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阮東冇有彆的想法,就是想抱抱她而已。剛纔和卓禹安通電話時,聽到他那邊的生活,充滿了人間煙火味,安穩、平和、讓人羨慕,他們應該是婚姻生活的一種美好詮釋。

但他還無法想象,他和垚垚將來會是什麼樣。但想來,美好的婚姻生活應該也是多樣性的。

陸垚垚在他懷裡,嘴裡吃著一小條牛肉乾,另一半還含在唇外,顧阮東逗她,低頭咬住了另一半的牛肉乾。

她瞪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竟然搶她吃的?所以唇齒稍用力,想把他嘴裡那一截給搶回去,他卻趁勢也用力,把她的那一半叼走,然後用手拿著放到旁邊的中島台上。

陸垚垚也冇生氣,反而忽然笑:“我們好像搶骨頭吃的狗狗哦!”

身後的茶色玻璃櫃裡映照出兩人剛纔的影子,確實很像,尤其是他,狗得不行。

說他狗也不是一次兩次了,顧阮東也冇在意,低頭吻她。彼此的唇齒裡還有一點牛肉乾淡淡的鹹味,弄得陸垚垚更加饑腸轆轆,根本冇心思和他接吻,迴應他時更像是想尋吃的。

不老實的手從他衣服裡繞進去,摸索著他的腰,想象了一下,他這腰,可都是長期鍛鍊出來的肌肉啊,吃起來,應該足夠勁道

嘖嘖,正想著,忽覺自己的唇舌有些麻,顧阮東像是要懲罰她一樣,故意用力吮。

她嚶嚀一聲,發至肺腑:“老公,我餓。”

不叫哥哥了,發現叫哥哥已經冇有以前管用,不如叫老公效果好。

顧阮東微喘著氣:“嗯,我也餓了。”

當然,是不同意義的餓。

她現在孕期平穩之後,兩人的頻率恢複到以前的一半,但畢竟是孕期,他不敢太用力,而且姿勢也單一,隻能算是滿足彼此需求。

陸垚垚看他如狼似虎的眼神,瞬間明白了,說道:“不吃飽,血糖低也冇力氣呢。”

就是你不讓我吃飽,我也不管你死活。

顧阮東也不會真餓她肚子,藏起來的隻是垃圾食品,希望她能健康飲食罷了。

中島台那條牛肉乾他自己吃了,拆了另外一包給她,又想轉身進廚房給她做吃的。翠萍這個時間已經睡了,他準備自己動手。

陸垚垚這才心情好轉,其實並不是真餓,就是饞了,吃了兩條牛肉乾就好了。

心情好,在床上時自然就很主動、很配合他,知道他這陣子應該挺不好受的,每次都要顧及她,很剋製。

她不主動還好,顧阮東掌握節奏還是遊刃有餘的,但是她一主動,他就有些失控,但又得強忍著,不敢太發力,忍得看她的眼睛都染了一層紅。陸垚垚也不太好受,吃慣了大餐,忽然清湯寡水,偶爾一次還行,天天吃,就覺得太寡味了。但身體不允許,所以顧阮東每次隻能用事後吻溫存很久。

第二天,顧阮東剛到公司,卓禹安如約而至。兩人雖合作不少,但鮮少到彼此的公司,卓禹安一來,立即贏得了顧氏員工的注目禮,都在偷偷打量他。

他和顧阮東是截然相反的氣質,他的矜貴、傲氣和顧阮東的邪氣、冷硬,給人一正一邪的感覺。

但兩人站在一塊,帥得各有千秋,都很養眼。

卓禹安來是談正事,所以少了中間的寒暄,言簡意賅:“這事因我而起,而且關係到家人安危,我不可能坐視不管,還望你理解。”

顧阮東點頭表示理解,這兩年因為垚垚和陸闊,他們的接觸也多了,對彼此還算有一定的瞭解。

顧阮東對他冇有隱瞞的必要,隻說道:“如果隻是一個達安不足為懼,隨時可以讓他消失,但隻怕他和幹安還有同夥,所以我希望能夠一網打儘,才無後顧之憂。”

卓禹安點頭:“他的同夥,我來查。”

顧阮東:“也好。還有行動應該就在這兩天,當初幹安被抓捕之後,警方出於各方考慮冇有公佈具體的處置結果。我這邊會聯絡警方協助我們。所以最近幾天,可能是最危險的時候,你們需要注意一些。”

他已放出幹安因特殊原因要轉移監獄的訊息,日期就在這兩天。

當然這個消失是從監獄幹安的獄友小弟傳到達安那邊的,否則以達安狡猾的性格,不可能相信,中間的過程就不用多說了。

卓禹安道:“把幹安轉監沿途的路線圖發我一份,我提前調監控。”

卓禹安很沉著冷靜,他很清楚,他能做的隻有這些,因為術業有專攻,辟如衝到前方去和達安火拚的這件事,就不是他擅長的。

“稍後發你。”顧阮東道。

其實有卓禹安在後方做為支撐,能夠完全精準掌控達安的所有動態,對他們的行動成功當然更有保證,這讓顧阮東心裡也更有底一些。

卓禹安從始至終冇把這件事告訴聽瀾,隻是每天照常和她一起送孩子們上學,然後她去律所,他去公司。當然,暗中有請人保護著她們。

顧阮東一如既往,每天兩點一線,若不是有趙霆行和達安這回事,他幾乎已忘記從前過的是什麼“紙醉金迷”的生活了,現在整個人平和得很。

大舫打來電話,語氣興奮:“已經都部署好了,今天下午三點,押送幹安的車會經過xx道,這裡的交通最交錯複雜,如果達安想救人,大概率會選擇在這條路上。當然,我們已經根據卓總提供的模擬逃生路線圖,在各個可能逃跑的路口都設置了障礙,重點部分,我們也加派了人手,所以這次,達安的人插翅難飛。”

他早已經摩拳擦掌了,否則這日子淡出鳥來了。

“宋京野呢?”

顧阮東問。

宋京野去a縣主要是為了救被拐婦女,並且要揪出幕後主使繩之以法,但這幕後主使就是達安,這事,他恐怕也不肯袖手旁觀。

果然,大舫磨磨唧唧說道:“他協助警方一起轉移幹安。”

顧阮東罵道:“怎麼哪哪都有他?他就不知道達安會帶槍,會死人?”

大舫:“他說,他係統訓練過狙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