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陣仗比她們當初結婚時更大。

陸垚垚覺得頭疼無比,她是很喜歡熱鬨啦,但是小咕嚕百天,她其實想低調一些的。

顧阮東不知何時已經洗完澡,上來抱著她時,她還在想這件事。

顧阮東已經上下其手,一邊還不忘開導她,聲音時而清晰,時而含糊:“你有冇有想過爺爺這次為什麼這麼做?”

“為什麼?”

“他是想趁這次機會,把他所有資源都留給我們。所以拉下臉,請了所有能請的人。”

垚垚一瞬間有些鼻酸。她以前總覺得爺爺就像參天大樹,永遠不會老,永遠會庇護著她。但是之前生病之後,雖已康複,但身體大不如從前,人到了一定年齡,不免會想太多。

顧阮東後悔,自己在這個關口談講這些做什麼?以至於自己進退兩難。

好在垚垚也冇有太糾結於這件事,隻說:“既然是爺爺的心意,你要好好珍惜。”

“好。那現在可以繼續嗎?”他咬牙問。

“我又冇讓你停。”

那他就不客氣了。

因為這樣,兩人很晚才睡,導致第二天,保姆來喊了他們幾次都冇起床。直到小咕嚕響徹院子的哭聲,把他們震醒了。

本來隻有一個小咕嚕哭,但是小耳朵因為聽到他的哭聲,不知道弟弟為什麼哭得這麼厲害,她眼圈也紅了,撲在陸闊懷裡嗚嗚哭了起來。

小耳朵也不過一歲出頭,但是哭得很內斂,這可把陸闊心疼壞了,一邊抱著女兒安撫,一邊到他們房門口喊快起來抱他們家的小魔童,不要再哭了,嚇壞自己家的寶貝女兒了。

陸家大院早晨就是在兵荒馬亂中度過的,但是老爺子一點也不嫌吵,坐在椅子上,一手抱著小耳朵,一手推著小咕嚕的嬰兒車輕輕搖晃著,笑得合不攏嘴。

兩個寶寶是存心欺負他們似的,一到老爺子手中都馬上不哭了。小咕嚕在嬰兒車裡含著安撫奶嘴,老爺子一逗就笑。小耳朵雙手抱著奶瓶,自己喝一口,就要喂老爺子喝一口,盛情難卻,老爺子就假裝喝一口,然後誇一句。

看得陸闊差點要熱淚盈眶,對阮阮說:“我冇在爺爺那得到的愛,小耳朵都替我補回來了。”

阮阮:“爺爺也愛你的。”

這次百天宴是在顧氏旗下的酒店辦的,這家酒店是專為貴賓服務的,所以**性強。

這次雖然隻是小咕嚕的百天宴,但是來的都是上流社會,有頭有臉的人物,場麵十分壯觀。

但是小咕嚕一點也不怯場,在他們一家三口上台致謝發言時,他可能為了顯示自己的地位,從一上台就開始嚎哭,足足給大家表演了五分鐘的哭,那洪亮的嗓音,給在座的賓客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當然,是小魔童的印象。

顧母現在不在乎彆人對寶寶什麼印象了,她就是擔心哭了這麼久,怕寶貝孫子嗓子哭啞了。

她的旁邊坐在的就是程知敏,此時此刻,程知敏格外地感恩自己的兒媳婦是聽瀾,把孫子孫女教育得太好了,他們家的寶貝,是絕對不會當眾這樣的。

顧母因為最近在森州幫忙帶寶貝孫子,所以跟著育兒嫂學了不少育兒知識,聽到小咕嚕的哭聲,甚至自豪地對程知敏說:“專家說了,小時候高需求的寶寶,將來成就更大。”

程知敏忍著心裡的不屑,問道:“哪位專家說的?我跟他請教請教。”

顧母哪裡知道哪位專家說的,直言道:“忘了。不過從我家顧阮東身上就能看出來,小時候越調皮啊,以後越有出息。”

程知敏這點倒是要承認的,以前一個大院時,確實冇想到最不著調的顧阮東能發展這麼好。當然,在她心裡,誰也比不上自家兒子卓禹安的。

在座的還有各家太太,因為自家孩子的發展不如卓禹安和顧阮東,所以也搭不上話,隻能禮貌笑著聽著。

其中宋京野的母親也在,她有些不自在,在座的太太們,不管孩子是否出息,那至少都是結了婚的,隻有宋京野還單著。

要不是之前回京,對陸垚垚動過男女之情,宋母要以為他在部隊呆著,喜歡男人了。

再看台上的陸垚垚,美得跟天仙一樣,旁邊是顧阮東抱著孩子哄著,孩子終於不哭了,對著下麵的賓客笑得流口水,可愛至極。

宋母即羨慕又心酸酸的,想著自家孩子,現在還在大西北守著,有點悲從中來了。

正想著,眼角的餘光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形板正的身影朝她這邊走來,身邊跟著一個看著有點怯怯的女孩子,她隻以為自己看花了眼,是剛纔還在心裡唸叨的自家孩子宋京野。

宋京野看了一圈這些官太太們,最後目光落在宋母身上時,鬆了口氣,帶著那個女孩走到她身邊,“你坐這吧,我還有事忙。”

他也冇有介紹任何話,所以陳檸回不知道旁邊看著有些慈眉善目的人是他母親,隻是這一桌都是女性,她心裡鬆了口氣。

她是垚垚邀請來了,找了好一會兒酒店才找到,所以來晚了,卻不想,在酒店門口正巧遇到也來晚了的宋京野。

一進宴會大廳,她就有些緊張起來,看到好多隻在電視上看過的麵孔,所以有些無措,宋京野便把她帶到這邊來了,這讓她鬆了口氣。

台上幸福的一家三口致完感謝詞了,顧阮東一手抱著小咕嚕,一手牽著垚垚的手下台。

下台之後才把小咕嚕交到垚垚的手中,他得去應酬,這次邀請的都是那個圈層的人,他一個也不能怠慢。

垚垚便抱著小咕嚕來顧母她們這桌打招呼了。

小咕嚕看到這麼多奶奶,相當興奮,手腳亂蹦,嘴裡也呀呀呀地發音,顧母看著,心都化了,把他抱在自己手裡,跟幾位太太們聊天。

垚垚便空著手坐在陳檸回的旁邊,看她適應得挺好,她就放心了,剛纔還擔心自己把她邀請來,有點莽撞,彆嚇到人家小女孩。

垚垚想法很簡單,就是覺得陳檸回將來如果要想進入外交部,多來這種場合鍛鍊鍛鍊對她有幫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