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垚垚的臉瞬間垮了,真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上車前,顧阮東又摸了摸她現在已經很圓的肚子,對裡邊的寶寶說:“要聽媽媽的話,乖乖的。”

說完抬頭,看垚垚嘟著嘴看他:“你偏心,對寶寶就好言好語,對我就是各種要求。”

顧阮東乾脆又邁步下車,抱著她親了一下:“你也乖乖的等我回來。”

陸垚垚這才滿意:“趕緊走吧。”

顧阮東這才上車離開。

在車上時,又不放心,給陸闊打了一個電話,說自己出差幾天,讓他每天都必須到家裡看一下垚垚。

陸闊近來一邊當奶爸,一邊忙公司的事,聽到顧阮東的話,他滿不在乎:“知道了,我每天過去看她一下。不過你就出個差不至於,家裡又傭人成群的照顧她,當初我們阮阮可是自己上班到生產的最後一天呢。”

“麻煩。”顧阮東冇心情聽他繼續廢話,說了一句麻煩之後就掛了電話。

表情也徹底變冷、變嚴肅,瞬間轉換到戰鬥的狀態。在手機裡開始聯絡西南那邊的人,以前積攢的人脈,平時冇事都在各自領域安穩生活,但真要遇到事了,都是一個電話就能挺身而出的。

顧阮東過命的兄弟就那麼幾個,大金走了,大舫不能再出事。這次飛過去,依然是坐大舫送他的那架私人飛機,所以很快落地,和大家彙合。

徐澤舫一行人先行到那個邊境小城,迫不及待與那位朋友彙合,讓人帶他去找達安。

朋友很熱情,說他難得來,一定要先給他們接風洗塵,擺了宴席。

徐澤舫這個急脾氣礙於要求人幫忙,心裡罵對方龜毛,這個檔口接什麼風?差你這口酒嗎?但麵子總要給人家,所以耐著心、嘻嘻哈哈爽朗地跟人喝了兩杯,酒杯一放,就有些頭暈,迷離的目光中,似看到達安那張陰沉的臉一閃而過,但他已動彈不得。

意識是清醒的,隻是人動不了,“等我殺了你。”

那個朋友滿臉愧意又恐懼地看著他:“對不住了兄弟,我也真冇有辦法,家人在他手裡。”

朋友知道不管是得罪了大舫還是得罪達安,都是死路一條,但是眼下保住自己家人要緊,達安比大舫更冇有下限——

森州這邊,在顧阮東出差的第一天晚上,陸垚垚美美地睡了一覺,早上起來神清氣爽。

吃完早餐,就讓翠萍陪她去外邊走走,翠萍高興道:“今天這麼自覺啊?”

平時顧先生在家,她要賴賴唧唧好一會兒才肯出去走的。

垚垚:“當然了。”

提前完成任務,然後驚豔他。

在外邊散步,不僅提前完成任務,還額外多走了1000步,然後手機截圖發給顧阮東:“老公,今天超額完成任務,回來要有獎勵哦。”

發完把手機往旁邊一放,就攤在她孕婦專座的沙發上,等了好一會兒,也冇見他回覆。

想著應該是在開會忙,所以她也冇在意,休息了一會兒,就去和翠萍收拾樓上的嬰兒房了。

她之前和阮阮逛街時,就買了各種衣服和玩具,翠萍每一件都拿出來消毒清洗後晾曬,玩具也都消毒擺放好了,整個二層,除了她和顧阮東的臥房、書房以外的房間,都佈置成了嬰兒房,兒童遊樂區,早教房,育兒保姆間。

萬事俱備,就等著生產了。

和翠萍忙到中午吃飯,顧阮東還冇給她回,這讓她的心稍稍提起,有點擔心。因為顧阮東每次都是秒回她資訊,哪怕開會,私人手機也會習慣放在手邊,這種半天冇回覆的狀況,很少出現。

她便打了一個電話過去,結果竟然關機。

剛纔的擔心,瞬間變成了一絲焦慮,打他工作的手機號,這個倒是很快就接了,但是,是小蔡接的。

“陸小姐?”

她急忙問顧阮東在哪裡?

小蔡回:“顧總出差了。”

“我知道,我意思是你冇有跟他一起出差嗎?冇在他身邊?”

“是的。”小蔡如實回答。顧少出差不是每一次都會帶著他的。

“你今天聯絡他了嗎?”

“冇有。”

這個電話打了跟冇打一樣,陸垚垚更心慌了,直接對小蔡說:“你過來一趟。”

當麵溝通更有效。

小蔡掛了電話,便直接驅車去壹號華庭彆墅了,他有陣子冇見到這位大小姐,此時看她挺著一個大肚子有點兒擔心,小心翼翼坐在她對麵。

他過來這期間也給顧少聯絡過,提示關機。

陸垚垚也同時打過電話,也是關機。

小蔡到底是人家貼身秘書,私人手機關機的情況對於顧少來說,實屬罕見,所以趕過來的同時,就已經把顧少此次出行的資訊查了一遍,以便隨時同大小姐彙報。

落座之後,他就直接開口了:“顧少這次是乘坐私人飛機,目的地西南。我已聯絡過西南分公司的老總,公司冇有突發情況,顧少冇去分公司。”

對於趙霆行和達安的事,小蔡知道得不是很多,因為他主要負責公司的業務,彆的事,顧少不說,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一聽小蔡說顧阮東是乘坐私人飛機去的西南,垚垚一刹那就明白了前因後果。她雖在家安心養胎待產,但不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顧阮東和趙霆行、達安的事,她都是知道的。

此時整顆心都怦怦跳起來,又擔心又生氣,生氣他騙他去出差。情緒一波動,肚子就忽然緊繃,寶寶在肚子裡踢了她兩腳,她深呼吸急忙摸了摸已經有點硬硬的肚子安撫。

遇事彆慌,讓自己平靜下來,拿起手機給趙霆行打電話,此事必然也跟他有關係。

本來冇抱什麼希望,結果冇想到,趙霆行竟然很快就接了電話,語氣似乎很意外,又有一絲輕佻:“陸小姐?現在大白天,我該不是在做夢吧。”

垚垚不想聽他鬼扯,直接問:“顧阮東去找你了?”

她一問,趙霆行這才正經道:“他來西南了?”

“趙霆行,你彆裝,顧阮東是不是去找你了?”垚垚有點急了,如果跟趙霆行在一塊,她心裡有數出不了大問題,但偏偏趙霆行的語氣,把她最後一絲希望也打破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