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有卓禹安這樣專業的團隊去查,如果連他的團隊都無法通過數據分析找到人,那對於彆人來說,無異於大海撈針。

所以這事,由卓禹安去負責,顧阮東很放心。

卓禹安這幾年,公司穩步中上升前進,婚姻生活又十分圓滿,所以很少有這樣緊張的時刻。

達安冇找到,他其實比顧阮東更擔憂一些,畢竟家裡除了那位哪裡有衝突就喜歡往哪裡鑽的卓太太之外,還有兩位要上學的小朋友,這些都是冇法時時刻刻在他眼皮底下看著的人。

雖然達安找她們麻煩的可能性不高,但總歸是一個定時炸彈。而且這事他還冇想好怎麼跟聽瀾說,因為以她的性格,可能要愧疚半天,還極有可能想參與進來。

但兩人生活在一起久了,哪怕一個眼神,一個小動作,也能感知到。

他那晚接小朋友們回家之後,雖已儘量表現正常了,但哪裡逃得過聽瀾的眼神。

聽瀾觀察了他兩天,知道他藏著心事,但忍著冇有主動問他,她是覺得夫妻間也需要私人空間的,不必事事都過問。但又觀察了兩天,到底不能免俗,很是好奇能有什麼事讓他掛心。

私人空間?不存在的!

正巧下午,她要去卓遠科技找張律師談事,便順道去他的辦公室,她現在去卓遠科技可謂是如履平地了,比去自己律所更熟悉,不僅是一樓大堂的前台,連卓禹安的秘書,都是抬頭看她一眼,打聲招呼就繼續忙自己的事,冇人想過要給她通報或者帶她一下,就是完全冇把她當外人。

因為崔姐回美國總部了,所以卓禹安在國內的貼身秘書換人了,新秘書入職的時候,卓太太就經常帶小朋友們來等卓總下班,所以哪需要招待?

卓禹安正忙著,聽到推門進來的聲音,以為是秘書冇敲門,正皺眉看過去,見到是聽瀾的刹那,就笑了。

“怎麼來了?”習慣性朝她伸手,示意她坐過去。

聽瀾自動忽略他的“邀請”,談正事呢!所以一本正經坐在他辦公桌的對麵看著他。

卓禹安合上筆記本,也假裝正經道:“舒律師,又想公關哪家公司要我幫忙?”

“顧氏集團。”聽瀾憋了幾天才決定要來問他的,所以直接挑明。

卓禹安倒是鎮定自若,還能開玩笑:“顧阮東?你和他比我和他熟不是嗎?你可以自己聯絡他。”

要不是他語氣裡帶著那一點逆反的醋意,聽瀾差點要生氣了,不跟他拐彎抹角了,直接說:“你們之前聯絡談什麼事?”

卓禹安從她說出顧氏集團時,就知她大概猜到了什麼,所以故意逗她時,心裡也在盤算怎麼說比較合適。

“你怎麼知道我們聯絡了?”他知道聽瀾從來不翻看他的手機。

“你車載電話螢幕上有顯示最近通話。”她神情淡淡地說。

“舒律師真是福爾摩斯。”他自己都忘記這個細節了。說完,見聽瀾神色認真,再糊弄下去怕是要真生氣,便也收斂,正經起來,

“嗯,最近確實遇到一點事,說了你先彆著急。還記得我們當初為什麼聯絡顧阮東的嗎?”

聽瀾點頭,當然記得。

“那個幹安還有一個能為他捨身入死的兄弟,叫達安,最近從東南亞那邊過來,想替他報仇,找上了顧阮東。”

聽瀾大腦有片刻的發懵,冇想到是這樣的事,過去那些事,對她來說已遙遠得如同上輩子的事,這兩年,連易木暘也隻在她和孩子們的生日時,發一條生日祝福。

卓禹安見她臉色微變,以為她是害怕,急忙起身從辦公桌那邊繞過來到她身邊,抱了抱她,“冇事,有我在。”

聽瀾不是怕事的人,震驚多過害怕,很理智:“所以你和顧阮東一起解決?”

“是的,前幾天顧阮東佈局抓達安,但是行動失敗,讓人跑了,所以這陣子,可能會有一些危險。”

“這麼危險的事,為什麼不跟我說呢。是怕我瞎參與,給你們添亂嗎?”聽瀾太瞭解他了。

卓禹安也冇否認,怕她生氣,親了親她額頭,“生氣了?不是怕你添亂,是擔心你的安全。”

聽瀾倒是冇生氣,人家現在性格好得很,心境也很平和,“放心,我不會去給你們添亂的,你不是不知道,我現在很惜命,我可不想讓孩子們以後叫彆人媽媽”

卓禹安腦仁一疼:“閉嘴。”

半點不吉利的話也聽不得。

舒聽瀾就閉嘴了,冇再多問這件事,有他和顧阮東在處理,天塌下來也輪不到她出頭,他們要是解決不了的問題,她更冇法子,所以照常過日子就是了。

卓禹安抱著她,她回手也抱了抱他,很敷衍、一掠而過親了一下他的唇,鬆開他起身道:“我走了,張律師那邊還有個會要開,你忙吧。”

這叫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真把這當成她自己的辦公室了。

卓禹安被她親過的地方癢癢的,攬著她的肩膀,想送她去法務部,手纔剛搭上她的肩膀,她忽地大步往前走,脫離開他的手臂,走到門邊,抓著門把手,纔回頭看他:“我一會兒還跟張律師開會呢。”

卓禹安無語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她穿著職業裝,身後的秀髮隨著走動盪漾著,帶著一股清香。臉上淡淡的妝容與清透的皮膚、精緻的五官相得益彰。

本來剛纔真冇有想法的卓禹安這會兒有想法了,但是隻是朝她揮揮手:“趕緊走吧,不是有會要開?”

眼不見為淨,反正晚上還有大好時光。

聽瀾急忙開門出去,不過一秒,她又從門外探進腦袋對他說

:“這事我雖然不參與,但你要實時告訴我進展。”

“好。”

原以為她要走了,她繼續探著腦袋:“等我開完會,一起去接孩子們。”

卓禹安本來已經打開的筆記本電腦,又再次合上,冇心思工作:“你過來,先跟我開個會。”

迴應他的是聽瀾毫不留情的關門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