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心裡驀然發脹發痛,拔足就往樓下瘋跑出去,微涼的夜風吹著她,但臉上,眼裡,炙熱的情緒翻湧。

從樓上瘋跑下去,險些摔了一跤,她這才急忙放慢了腳步,走出房子,走到院子木柵欄處忽然頓下,眼淚已飆出來了。

因為見到她家哥哥帶著一束光,穿破一重又一重的黑暗,大步朝她走來。依然是那一身黑的打扮,但卻彷彿自帶光芒,如黑暗裡降落的騎士,勇往無畏讓人心安。

真的好討厭啊,他為什麼每次出場總是那麼帥,她一邊覺得像是在做夢般不切實際,一邊又激動得一塌糊塗。

還未等她再往前走一步,他高大的影子已經籠罩著她,人驀然被拽進他的懷裡狠狠抱著。

對的,狠狠地抱著,像是要把她揉進他的身體裡,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他的心跳如鼓一般強勁,震動著她靠在他胸前的耳膜,一下又一下。

幾乎喘不過氣,卻又如此貪戀他緊緻的擁抱,隻有被他這麼抱著,她纔有真實感。

“哥哥,我好想你啊”她也緊緊環抱著他,抬頭說著。

話音一落,他的吻已經落下。

她瞪大眼睛看著他,這麼久冇見,不捨得閉上眼睛。

很奇怪的接吻方式,因為他也是睜著眼看她的,這麼近的距離,她看到他眼圈是紅的,帶著一絲絲的水霧。

即便他一句話都冇有說,但是他的想念,他的愛,他的自責和愧疚,都在這個擁抱和這個吻裡。

陸垚垚有千言萬語想說,但此刻卻也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想這麼抱著吻著,勝過任何言語。

良久,顧阮東才稍稍鬆開她,一手環著她的腰,一手拖著她的後腦勺上輕輕摩挲著,終於開口:“對不起,我來晚了。”

本來情緒已經逐漸平靜的陸垚垚聽到他這句話,鼻尖一酸,覺得好委屈,好遺憾。不是因為他來晚了,而是最想分享的訊息冇有第一時間和他分享,就變成了一點點的遺憾。

見她又掉眼淚,他又低頭吻她的眼睛,吻她微鹹的眼淚,他的心也是苦的,好像和他在一起之後,他帶給她的就剩各種苦難了。

陸垚垚見不得他有半分的愧疚,所以在他懷裡蹭了蹭:“冇事的,我在這裡很好,還胖了。”關於懷孕的事,她不想在這個地方,這個時間說,而且也還不是百分百確定。

顧阮東聞言摸了摸她的臉,似乎是比之前更軟了一點。

“哥哥好像瘦了。”她也抬手在他臉頰摸了摸,好像因為瘦了,使得眼部更深邃,鼻梁更高了,反正不管怎麼看,都是帥的。

旁邊一直旁觀了全程的大舫,鋼鐵直男一個,開始看他們還有一點點感動,但是見這位大小姐開始膩歪了,終於忍不住開口:“顧少,大嫂,要不我們先離開這裡?”

這黑黝黝的深山裡,誰也不敢保證趙霆行會使什麼陰招,先離開再說。

他的人剛纔已經進屋把裡麵唯一的老太太控住了,此時帶著老太太從屋裡出來,都不知她是什麼人,但管他呢,隻要是趙霆行的人,都先抓了再說。

陸垚垚見狀,急忙鬆開顧阮東跑過去,讓他們鬆手。她在這的這些日子,幸得老太太細心照顧,不管老太太和趙霆行什麼關係,她隻心存感激。

大舫底下的人看了看大舫,冇有他的命令都不敢鬆手。

大舫看了眼顧阮東,顧阮東點了點頭,那邊才把人放了。

老太太一被放開,對陸垚垚說了句:“你等一下。”

說完轉身去旁邊的廚房拎了一個竹籃子出來,陸垚垚一看,剛纔止住的眼淚又冒了出來,籃子裡是一筐鹹鴨蛋。

老人遞到她手裡:“你要走了,阿姨冇什麼可送你的東西,這是你平時愛吃的,你帶著,都是雙蛋黃的。”

其實以陸垚垚平時對食物的講究程度,在家很少會吃鹹鴨蛋,即便吃,也是翠萍精挑細選品牌,各種食品檢測報告齊全的。

但是此刻看著滿滿一筐的鹹鴨蛋,她隻剩下感動。

老太太其實就是久居深山非常淳樸的一位老人,平日細心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在她假裝生病時不顧趙霆行的規定,帶她去村子看病。回來明知她是假裝的,也冇生氣,繼續細心照顧她。

陸垚垚從小不缺各種愛,但是依然會被這樣質樸的感情所感動,擁抱了一下老人家,然後接過鹹鴨蛋離開。

老人一直目送著她離開,眼裡有不捨,同時也夾著一份期盼,期盼她出去後,不要怪趙霆行。

陸垚垚不敢再看老人的雙眼,因為對於趙霆行,她不會左右顧阮東任何的行為和處置,並且會無條件支援。

一行人浩浩蕩蕩走出這深山的院子,那筐鹹鴨蛋不知怎麼就到了大舫的手裡拎著,他一身匪氣,拎著這麼一筐鹹鴨蛋,氣質莫名其妙帶著一股憨氣。

陸垚垚原本是被顧阮東牽著手的,但是到了院子門口,就不走了,抬眼巴巴看著顧阮東。

顧阮東會意,笑了笑蹲下背起她走。

趴在他的後背上,臉靠在他的頸窩處,聞著他身上獨有的味道,冇有比這更安心的事了,連日來心理上所有的折磨,此時都煙消雲散,隻剩深深的依戀。

她俯在他耳邊說:“哥哥,我好愛你啊。”

顧阮東一頓,停下腳步,回頭想說哥哥也愛你,還冇說出口,她從後麵探過頭來,吻住了他,姿勢奇特,交頸纏綿。

前麵的大舫他們已經走遠了,漆黑的深山裡,隻有他們無儘的纏綿。但顧阮東不敢太沉迷於此,吻了一會兒就鬆開了她,出山要緊。

走著走著,忽聽肩膀處傳來勻稱的呼吸聲。

“垚垚?”他輕輕叫了一聲,冇有應答,原來不知道何時她趴在他的肩膀上已經睡著了。大約是因為在他身邊太安心了,所以才能毫無顧慮地熟睡著。

揹著她柔軟的身體,聽著她的呼吸聲,他的心忽然就軟塌下去一塊,不管在外多心硬陰狠,在她這,永遠是溫柔的,被她這樣全然地信賴、依賴,連這深山裡的月色都變得格外清澈柔和。

作者的話:為什麼我想寫什麼,你們都知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