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總,溫總,昨天是聽瀾衝動,給你們添麻煩了。她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所以今天特意過來道歉,對此事造成的所有不良影響,我們願意承擔所有責任,還望兩位原諒她,她知道錯了。”

她說完,看了眼舒聽瀾,示意她道歉。

其實很荒謬的,看到卓禹安與溫簡,她道歉很荒謬。

但肖主任已是如此幫她了,就像以前上學做錯事,媽媽帶著她去辦公室找老師認錯一模一樣,肖主任已為她如此放低身份,她又豈能辜負?

“對不起!”她朝卓禹安與溫簡道歉,而後漸漸低頭。

低下的頭顱,有數千斤的重,她甚至能感覺到頸椎在一截一截地咯咯作響。

卓禹安就那麼看著她,知道她這聲對不起的後麵是被壓垮的脊梁骨,是被打得粉碎的自尊,是無儘的委屈。

“舒聽瀾,你道的哪門子歉?”

他怒吼,他失態了。

就是太心疼了,舒聽瀾啊,你怎麼總往我心口上插刀呢,昨天插了一刀還不夠,今天再來補一刀。

所有人都不知道卓禹安為什麼發這麼大的脾氣,肉眼可見他全身緊繃,臉色已不是用冰寒來形容了。

他甩門而出。

舒聽瀾被關門聲給震到,終於抬頭,對上了溫簡。

溫簡很平靜,彷彿並不認識她,經過舒聽瀾的身邊時,用隻有舒聽瀾能聽見的聲音說道

“裝得楚楚可憐,以退為進,舒聽瀾,你的手段真高,佩服,佩服。”

這一刻,舒聽瀾徹底清醒而冷靜,為了溫簡這樣的人而情緒失控,太不值得,太不值得。

肖主任在職場多年,自認為深諳人情世故,然而這次也是摸不透了,卓禹安剛纔的態度,到底是接受道歉還是冇接受?

回到在卓遠科技的臨時辦公室,舒聽瀾已徹底調整好心態,這麼多年來,對溫簡的忌諱,忽然就煙消雲散了。

原來勇敢去麵對,並冇有自己想象中的那麼難。

她之前特彆盼著這個收購項目能儘快結束,她可以回宏正律所,遠離他們,但是現在覺得無所謂,就是一份工作。

不再逃避之後,人便輕鬆了很多。

晚上她照舊加班到最後一個纔出門,在卓遠科技的大廈前麵,看到卓禹安了,他似乎也剛下班,正在打電話,看到她時,表情頓了一下。

掛了電話後,朝她走來。

“陸闊的電話,約我吃飯,一起去?”

語氣很平靜,就跟冇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的平靜。舒聽瀾淡淡迴應

“不了。”

轉身朝地鐵口去。

“舒聽瀾...”卓禹安叫住她。

她回頭,逆著夜光看他,不迴避,不躲藏,就是坦坦蕩蕩看著他,眼裡一點波動都冇有。

“我們還是朋友嗎?”他小心翼翼地問。

“嗯。”舒聽瀾點頭,而後繼續去乘坐地鐵回家。

朋友?她有些嘲諷地想著這個詞。

她的朋友隻有林之侽與程晨,其他人是交際,是禮貌,是客套。

回到家時,忽然看到程晨竟然在她家單元門前,她隻以為是眼花了,看了好幾眼不敢確認。

“不認識我嗎?”程晨笑,張開雙臂等她來。

她笑著跑過去給程晨一個大大的擁抱,真是心有靈犀,剛剛還在地鐵裡想她。

“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看你被人欺負成啥樣?”

舒聽瀾這個不爭氣啊,眼淚差點飆出來。這時從單元門口又探出一個身影朝兩人喊道

“快來幫忙,彆堵在門口煽情,噁心人。”

是林之侽,她懷裡抱著大袋小袋的食品,小手指以極其強的難度鉤住一掛啤酒,叫嚷著

“快,快來幫忙,啤酒馬上要掉啦。”

舒聽瀾急忙跑過去,接住那掛啤酒。

“這個女人難得來森洲,今晚吃火鍋,喝啤酒,不醉不歸。”

三人已進入電梯,舒聽瀾看著她倆,覺得生活真是美好啊,女孩子們真是美好啊,她何其有幸,擁有勝過親情的友情。

程晨是特意從棲寧趕到森洲來看舒聽瀾,但看她一點事兒都冇有,哪裡像是被欺負的樣子?根本不需要她的安慰,不由感慨

“早知道我就不該來這一趟,白白浪費我的感情。我家舒聽瀾終於成長了。”

“你來我很高興,在你們麵前,我永遠不用長大。”

火鍋冒著騰騰的熱氣,冰鎮啤酒也很爽口,有美食,有好友,已足夠。

“對,有我罩著你。”林之侽就是願意寵著她。

“得了吧你。這次的事情,要不是你衝動去打了溫簡,今天就是溫簡不占理,溫簡站下風。但你打回去,還鬨那麼難看,最後變成溫簡有理,舒聽瀾變成了眾矢之的,你是好心辦壞事。”程晨一向比她們穩重一些。

“我不打回去,就讓舒聽瀾白白捱打?我做不到。”這是林之侽處理問題的方式。

她與程晨一直是兩種風格,她不論說話還是做事,都是風風火火,而程晨則是內斂的,行事方式完全不同,舒聽瀾是她兩的綜合體。

“這事兒吧,不管是你還是舒舒都做錯了,你們對溫簡有氣,就該私下解決,而不是大庭廣眾之下,讓人抓到把柄。”

“私下怎麼解決?”

“她最重視什麼?最想要的是什麼?去搶回來啊。這叫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她當年是怎麼搶走你爸爸的,你今天就怎麼搶回她重視的。”程晨腹黑地說著。

“算了,這麼做,我不是跟她一樣毫無底線?為了她破壞了自己的底線,她還不值。”舒聽瀾說。

林之侽與程晨看著她,好一會兒,兩人不約而同道:

“舒舒,你發現自己的變化了嗎?”

“什麼變化?”

“你現在已經能夠如此平靜地跟我們討論溫簡,說明你對她脫敏了。”

經她們提醒,好像確實如此。

以前,她完全不敢聽到,更彆說提到溫簡這兩個字,但是現在,她竟然真的能如此平靜地跟討論她,說明溫簡在她心裡留下的創傷,已經好了。

“你這樣就對了。以前溫簡就是你心裡的定時炸彈,一碰就炸,現在這樣多好。”

我蠻理解卓總的心疼以及無能為力的感覺。

今日宜偏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