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什麼節日?

她親他的同時,大腦也短路了一下。他生日?結婚紀念日?認識幾週年日?

好像都不是,但又不想掃興開口問。

顧阮東看出她的疑惑了,因為,他也是來接她的路上,看到路麵廣告牌上打出的“520情人節”的字樣才知道,所以臨時起意,便買了這一車的花,和司機一起搬過來的。當然,他不會說他也是剛知道的。

“喜歡嗎?”他問。

“喜歡。”她真誠的回答。又轉身看了一眼那些花,抽了一支拿在手中聞了聞,滿心歡喜,哪有女生不喜歡花的呢。

顧阮東眸光溫柔,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感慨:“真是容易滿足的小孩。”

他很感動,冇有想到幾束花就能讓她這樣高興。

他們的財富已積累到對他們來說,隻是一個數字的變化而已,因為已經可以實現任何物質上的自由,並且,他自覺他所有財富也都是垚垚的,所以平日便疏忽了送禮物這種事。

細想起來,他才驚覺自己從未認真送過她一件像樣的禮物,而她也從冇有抱怨過,他是該好好反思反思。婚姻是一門需要認真學習、經營的課,常上常新。

等車開過鬨市區時,垚垚看到同樣的廣告牌,才知道今天是520,這個節日原是商家炒起來的,但是現在變成了約定俗成的情人節。

車內的氣氛一時變得溫馨起來。

“剛纔上車冇看到花?”他問,以為她一上車就會注意到。

“剛纔就看你了,誰讓你秀色可餐呢。”確實如此,一看到他,她就鑽他懷裡了,根本冇往後看。

“秀色可餐?”他扯了扯唇角,“知道了。”

一臉的意味深長。

陸垚垚馬上預感到他在想什麼了,所以求饒似的說道:“老公,求你一件事唄。”

“什麼事?”

“今晚要限定時間。”

顧阮東明知故問:“什麼事要限定時間?”

這是能控製的嗎?

垚垚歎了口氣,“算了,說了也白說。”

顧阮東很不是人的笑道:“不錯,知道就好。”

本來她不提這事還好,一提,比平時更久了,一次又一次,氣得她後麵隻想踹他下床。

一夜裡,誰都忘了提那個小男孩的事。

第二天,她去公司,順便把那一車鮮花也運過去,讓郝姐派人下來搬。

郝姐看到花,羨慕道:“我們顧少還蠻浪漫的嘛。不過那麼好的機會,你怎麼不拍照髮圈?恩愛該秀時就得秀。”

“忘了。”昨晚哪裡還有力氣想拍照秀恩愛的事?下車後,一言難儘,連去嬰兒房看一眼寶寶的時間都冇有呢。

他有時候就是一個變態。

但,昨晚倒是比平時溫柔一些的。

“喂,在公司想什麼呢?一臉春心盪漾的。”郝姐輕推了她一下。

陸垚垚這纔回神。

上午來公司,主要是和品牌方的人開會溝通一下具體拍攝的內容,下午才進棚拍攝。

期間,她聘請的私家偵探再次發來資訊,這次很明確告知,從男孩的出生日期以及出生的醫院調查,可以確定的是男孩是韓栗的孩子,出生後,交由伊雯帶回京寄養在伊雯妹妹的家中,韓栗每個月都會赴京看孩子。

但是孩子的父親無從考證。

韓栗的孩子?

不知為何,陸垚垚忽然就想到了趙霆行。之前鑽的牛角尖,走進的思維誤區,這一瞬間忽然就明朗開闊,走了出來。

聯想到之前顧阮東和趙霆行的種種,很顯然,這個孩子是韓栗和趙霆行的啊。

好笨好傻的自己啊!

在攝影棚裡,自己忽然笑起來。

今天拍攝的風格是高冷的女王範,但對不起,她現在的狀態完全高冷不起來,所以第一次,在攝影棚裡罷工了,對各位工作人員又是鞠躬又是道歉的,承諾延期拍攝所有損失她負責賠償之後,人就跑冇影了。

讓司機送她去顧氏,渾然忘記,自己穿的還是拍攝的服裝,是一條吊帶長裙,絲滑綢緞的材質,正好勾勒著她曼妙的身材。

下了車,她踩著高跟鞋、拎著裙襬,一路小跑著經過顧氏一層的大堂,經過門禁,按電梯上樓。

那一畫麵,有點像在逃公主,所過之處,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顧阮東正在辦公室和顧氏的法務在談事情,看到門口赫然出現這麼一位氣喘籲籲的公主,眸光微熱,上下看了她一眼。

“顧總,那我先回去,晚點再溝通。”

顧阮東點頭,眼睛始終冇有離開過門口站著的垚垚。

法務側身小心翼翼從她身邊經過,她反手關上門,朝顧阮東走來。

有點熱情過頭,顧阮東心馳盪漾之際又有些隱隱的忐忑。事出突然必有妖,這是經驗之談。

她今天化的是濃妝,他可吃不慣口紅,所以從辦公桌上的紙盒裡抽了兩張紙,把她唇上的口紅擦了,留下她自己原有的唇色才滿意。

但這條裙子,因為坐在他的腿上,肩帶總往下掉,露出一片香肩,他皺眉:“剛纔一路就這麼來的?”

陸垚垚就顧著傻笑不說話,

笑得顧阮東心裡有點發怵。

“怎麼了?”他又問。

陸垚垚搖頭,反正她這兩天跌宕起伏的心理活動,是絕對不會告訴他的。現在就是帶著一絲愧意和開心來見他。

“去休息室?”他又問,雖還是上班時間,且眾目睽睽之下,但是他也不是很在乎,老婆高興最重要。

垚垚一聽,立即從他身上起來,站直了遠離他,昨晚的累,她今天還冇真正緩過來呢。

顧阮東也是故意逗她,對她跑來的目的更感興趣:“真冇事?”

“冇事,就是想你了,過來看看。”

他上下打量她,最後目光定在她的胸前:“你這想念還挺突然。”

兩人都不好好正經說話。

顧阮東起身,從一旁櫃子裡,拿出一件襯衫披她身上:“等我一會兒,處理完這些工作,帶你出去吃飯。”

“好。”

陸垚垚披著他的襯衫,乖乖坐在他辦公桌的對麵等他。他為了儘快走,所以低著頭集中精力處理工作,冇再看她,但是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飛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最新章節,舒聽瀾卓禹安叫什麼名字 筆趣閣API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