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忽然和他失去聯絡,忽然找不到他,又知道他肯定遇到危險的情況,最容易讓人心生恐慌,甚至驚慌失措。

連對麵坐著的小蔡,從她的表情裡,也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垚垚情緒一波動,肚子就一陣一陣的縮緊,她隻能不停地撫摸著肚子,不停地深呼吸,讓這異常的宮縮平息。

冇有他在身邊,她有刹那的六神無主以及很想哭,但很快就把這些負麵情緒壓下去了,對著電話裡的趙霆行道:“你幫我找他。”

趙霆行:“陸小姐,我冇聽錯吧?我為什麼幫你找他,似乎冇這個義務。”

她還真敢想,也真敢說。

陸垚垚已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繼續說道:“你之前來找顧阮東,又綁架了我,不至於真的就是無聊寂寞想找個競爭對手吧?你有求於他對嗎?如果他出事了,對你冇有任何好處,你想辦的事更加辦不成。”

趙霆行:“看來顧少對你很好,什麼都跟你說。不過,我想讓張澤上去的事,顧少已經幫我打過招呼了,他在不在,已不重要。”

趙霆行冷血地回答。

陸垚垚:“張澤即便真調上去,你以為冇有人幫他,他能坐穩了?他自身難保,又怎能給你帶來效益。”

這是淺顯易懂的道理,顧阮東每走一步,都是有計劃好的,真扶持張澤上去,也會在他能控製的範圍內。

陸垚垚:“而且,你真正的目的是什麼?不管張澤能不能坐上那個位置,不用他協助你,我來想法幫你實現,隻要你幫我找到顧阮東。”

趙霆行就差冇鼓掌叫好了:“陸小姐好大的語氣,你知道我真正要的是什麼嗎?你就幫我實現。”

陸垚垚:“不管你要的是什麼,我有這能力幫你實現。”

她語氣堅定,底氣全都來自於顧阮東,隻要顧阮東平安歸來,她就相信他有這能力。

趙霆行冷笑:“陸小姐彆忘了,你在我這的信用等於零。”

他指的是上回拐賣婦女的事,答應了卻冇有辦到,說完,便毫不留情直接掛了垚垚的電話。

他和顧阮東亦敵亦友,但犯不上冒險去救人,哪怕是她求他。既然顧阮東和徐澤舫都失去了聯絡,也許事情不複雜,但必然危險。

達安是個瘋子,什麼都做得出來,上回往他身上綁炸彈的也是達安。達安所謂的大哥是被顧阮東和徐澤舫弄進去的,現在有機會還不扒他們一層皮?

趙霆行很冷血,如果失去顧阮東這樣的競爭對手,他會惋惜會遺憾,但絕無同情,弱肉強食的世界一直如此。

陸垚垚被趙霆行掛了電話,她臉色也極其不好看,正在掙紮著,要不要求助於宋京野或者卓禹安,因為他們都參與過這件事。隻是因為足夠危險,她反而猶豫了,怕連累彆人。

這時,對麵的小蔡道:“趙總不幫忙嗎?”

“嗯。”

“公司的韓秘書,是之前顧總請來的,或許找她幫忙跟趙總聊聊試試?”

“行,我給她打電話。”也隻能如此,垚垚想,顧阮東把韓栗聘來當秘書,應該有特殊用處,總不至於請來當花瓶,她現在也是死馬當活馬醫。

韓栗接到她電話,聽她說完前因後果,很爽快答應:“我馬上過去一趟。”

行動力超級強。

陸垚垚縱使心急如焚,也想親自去一趟西南才能更安心一點,但是,理智讓她冇有跟著過去。

她現在大著肚子,很明白,自己過去於事無補隻會添亂,再焦心也隻能乖乖在這等著,她不能再出任何事,該冷靜時超乎尋常的冷靜,給趙霆行打電話,給韓栗打電話,都很理智,超乎小蔡的想象。在他印象中,她還是那個要顧總嗬護,要姍姍照顧的小公主。

不得不刮目相看。

韓栗那邊聽她的,再次飛去找趙霆行,也把電話中陸垚垚讓她幫忙轉達的話轉達給趙霆行。

“隻要這次你幫忙找到顧阮東,作為酬勞,她願意給出她名下顧氏一定的股份。”

趙霆行聽完哈哈大笑:“她讓你轉達的?”

韓栗點頭。

趙霆行繼續笑:“還挺瞭解我的,知道我嗜財如命,很有吸引力。”

陸垚垚名下,顧氏的股份數額很可觀,當然,她說了,是給出一定份額,當然不能隨便把自家老公的公司送給彆人。

這回換趙霆行主動給她打電話了,問:“陸小姐,我還能相信你一次嗎?”

陸垚垚:“當然,隻要你能幫忙找到他,平安帶回來。”

“你打算給什麼多少?”

趙霆行很聰明,必須落實到具體的份額上,必須白紙黑字寫清楚了,不給她空口無憑的機會。

陸垚垚:“我名下的5%。”

趙霆行像聽到天方夜譚似的:“你老公顧阮東的命,在你眼中就值這麼點錢嗎?”

陸垚垚:“他千金不換。是你的幫忙,隻值這個價。”

趙霆行簡直被氣笑了:“你這是求人幫忙的態度?找韓栗來當說客,就為了說這?”

陸垚垚可是自稱的“人類靈魂”的鑒定師,所以很擅長捕捉人心:“我相信你對顧阮東也有情誼,不然上回不會那麼輕易把我放了,而且你真放心一個不僅長得跟你一模一樣,還能盜用你身份的人在你的麵前蹦躂嗎?你和達安,應該是你死我亡的關係吧?”

後麵這句話她隻是猜測、試探,聽到電話那邊,趙霆行的呼吸有極短暫的停頓,她想她大約是猜中了。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剛纔忘了說,除了顧阮東,還有徐澤舫也要一起平安回來。”

趙霆行:“我答應你了嗎”

陸垚垚自信

:“我相信你會答應。”

此時已經是晚上,距離顧阮東失去聯絡已經整整一天了,她不過是控製著心底的恐慌,假裝鎮定。

這些與人的溝通技巧,也是因為跟顧阮東在一起時間久了,潛移默化中從他身上學來的。

小蔡一直陪在身邊,聽到她願意給趙霆行5%的股份,有些不可思議,而且她也無權動用的。

陸垚垚看出他的疑惑:“我心裡有數.”

作者的話:放心,不會出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