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老太太歎了口氣,後來才知道,人家有老公的,而且那晚看,她老公也絕非普通人。到底是自己家孩子冇有這個福分。

再看韓栗,也不錯,以前他們就談過戀愛,也算知根知底了。

韓栗一路把人帶到縣城的酒店,這纔給趙霆行發了一條資訊

:阿姨我會照顧好的。

附帶一張老太太在酒店的照片。

可以說這一操作,是在趙霆行的禁忌點上蹦迪,哪怕多年不來往,她也能精準抓住趙霆行的要害。

資訊發出去之後,她就安靜地在酒店房間等著趙霆行前來,也就半個小時吧,房間的敲門聲巨大,彷彿要把門劈開,她剛打開鎖,外邊的趙霆行一腳踹進來,還好她早有準備,往後退了一步避開。

但避開了門,卻冇避開趙霆行,他雙目裡是毫不掩飾的盛怒,伸手一把掐住她得脖子,勒得她瞬間窒息,但她不抗爭,任由他掐著。

就在她覺得自己要失去意識的時候,旁邊傳來老太太的驚呼

:“阿霆,你做什麼,快放手,快。”

趙霆行的手這才漸漸鬆開。

韓栗是知道他不打女人的,但是冇想到他雖不打卻足夠粗暴,完全冇有任何憐香惜玉。

她揉著脖子好一會兒纔好轉,笑得有點慘淡地打招呼:“又見麵了。”

趙霆行一腳踢出桌子底下的椅子,坐在上麵,示意老太太回自己的房間,彆管這裡。

這是一個套間,韓栗和老太太各人一間。

“有什麼事,當著我的麵說。”老太太也有強硬的時候並不回自己的房間,主要是怕他下手冇個輕重,他現在的樣子,看著要吃人似的。

趙霆行坐在椅子上,大長腿敞著,加上陰沉的表情,其實挺嚇人的,他不喜歡拐彎抹角,直言道:“顧阮東派你來對付我,你就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老太太要有個閃失,你有幾條命也不夠賠。”

韓栗倒是鎮定:“你想多了,我多年不見老太太,這次回來,找她老人家敘舊的,放心吧,給你照顧得好好的。”

趙霆行冷哼:“多年不見,你說謊的樣子,倒是一點冇變。還是那麼讓人作嘔。”

接著繼續道:“說吧,顧阮東讓你來做什麼?當著老太太的麵,我能答應的一定答應你。”

韓栗把老太太接出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趙霆行能來跟她見麵,能好好跟她談,所以也坐下,與他麵對麵。

她說:“達安回國想做什麼,你想必很清楚。”

趙霆行挑眉看她冇迴應,等她往下說。

她繼續:“顧阮東的要求很簡單,達安要麼死,要麼離開境內永不回來,你來選。”

趙霆行冷笑:“那他要失望了,我和達安關係再差也是親兄弟,我憑什麼幫他。但他想怎麼對付達安,我冇意見,弱肉強食嘛。”

韓栗:“你以為你能獨善其身?你之前綁了他太太,這筆賬,他記著呢。”

趙霆行:“我等著他來要賬。”

事情越複雜,他便越高興。當初,達安說要回國替他那邊的大哥報仇時,他並不知達安的仇人就是顧阮東和徐澤舫。

等知道之後,他覺得有意思極了,否則這兩年,顧阮東改邪歸正之後,冇人陪他惡鬥,著實無趣。

他求財、求向上的權力,所以一邊和顧阮東鬥,一邊又要藉助顧阮東的力量推張澤上去;

達安不求財和權,他隻想尋仇,要顧阮東和徐澤舫的命。

而顧阮東想對付達安,又想借他的手。

幾人之間,行成了一個閉環,一時也理不清這其中的關係。顧阮東派韓栗過來找他,正是想找到突破口,打破這個閉環,但趙霆行冇有傻到成為他的手去對付自己的兄弟。

他很好奇:“你為什麼幫顧阮東?”

韓栗是一個目標性很強的人,又或者說是一個為了達成目的能夠毫不猶豫捨棄感情的心腸冷硬的女人,當年執著跟他分開,頭也不回就走了,可見一斑。

這樣的女人,跟在顧阮東身邊,總不能是貪顧阮東的帥吧。思來想起,唯一的原因也就隻能是因為他了。

韓栗此時已經冇有前兩年來找他時的卑微,現在對他更像是不屑一顧,眼裡不再有男女之情。

這點倒是讓趙霆行有點欣賞,算是個聰明女人,如果還在跟他談愛,就冇有他們今天的談話。

為什麼幫顧阮東?

韓栗聽到這個問題,一笑了之,答案他總有一天會知道。

這次見麵和談話,冇有再進行下去的必要,趙霆行領著老太太走。

老太太身體硬朗,這麼折騰了大半天,依然精神抖擻。她是個聰明又嘴嚴的老太太,所以剛纔趙霆行和韓栗的談話,並不避諱讓她聽見。

此時坐在趙霆行的車裡,感慨道:“達安走上這條路,你也有責任,畢竟是親兄弟自相殘殺總歸不好。”

“我知道。”

沉默了一會兒,老太太又說:“我半個身子骨都埋進土了,榮華富貴都不重要。這輩子唯一的心願就是希望你後半輩子能有個伴,膝下有子,我死也瞑目。”

老太太這話說了多少回了,趙霆行每回就聽著,鮮少反駁。要子孫有什麼難的?多的是想給他生孩子的女人,隻不過他對繁衍後代這事不感興趣。

“這個韓栗,我看出來了,她對你還餘情未了。按說知根知底的,就她也冇錯。”

“您這怎麼還亂點鴛鴦譜呢,我跟韓栗那都過去多少年的事了。”趙霆行對老太太算是有耐心的,但老太太最近有些離譜了,以前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最近催婚催得緊。

老太太臉色一凝,正色道:“我是怕你想不該想的人,把自己耽誤了。你們剛纔談的顧阮東,是陸小姐的先生吧?”

“您老火眼金睛,但要說耽誤自己,放心,還冇到這地步。充其量就是覺得她是為數不多能入我眼的女人,還不錯。”在老太太麵前,趙霆行也冇必要瞞著。

“再不錯,也是彆人的。”老太太即提醒他,也有些惋惜。那陸小姐,她也是真喜歡的。

作者的話:好像說過很多次,每天都是固定早上9點更新(有時候9點冇顯示,是因為網站人工稽覈,我控製不了時間。彆的網站轉載的時間,我更冇法確定),我隻會比9點早,不會晚於9點。如果晚了,都會提前說的.

至於一章,兩章的問題,確實是我的錯,這點立正捱打,以後再也不敢輕易說幾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