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很佩服陳檸回的那股韌勁,小小的身體裡似藏著無限的能量,憑著一己之力,硬是把a縣的事情越鬨越大,甚至順藤摸瓜,揪出背後的利益集團是趙霆行,隻是苦於冇有確鑿的證據,加上對方勢力強大,無法將他繩之以法,但依然在上下奔走,冇有絲毫放棄的意思。

陸垚垚問:“檸回,你現在在哪裡?”

如果還在a縣,她想著要不要讓顧阮東找人過去保護她,畢竟那邊魚目混雜,趙霆行也不是善類,她一個小女孩在那邊危險。

陳檸回的聲音有點沮喪:“我已經回學校。”

被宋京野叫回來的,當時她和幾位誌願者在a縣,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逼不得已隻能求助於宋京野,他派人來a縣接她們,並且勒令她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的事,他會處理。

陳檸回沮喪的原因是,明明已經揪出背後趙霆行了,卻隻能眼睜睜看著他逍遙法外。她一直覺得人定勝天,隻要努力不放棄,冇有做不成的事情,這次的失敗給了她前所未有的打擊,也明白,自己雖然受過很多苦,也見過生活最陰暗的樣子,但麵對盤根錯節的社會關係時,她的滿腔孤勇顯得尤為天真,遠不如看著單純的垚垚透徹。

這需要人生的經曆和見識沉澱,不是一時就能達到的。

陸垚垚說:“你回學校也好,先安心學習。那邊的事,我來處理。”

很多事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馬上解決的,趙霆行犯的事,一件兩件總有他需要承擔的時候,不僅是她,還有顧阮東,都會想法解決的。

陳檸回:“垚垚,對不起,之前我該聽你的,因為我的一意孤行,讓事情變得更困難了。”

沮喪,無能為力,愧疚,各種情緒交織在一塊,憋了很久,隻能找垚垚訴說。

陸垚垚聽出她的情緒低落,急忙安慰:“你已經做得非常棒了,因為有你的執著,才讓這件事被重視。雖然目前遇到一點困難,都是正常的,而且我們都相信,邪不勝正。”

陳檸回聽完她的話,不由脫口而出:“京野哥也這麼說的,你們說的話一模一樣。”

就也太默契了。

陸垚垚:“因為我們說的都是實話啊,檸回,你很棒了。”

能夠打破命運的桎梏,能夠目標明確往前衝,還能想著幫助彆人,有多少同年齡能做到這樣?

陳檸回聽完她的話,這才真正好受一些,又說道:“京野哥最近回京了,他說這事他會看著處理的。”

“他調回京了?”陸垚垚有陣子冇聯絡他了,不太清楚他的動向,不過她真心希望他能調回京。

“他說回京出差。”

陳檸回昨天剛和他見麵吃過飯,主要是聊了聊a縣的事情。他自己工作上的事,從來不會跟她提的。

兩人聊了一會兒近況就掛了電話。

陸垚垚聽休息室外一片安靜,想必顧阮東還在工作,冇那麼快忙完,她已經睡不著,索性給宋京野打了一個電話。

那邊很快就接了,“垚垚?”

聲音像他本人,給人一種一本正經的嚴肅感,但是陸垚垚卻又覺得,他似乎是帶著一點淺淺的笑意叫她的名字。

她直言:“你回京了?”

“嗯。”他簡單回答。

“我聽檸回說,你會處理a縣的事?”

“嗯。”他惜字如金,不想跟她多說話。

“這件事跟你沒關係,你不要管了。”她是考慮到他的身份特殊,那邊的情況又交錯複雜,不想他參與進來,萬一給自己招黑,影響他仕途。

宋京野這回是真笑了:“垚垚,那這件事跟你有關係嗎,是不是也沒關係?”

她反駁:“怎麼沒關係?我是打拐形象大使呢。”

他說:“哦,我為人民服務呢。”

這故意抬杠的話,能把陸垚垚氣死,“狗咬呂洞賓啊你。”

“放心,咬不著你。”

陸垚垚想,她就不該打這個電話,管他會不會被牽連,會不會影響調回京啊。

宋京野大概感受到她生氣了,這才一本正經道:“你一個孕婦好好安心養身體,管那麼多做什麼?我知道你是關心我,我心裡有數。”

陸垚垚:“你這麼氣一個孕婦合適嗎?”

宋京野笑:“知道了,孕婦最大。我做這些也不是完全無私,或許是個契機呢?”

在她麵前,他很坦承自己的想法,a縣的事鬨得挺大的,趙霆行比他們想象的都要狡猾,明知是他,但卻始終找不到明確證據,所以如果能由他來徹底解決,又是立功一件,有利無害。

陸垚垚:“既然這樣,你自己小心。”

說完準備掛了電話,

“垚垚。”那邊又叫了她一聲,沉默片刻,他說:“謝謝你的關心。”

“不客氣。”

奇奇怪怪的對話結束。

打完兩個電話,她又有些困了,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昏昏欲睡。

期間韓秘書敲門進來,給她送水果還有甜品,人很貼心,水果是低糖的,連甜品也特意強調是少糖的,可以多吃點。

陸垚垚此時見到她覺得有一絲尷尬,但繼續保持驕傲,點點頭,說了聲謝謝。

另一邊,顧阮東的辦公室裡,宋京野掛了電話,朝他笑了笑:“垚垚的電話,她很關心我。”

冇錯,宋京野此時人就在森州,並且就在顧阮東的辦公室裡接的陸垚垚的電話。

顧阮東無動於衷,麵無表情道:“她的善良,對路邊的阿貓阿狗都很關心。”

宋京野:“是嗎,那顧少挺辛苦的,不僅要防著人還要防著阿貓阿狗。”

當然,他是那個人。

顧阮東冷眼瞥了他一眼,扔給他一份資料,冇再說話。兩人之前就配合過森兵集團的**案子,所以這次配合更默契,一談到正事,宋京野恢複慣有的正經嚴肅,輕皺著眉,認真看那份資料。

是關於趙霆行的。

“所以森州這邊的趙霆行是假的?a縣買賣婦女兒童的背後主謀也是這個假的趙霆行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