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完,挽著顧阮東的手去車裡,司機早就把車開到門口等著了。

大舫也不知最近是不是變柔情了,竟然又一陣感動,大嫂都這樣了,還惦記著他的傷。

他就推著輪椅,一步步跟在她的身後,等他們上了車,他也硬擠進去,坐同一輛車去往醫院。

陸垚垚在機場突髮狀況

的新聞,他們在趕往醫院的路上時,就已經鋪天蓋地的在網絡上傳開了。

陸闊冇看新聞,正在車上和卓禹安互相挑釁呢,就接到顧阮東的電話:去醫院。

命令的語氣,言簡意賅,把陸闊嚇了一跳:“你怎麼了?”以為是他受傷了呢。

“垚垚要生了。”

陸闊瞬間頭皮麻了一下,阮阮生寶寶的那種緊張感又湧了上來,所以馬上讓聽瀾開車去醫院。

阮阮是看到新聞了,顧阮東的電話一掛,她的電話也打進來:“你和垚垚在一起嗎?我現在過去,小耳朵睡著了,有阿姨陪。”

陸垚垚做什麼都要轟轟烈烈,生孩子當然也不例外,除了這些家人,還有郝姐姍姍小蔡,加上顧阮東這邊以大舫為首的十幾個朋友,全擠在婦產科。

這些還不算,還有聞聲趕來的各路媒體,她的預產期還有一個多月呢,雖不算早產,但也算提前了不少,加上在機場那麼大的陣仗,不知是出什麼問題了,這可是大新聞。

一時間,醫院的停車場,婦產科所在的大樓,都是人。

產科那一層樓,十幾個高大的黑衣人麵無表情站在那裡,把彆的產婦和家屬嚇得都繞道走。甚至有的肚子疼又冇開指的孕婦,正痛得在罵自家老公呢,看到這些黑衣人,罵聲就戛然而止。

“這到底是大明星要生寶寶還是黑社會大嫂要生寶寶啊?”

“不去vip產房的嗎?”

“怎麼跟我們普通人搶資源呢?”

有人在低聲竊竊私語,顧阮東如夢初醒,剛纔一緊張,按錯樓層了,來到的是普通的產科。

檢查室裡,

一臉懵逼的婦產科醫生正要問垚垚之前是哪位醫生負責她的?同樣一臉懵的陸垚垚忍著肚子痛,說:“好像走錯樓層了。”

這時發現錯誤了的顧阮東也正巧推門而進,無地自容。

醫生說:“彆緊張,我剛纔看了一下,還冇開指,且等著呢。”

樓上vip產房的主任,從接到電話開始就一直等著他們來了,久等不來,才知道他們去錯樓層了。

翠萍都無語了,她已經拿了待產包在vip樓層等了好一會兒了,這也能去錯?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往樓上走。

這時小蔡倒是機靈了,拉著大舫道:“讓他們去樓下負責媒體吧?保持醫院環境。”

就這些人,看著凶神惡煞的,彆把其她孕婦嚇壞了,正巧樓下,郝姐和姍姍應對媒體也有些力不從心,安排他們去正好。

大舫馬上把那十幾人支走了。

“你不去?”小蔡見他也要往vip房走。

“我要陪我大嫂。”說得理直氣壯,天經地義。

垚垚的肚子已經開始很有規律地疼了,她這人最怕疼的,平時一點痛都要哭半天,所以現在一陣痛,她看所有人都不順眼,說什麼也不讓他們陪在病房,隻留翠萍一個人在。

其實主要是怕自己哭得太慘,不想在他們麵前丟人。

阮阮和聽瀾都經曆過,知道有時疼起來確實冇什麼尊嚴,所以理解她,便讓陸闊也離開病房,去外邊坐著。大舫和小蔡他們從開始就冇進去,在外邊的等候區等著。

顧阮東當然不肯離開她,始終陪著她。

因為還冇開到三指,所以醫生還冇給她打無痛分娩,但她耐痛性差,每次宮縮來臨時,她就痛得臉發白,就想罵顧阮東,罵他一下,還能轉移注意力。

顧阮東見她這樣,本來是緊張的,現在隻剩下心疼了,她一哭,他的心就一疼,自己又無法為她分擔半分,隻能俯身不停安撫她親吻她。

垚垚從來冇想過生個孩子會這麼疼,每次陣痛時,就像有一把刀在她的肚子裡旋轉著。

她也不想哭得這麼丟人,但是太痛了,太痛了

顧阮東的眼圈也紅了,恨不得替她受著。

翠萍急忙安慰:“馬上就好了,上了無痛就不痛了。”

醫生來查,纔開了二指,但是看她痛成這樣,評估之後,就給她打了麻醉。

宮縮依然規律而越來越強烈,但是痛感消失了很多,垚垚已經滿身大汗了。

顧阮東握著她的手始終是冰涼的,其實他整個脊背也都是冰涼的,大概出的汗比垚垚還多,一直看著她,不敢有任何鬆懈,哪怕她一個輕微的皺眉,他會瞬間打個激靈。

翠萍給她換了一件衣服,又拿了一些高熱量食物給她吃:“趁著現在多吃點,一會兒纔有力氣生。”

垚垚一邊吃,一邊又哭,這回不是因為痛得哭了,是委屈得哭。

“以後再也不要生寶寶了。”

顧阮東一邊喂她吃東西,一邊點頭:“不生了。”堅決不生了。

“都怪你,都是你的錯,嗚”

“怪我。”他又親了親她。

“你還說每天走6000步體質好,生寶寶會輕鬆一點,一點作用都冇有,全都白走了。”一想到孕期冇有舒舒服服躺著,現在還要受這樣的罪,他再帥的臉也抵消不了這個怨氣。

顧阮東是她說什麼是什麼,隻要她高興,怎麼著都行。

她並不舒服,宮縮已經越來越頻繁,但她又困得不行。

“你想睡就先睡一會兒吧,我陪著你。”

顧阮東說著話,她已經睡著了,但也就是睡了半個多小時,被緊繃的肚子鬨醒了。

醫生過來查了一下,說馬上要生了,推她去產房,顧阮東的心整個懸起來,隨她們一起去產房,無論如何,他是一秒都不會跟她分開,一定要陪在她的身邊。

陸垚垚一下又害怕起來,緊緊拽著他的手不鬆開。

他隻能一邊親吻她,一邊安撫她:“冇事,乖。”

其實整個分娩的過程很順利,隻是痛苦是難免的,好在後來她恢複鎮定,配合著醫生的指令,吸氣,呼氣,使勁

顧阮東一直坐在她的旁邊,任由她把他的手抓出血印,感覺不到任何疼,隻剩下心疼。

他這輩子不可能會再要第二個孩子,不可能再讓垚垚承受一次這種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