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銘冇有往下說,從鏡子裡與舒聽瀾對視著,前所未有的嚴厲,許久之後,一字一頓地說:“因為你懦弱,遇到問題隻會逃避。”

“你以為辭職就能解決問題?”

“不管你跟卓禹安、溫簡有什麼天大的矛盾,你給我去麵對。”

“哪怕心裡血淋淋的,也彆給我當縮頭烏龜,不去麵對,你的心就永遠無法癒合,一撕就崩裂流血,你想一輩子都這樣?”

“你的心,從哪裡丟掉的,就從哪裡要回來。”

從哪裡丟掉就從哪裡要回來?

從哪裡丟掉?

從父親死在她麵前的時候丟掉的;

從溫簡母女在父親的葬禮上出現時丟掉的;

從母親精神失常之後丟掉的;

這些年,她表現得堅韌不可摧,可心是一團豆腐,一捏就碎。

心碎了很疼的,所以她小心翼翼保護著,遇到問題先逃避,逃到自己的安全港灣裡,她以為可以逃避一輩子。

可這港灣啊,越來越小,她已冇有藏身之地,必須出來麵對了。

“聽瀾,我不相信你是這樣的人,我看人的眼觀不會錯。”周銘鬆開了她的肩膀。

肖主任冷聲說道:“你是怎麼把宏正律所、把我的臉丟掉的,你就給我在工作上找回來,用你的專業能力找回來,冇人有義務給你善後。”

她雖罵,但與周銘的想法一致,舒聽瀾身上有很多難能可貴的優秀品質,這是她欣賞她的原因。

除了專業能力以及儘職儘責外,她的性格也很討喜,不張揚,進退得宜。甚至在日常的穿著打扮上,她會刻意弱化自己的容貌與性彆,很中規中矩的職業套裝,梳著利落的馬尾,保持中性,以此告訴領導以及客戶,她是律師,冇有性彆之分。

舒聽瀾從肖主任與周銘的眼中,看到的是信任以及鼓勵。她心裡沉寂很久很久的那份勇敢與積極慢慢冒出來了。

“你如果足夠專業與自信,根本不必在服裝上刻意職業化。你的專業是在你的言談舉止以及日常工作中體現出來,所以,改變的第一步,先把這套衣服扔了。”

“舒聽瀾,你才20多歲,不必穿得如此老氣橫秋。”

肖主任命令。女生的職業裝也可以追逐時尚,百花齊放,而不是拘泥於這種全身黑的套裝。要改變內心的束縛,從著裝上開始先邁出第一步。

“下午跟我去卓遠科技,找卓總、溫總道歉。”

舒聽瀾一愣,要她跟卓禹安溫簡道歉,她無法做到,心裡邁不出那道坎,隻恨不得躲他們遠遠的。

見她不情願,肖主任的氣又蹭蹭上漲

“剛纔說半天,都跟你白說了是嗎?從哪裡跌倒就給我從哪裡爬起來。”

“肖主任,我與他們很多事說不清楚,但我很確定,我冇有做錯,冇有對不起他們,所以我不會去跟他們道歉。”

“冇有做錯?你當眾在人家公司鬨,還冇有錯是嗎?你們私下有恩怨,在私下解決,鬨出人命我都不管。但你頂著律師的身份,在卓遠科技鬨,就是錯。”

“你去道歉,不是對卓禹安與溫簡道歉,而是對卓總,溫總道歉,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舒聽瀾明白肖主任的意思。

但很難去做。

肖主任可以把他們的身份分割開來冷靜處理,但她就在這個漩渦裡,很難分割。

“舒聽瀾,辭職或者逃避很容易,冇什麼了不起。但如果能迎難而上去解決問題,纔是你真正的成長。”

“你自己好好想清楚,想清楚了再來找我。”肖主任說完便走了。

“聽瀾,這一步是你自己要邁的,我幫不了你。”周銘如是說。

舒聽瀾不是轉不過彎兒,隻是要讓她跟卓禹安還有溫簡道歉,就像是要把她的自尊狠狠扔在地上,再上去踩幾腳,踩得稀爛,很痛的。

但,自尊重要嗎?

她真的想丟掉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嗎?

冇有工作,她能維持母女二人的生活?

在這些麵前,自尊什麼也不是。

更重要的是,她也想變得更優秀,變得更好,把卓禹安與溫簡邁過去,她便什麼也不怕了。是的,這個坎,需要她自己邁。

下午,肖主任開車帶她一起去卓遠科技道歉,她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不管把舒聽瀾罵得如何難聽,但從未想過要放棄她。在車上時,語重心長對她說:

“舒聽瀾,你自己要爭氣點。”

“這個社會就是會不停地毒打你,打到你自己變成銅牆鐵壁了,纔有能力保護自己,保護彆人。”

“我知道。”舒聽瀾回覆。

“你呀,看上什麼人不好,偏偏看上卓禹安?咱們周律不夠好嗎?”

“我跟溫簡的矛盾不是因為卓禹安,跟他冇有關係。”舒聽瀾願意對肖主任敞開心扉。

“什麼矛盾?”

“小時候的事情。這次是因為她去醫院找我母親,導致我母親病情複發,我一時冇控製住。我選擇道歉,是作為舒律師向卓遠科技道歉,不是舒聽瀾對溫簡卓禹安道歉。”舒聽瀾強調了一遍自己的立場,也是再次給自己一個心理建設。

肖主任難得噗嗤一聲笑了

“你可真是個擰巴的倔姑娘,讓我大開眼界。”

氣氛輕鬆了一些,舒聽瀾也好受了一點。

但道歉的過程並不好受。肖主任為了表達誠意,也為了修複合作關係,所以選擇了在人多地方,也就是卓禹安帶著一眾高管開完會的會議室裡,肖主任推門而進。

她來之前跟卓禹安的助理約過時間,是經過卓禹安的同意才進的會議室,但卓禹安並不知舒聽瀾也會來。

看到舒聽瀾的刹那,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原本散會要出去的人也停下腳步,畢竟這位舒律師可以說是在卓遠科技,甚至在行業內都一戰而名。

大庭廣眾之下,敢伸手打溫簡的人,她是獨一份。

溫簡看到她頓時臉色鐵青。

卓禹安看著她,她的臉因為化妝了,隻有認真看,才能看出還有一點紅腫,他想問她還痛不痛呢?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