆讓他知道,否則他肯定不同意要這個孩子,因為他也覺得我不是真心待他的。”

老太太臉上似乎閃過驚喜,然後歎了口氣:“阿霆也不容易,他以前被女人傷害過,但如果是他的孩子,他不會不要的。”

這誤打誤撞還能挖到他的八卦新聞?她剛纔那麼說,完全是因為之前查過他的資料,身邊女人不斷。

“但我不敢冒這個險,他以前跟我說過,絕對不要我生的孩子。”她一邊說,一邊判斷著老太太的表情,好像這套說辭,也符合趙霆行在老太太心裡的形象。

老太太歎口氣:“委屈你了,有我在,他不敢不要。”

陸垚垚落淚:“謝謝阿姨,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但是保守起見,還是先彆讓他知道,等過了三個月穩定了再說。”

老太太覺得有道理,便答應了。

等到下午,陸垚垚便假裝肚子不舒服,求老太太帶她去看。

要感謝演員這份工作,她難受得弓著腰,臉色發白,整個人都虛弱得隨時都會暈倒一樣。

雖然騙一個善良老人有些於心不忍,但眼下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一邊演,一邊在心裡說對不起對不起了。

老太太看她這樣,急得團團轉,樓上樓下來回好幾趟,陸垚垚側耳傾聽,這樣了,也冇有和外界聯絡,可見是真的冇有外界的聯絡方式。

過了幾分鐘,就見老太太下樓,手裡拿著一疊錢,扶著她:“我們去村裡找醫生。”

“要走半個小時,你可以嗎?”

她含著淚點頭,脆弱地靠在老太太的身上:“走慢點我可以堅持。”

縱使心如急焚,她也強忍著想加快的步伐,慢吞吞走著,以免起疑。至少先走出大山,哪怕探探路也行。

原來雜草叢中有一條通往外麵的山路,隻是平時幾乎冇有人走,所以被雜草遮擋,不仔細找,根本看不見這條路。

兩人攙扶著,走了大半個小時,遠遠地,看到有水泥馬路,有幾座現代房屋坐落的村子,毫不誇張地說,陸垚垚竟然有些熱淚盈眶,就像從另外一個時代穿越回自己的世界了。

剛走上那條充滿現代感的水泥馬路,甚至覺得自由在向她招手了,這時,停在路邊的一輛車,車門忽然打開,下來一個年輕男孩子朝她們走過來,看到陸垚垚時臉上閃過一絲驚訝,但並未打招呼,而是直接問老太太要去哪裡?他送她們去。

陸垚垚心裡閃過無數臟話,不用說,必然是趙霆行的人在這守著呢。她輕輕扯著老太太的衣服,意思是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她懷孕的事。

老太太會意,說:“感冒了,去診所拿點藥。”

年輕男孩:“我陪你們去。”

很堅持,要形影不離跟著她們,一路“護送”她們到診所,陸垚垚心裡鬱悶得要命,但還是勉強揚起笑容說,謝謝啊,我跟你合張影吧。

因為發現年輕男孩是認識她的,畢竟她大小也是一個明星,在年輕的群體裡,頗受歡迎。

她想合個影,至少留下一點痕跡,哪怕是極其微小的希望,她也不放過。年輕男孩猶豫了一下,架不住她的熱情,還是掏出手機合影了一張。

“要簽名嗎?”她又問。

年輕男孩收起手機,麵無表情地搖頭。

這個村子的診所還算正規,有一個男醫生,還有一個負責打針拿藥的女護士,一聽她是肚子疼,便讓女護士帶她到簾子裡麵去檢查。

陸垚垚此時手心都是汗,因為緊張,因為終於看到了一點曙光,想著能通過女護士聯絡上外界。

但老太太帶她出來,不知是警惕,還是出於關心,一直緊隨在她身旁,絕不給她和外人獨處的機會。

她這回是真難受,蜷縮在簡陋的床上,不給護士檢查,以此想拖延時間。腦子裡在飛速盤算著,是直接向醫生護士求助,還是想彆的辦法?

求助的成功率有多大?醫生護士和趙霆行什麼關係?在這個村子裡會幫她一個陌生人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但她冇有試過不會死心,所以在護士問她哪裡難受時,她抽抽噎噎,一邊含含糊糊說著自己哪裡難受,一邊斷斷續續把顧阮東的手機號夾雜在裡麵報給了護士。

顧阮東的私人手機號是定製的,所以數字非常好記,一般人聽過一次就能記住。

護士驚詫地看了她一眼,她回看護士,眼神裡都是求救。

之後,護士就麵無表情了,問她:“除了肚子疼,還有哪裡不適嗎?有冇有流血?”

她搖頭,說冇有。

“給你開一盒驗孕試紙吧,回去測驗一下是否懷孕。但最好能去醫院化驗檢查。”

“好,謝謝。”

從簾子裡出來後,她臉色一白,赫然發現趙霆行不知何時來的診所,正站在簾子外,她險些撞上他。

他的目光森冷,一把抓住她的頭髮,迫使她抬頭看著他,整個頭皮瞬間發麻發痛。

他居高臨下:“陸小姐,我說過,你乖乖呆著,能保你好吃好喝。想在我眼皮底下耍花招,先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

說完,他抓著她頭髮的手又使了使勁,陸垚垚痛得眼淚一下飆出來,整個人往後仰著,此時的趙霆行纔是真實的他,陰鷙狠戾。

說完,不顧老太太的阻攔,拽著她一路離開診所。陸垚垚的修養不是會在公眾場合大吵大鬨的人,她也鬨不起來。

所以被趙霆行拽著離開時,隻是眼睛看著那位護士,無聲地求她,但是女護士眼神閃躲,避開了她。

她的心墜入穀底,就想起之前在西北遇到的那些被拐的女生,更加深刻體會到那種絕望和無助。

哥哥,你在哪裡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