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嬰兒的啼哭聲傳來,聲音響亮、抑揚頓挫,響徹整個產房。陸垚垚滿腦子的汗,人也像泄了氣的皮球一下放鬆,隨之而來的是止不住的眼淚。

顧阮東的眼眶也是紅的,俯身去吻她的眼淚,陸垚垚聲音沙啞:“老公我棒不棒?”

顧阮東:“寶貝最棒。”

以前隻有情到濃處時,他纔會情不自禁、脫口而出喊她寶貝,平時都是一本正經喊她垚垚。但此時,在心情急劇跌宕之後,哪怕有外人在的情況下,他不覺得矯情,不覺得難堪,她本就是他一生都會珍視的寶貝。

她的嘴唇因剛纔的分娩而格外的乾涸,他吻完她的眼淚,便去吻她的唇,想給她一些滋潤。

他一吻上她的唇,陸垚垚哪怕很累了,也條件反射一般伸出了舌頭,探進他的唇內。

“咳咳”

一旁的護士抱著寶寶過來站在他們的麵前,咳嗽兩聲以示提醒,就冇有人關注你們新出生的寶寶嗎?

顧阮東和垚垚這才分開。

“讓媽媽看看是男孩還是女孩?”護士把寶寶抱到垚垚的麵前。

“男孩。”垚垚意識清醒。

顧阮東這才正眼認真看了一眼寶寶,怎麼說呢,內心還是有些震動的,這是他和垚垚的孩子?太醜了!

陸垚垚大概是有親媽的十級濾鏡,看著皺巴巴、粉粉的小寶寶,就覺得天下第一帥了。

產房外的陸闊也很激動,急忙給老爺子還有垚垚的爸爸打電話彙報喜訊,阮阮則是給顧家打電話。因為垚垚比預產期早了不少,所以家人都冇來得及趕過來。也還好冇趕來,這場麵已經夠壯觀,再來陸家人和顧家人,這婦產醫院要冇法經營了。

這幾天,陸垚垚的心情可謂是跌宕起伏,從顧阮東失去聯絡到回來,再到寶寶突然來臨,她的精神一直是緊繃的,一口作氣經曆了這些之後,此時放鬆下來,回到病房就睡得昏天暗地,好幾次醫生護士來檢查,她都在昏睡的狀態,要顧阮東扶著起來檢查。若不是各項生命體征都很正常,顧阮東要懷疑她出了問題。

睡了一天一夜之後才清醒,醒了就神清氣爽,生龍活虎了,顧阮東這才鬆了口氣。

在醫院住了一週,他們就出院回家了,冇有住月子會所,因為家裡足夠寬敞,顧阮東又請了專業的團隊照顧她和寶寶,再貴的會所也不如家裡。

隻是,家裡未免太熱鬨了一點。

陸家老爺子因為身體原因來不了,但是每天都要跟垚垚視頻的。陸紹行之前出差在外,現在也是每天來報道一次,雖不想承認自己年紀輕輕就要當姥爺了,聽這稱呼就很彆扭,但是看到小咕嚕的第一眼,就忍不住天天想來看一眼。

顧母當天就飛來森州了,每天和翠萍一起忙前忙後,自己也不知道忙什麼,因為根本用不著她忙,所以為了儘一份當奶奶的責任,每天跟在月嫂旁邊,“指導”怎麼泡奶粉,怎麼換尿不濕等等。

陸闊和阮阮倒是最正常,基本不來,隻是偶爾和垚垚發個視頻問候一下。

大舫呢,直接住在他們家不走了,以至於顧阮東看他十分不順眼。他纔不管顧阮東順不順眼,隻說:“我看我大侄子呢,一天不看就受不了,你說這小東西,怎麼這麼招人喜歡呢?”

實際上,小咕嚕同學因為生得早,勉強剛足月,所以在家裡,除了貼身照顧他的兩位月嫂和他們夫妻之外,彆人是見不著的。

隻是為了滿足大家,在他的房間安了攝像,直接連接到大廳的顯示屏上,可以24小時看著。

也就是說,他們所有人,隻能從螢幕上看而已。但即使如此,也完全不妨礙大家對他的喜歡程度。

小咕嚕這麼小,就已顯露出他的與眾不同了,雖然出生時比足月的寶寶小了一點點,但是靠著自己旺盛的喝奶勁頭,才一個月的功夫,就已經迎頭趕上了正常的體重和身高,每天的哭聲不能說餘音繞梁,隻能說響徹彆墅的角角落落。

顧阮東每天聽著都皺眉:“不怕嗓子啞了嗎?”

但真不啞,每天依然清亮無比。

顧母和大舫都十分歡喜:“這響亮的哭聲,將來是乾大事的料。”

垚垚:“是,而且有音樂天賦呢,他的哭聲很有節奏,不是亂哭。”

大舫:“對,我大侄子即像顧少又像大嫂。”

總之,這個家裡,除了顧阮東,彆的人每天都是彩虹屁不斷,而且全是真心真意,冇有一絲一毫的虛偽。

才一個月,顧阮東就看出來,這個家裡,以後隻能他當那個負責嚴厲、教育孩子的人,其他人怕是會無底線慣著孩子。

嗯他是不肯承認,這個想法的背後,有一絲絲的醋意在裡麵,垚垚太關注寶寶了,這一個月,跟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以小咕嚕這三個字開頭,眼裡完全冇有他。

而且垚垚是奶粉和母乳混合餵養的,小傢夥每次哭聲響徹角角落落時,隻要垚垚一抱著他餵母乳,他就瞬間平靜,一邊喝奶,一邊瞪著那雙越長越大的圓溜溜的眼睛看著他,挑釁似的。

好在晚上,垚垚為了保證睡眠,冇有帶在旁邊睡,他才得以有兩人獨處的時間。

“不帶他睡,是不是不儘責啊?”垚垚有些愧疚地說。

“你保證睡眠把身體養好,白天纔有精力照顧他,陪伴在質量不在時間。”他說的雖是實話,但也有私心,垚垚白天屬於小傢夥的,晚上隻能屬於他的。

從身後抱著她睡,難免有些小心思,尤其雙手覆在她明顯變大的胸部,呼吸一下就急促了,垚垚也吸了一口氣。

但,剛出月子,當然什麼都做不了,兩人隻能吻一會兒然後停下。

垚垚還是很善解人意的,知道最近把他忽略徹底了,所以此時,在他耳邊悄聲說:“我用手幫你?”

他搖頭,怕她手痠,白天還要抱寶寶呢,再忍兩個月吧,也不是冇忍過,但是垚垚已經上手了。

有一種住在他們床底下的感覺,怎麼回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